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微波 ‧ 新媒體 ‧ 進化論

2016/6/30 — 11:00

微波國際新媒體藝術節(Microwave International New Media Arts Festival)二十周年
(圖片來源:Microwave International New Media Arts Festival facebook)

微波國際新媒體藝術節(Microwave International New Media Arts Festival)二十周年
(圖片來源:Microwave International New Media Arts Festival facebook)

微波,在我們日常生活中是負責將食物加熱煮熟;放在香港藝壇的場域上,它代表了20年前的一股重要新浪潮。「1996年我們創辦了第一屆微波國際新媒體藝術節(Microwave International New Media Arts Festival),原意就時希望透過『微波』,將外國的優秀新媒體藝術作品傳送來香港。」新媒體藝術家鮑藹倫(Ellen)如是說。香港首個新媒體藝術節,就這樣開展了其旅途。

相對油畫和雕塑,我們對新媒體(New Media)總是很難歸納出共同的具體概念,想像都離不開「高科技」、「電腦」、「互動裝置」……在這個Problem of Definition的時代,誠然這種面目模糊才是最堪玩味之處。成立廿載,Microwave正正見證了本地新媒體發展的進程。

藝術節的緣起

廣告

「1996年,當時我跟朋友仍主力錄映太奇(Videotage)的工作,收到康文署的合作邀請願意撥款支助我們舉辦與錄像有關的活動,所以Microwave的雛型其實是個錄像藝術節,而當年盛行說『微波』是傳送錄像的訊號,故取其名。那年展覽我們合共邀請了四位外國錄像藝術家。」Ellen娓娓道來藝術節的前世今生:「自早年我們都認識了一些外國錄像藝術節的策展人,看著他們如何將主體轉化蛻變成新媒體,那時我們便知道這是個世界潮流,而Microwave也得順應這大方向,從第二屆開始滲入多點新元素。」

2013 年微波國際新媒體藝術節的展品
(相片由主辦單位提供)

2013 年微波國際新媒體藝術節的展品
(相片由主辦單位提供)

廣告

她所指的進化趨勢,大約如下:從傳統電影藝術下的框架,作品緩緩遷進錄像藝術(Video Art)及緊接實驗媒體(Experimental Media)的脈絡中,最後新媒體逐漸成形。

Ellen 於千禧年前,便以實驗和前瞻的目光把新媒體引入香港藝壇。在資訊和交通還未如今日般發達的年代,他們要親身遠赴不同國家看展覽,結交世界各地的策展人和藝術家。最初試過邀請到兩個分別以互聯網及CD-R為題的外國展覽,將之搬往大會堂的展廳上舉行,帶來國際博物館水平的展品,讓觀眾大開眼界。

與藝術家同步成長

在那段時期,城大也成立了創意媒體學院(SCM),是為香港首間重點培訓新媒體教育的學府,專責孕育本地人材;直至約2005年,香港新媒體藝術家在國際間逐步獲得曝光和認可。發展中期Microwave亦脫離了Videotage,自成一家,將對新媒體的研究重心從國外移回本土,每年的藝術節上開始出現香港藝術家作品的蹤影,同時加入研討會和工作坊,豐富內容。不論Microwave或本地新媒體藝術家,多年來兩者一直相輔相成,扶搖直上。

2014 年微波國際新媒體藝術節的展品
(相片由主辦單位提供)

2014 年微波國際新媒體藝術節的展品
(相片由主辦單位提供)

細談新媒體本質

「每年我們都在探討一些嶄新的媒體形式和議題,十分有趣,有很多屆也令我留下深刻印象。像是有年我們玩Bio-arts(生物科技藝術),這是到目前仍方興未艾的主題,而且也刺中生命作為科技核心的本質;其中我們邀請了一對澳洲二人藝術家組合展出他們所創造的一團『肉』,參考了墨西哥 Worry Doll的習俗,這團『肉』能接收觀眾所訴說的恐怖情緒,油然生長成怪突的外形,令我很難忘。」Ellen續說:「辦了這麼多屆Microwave,也令我看到所謂新媒體其實也離不開傳統。2014年,來自德國的Karina Smigla-Bobinski帶來了一個仿照病毒外形的互動雕塑作品,她在一個比人還要高的汽球外黏上一枝枝炭筆,讓汽球隨意在展廳內劃上記號。在閱讀作品時,那種意識流令我對照了古時的女性書寫;而論作品本質,藝術家的是以傳統雕塑的手法研究病毒這個現代的話題。當下是個混雜的世界,新媒體正正彰顯了新舊交融的特性。」

2015 年微波國際新媒體藝術節的展品
(相片由主辦單位提供)

2015 年微波國際新媒體藝術節的展品
(相片由主辦單位提供)

展望新一輪進化

2016年對Microwave別具意義和挑戰,除了藝術節踏入「二字頭」,他們與城大及理大代表香港成功爭取2016 ISEA(國際電子藝術研討會)的主辦權,在剛過去的五月於香港籌辦了這門業界國際盛事,期間不只事隔半年再辦Microwave藝術節展覽,更舉行了超過300場講座和示範。「過去數個月的工作量的確博盡了,現在最需要沉澱下來,重組藝術節的未來路向,畢竟都是時候再革新。」

一直以來Microwave定位老少咸宜,作品多數較淺白,讓大眾接觸認識新媒體;然而這麼多屆過後,他們認為內容是有深化的必要。「科技影響日常生活以至社會上的不同範疇。當它變成藝術,可以是個好玩的形式,又可以是個載體帶領觀眾穿梭人文議題的深入討論,諸如有關文化、生活和道德。」

2016 年微波國際新媒體藝術節的展品
(相片由主辦單位提供)

2016 年微波國際新媒體藝術節的展品
(相片由主辦單位提供)

Ellen透露上個以「Be Water」為題的藝術節展覽便是為這個轉變趨勢試水溫,無論是去年探討Maker’s Culture或今年論述無孔不入的數據,他們都把科技的焦點放回「人」身上。她總結:「科技並非遙不可及,但的確有些科技是冰冷的,跟普羅大眾的生活完全扯不上關係;然而藝術作為面向所有人的媒介,恰好是最好的語言,以深入淺出的角度探索創新科技,為人們帶來更多思考。」

看看月曆,距離第21屆Microwave還有一年半,充裕的時間容許藝術節再發酵和進化,我們便拭目以待吧。

2016年微波國際新媒體藝術節,團隊與嘉賓合影
(左起)創辦人及董事鮑藹倫、民政事務局副局長許曉暉、節目總監鄺佳玲、董事楊嘉輝
(相片由主辦單位提供)

2016年微波國際新媒體藝術節,團隊與嘉賓合影
(左起)創辦人及董事鮑藹倫、民政事務局副局長許曉暉、節目總監鄺佳玲、董事楊嘉輝
(相片由主辦單位提供)

(本文為贊助內容)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