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 pre artist 到 artist 的希望

2015/1/24 — 12:08

早幾天到了在牛棚藝術村的 1a Space 舉行的 Pre Artist 群展(展期至2月6 日)。對於筆者來說,去牛棚藝術村,不是何解總是去時不方便,走時就頗方便。

這次 Pre Artist 群展展出的有四位香港浸會大學視覺藝術學院 14 件畢業生的作品,而且是由本地藝術家馬瓊珠及尹麗娟揀選的,包括了沈詠翹的「快樂酵母」 (Yeast)、劉寶欣的「塞滿」 (Stacked Up)、馬安兒的「散步軼事」 (Memory Fragment: Walking),以及鍾正的「Trans-Mortem Portrait of My Mother, Evelyn Chung-Jenewein」。

走入展場就可以看到沈詠翹的「快樂酵母」,用麵粉、酵母及繩整成的裝置作品,一條條懸在天花繩著吊著,掛著或縛一團又一團發酵及烘焙後的麵團,一面在想它們會不會跌下來,一面想像它們是蜘蛛網上的水珠或昆蟲,又在想它們還會不會發脹,筆者不知酵母快不快樂,好果它們快樂,應該已是一種生命體了。另一旁牆上是劉寶欣的「塞滿」,幾幅小畫或一件裝置作品中,也許是創作者自己生活空間的濃縮版,好似是將家中的衫褲檯椅壓迫在一起,生活是否同樣的壓迫人。對面可以看到馬安兒的「散步軼事」紙瓷作品系列,筆者喜歡紙瓷上的創作者患了老人癡呆症的祖母的日常畫面,輕薄脆弱,粗糙又單調,在生活感與疏離感之間,好像有一種破壞與保存的矛盾及希望。而最後鍾正的「Trans-Mortem Portrait of My Mother, Evelyn Chung-Jenewein」錄像裝置作品,原來也是一種再尋找、再認識、再建構已死去的母親,以虛假的影片,可否成就一個真實的母親,但其實在腦中的回憶片斷,又或是那些情感,甚至關係,和真實的人消逝去,是否同樣地消逝,又或者以一種我們以為還可以繼續存在的方式存在,或者我們以這種形式重新創造也未嘗不可。

廣告

廣告

四組作品都好像和家、家庭、家人有點關係,食物、居所、回憶、關係等等,從有形到無形,從消逝到存在,從從前到現在,很多人是家,自己一個人也是家。

但筆者或者對展覽名稱 Pre Artist 最有興趣──就算修讀完大學課程,已非一般的興趣班,但有多少畢業生可以成為藝術家,你沒有生活或經濟負擔,甚至有家人養你,也不表示可以成為藝術家,只可說是你不同擔心無錢食飯而已,而其他有志投身藝術創作的人,就要在一面擔心及計劃,是不是可以以做藝術家為職業,包括有地方及時間創作,又可以令自己的作品賣出去,是透過畫廊也好,是其他方法也好,而令自己可以在藝術圈/藝術市場生存下去,而不是捱了幾年,終於知道現實是異常的殘酷,要人認識及賞識非一朝一夕的事,過了一兩年,再過五年又如何,轉而做藝術老師或藝術行政工作,其實香港不少年輕,甚至出了名的藝術家及藝術工作者,其實都有或需要做兼職,甚至全職,而且藝術家又不像其他工作,可以從升職、加薪、跳槽等來量化,整件事都是如此的殘酷,筆者有時在想,香港再舉行更多的大型藝術展覽會也沒有用,美麗的世界只是被投射出來,但筆者當然希望有更多人能成功脫穎而出,成功到達那彼岸。

就當這次展覽是預備工作,希望可以在 pre artist 之後,可以是真正的 artist,或者之後可以舉行一次 mid artist,甚至 post artist,最後不是 post artist,因為不做藝術家,何苦再搞展覽。不過,這個或者真的需要更多藝術家,太多人受現實所限了,以為現實就是一切,是時候需要令現實不再那麼現實的了!

筆者並非要說甚麼大道理,只是有時候看得多,有所感受而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