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德明中學師徒倆

2016/7/5 — 19:57

左:9世紀上半葉的拉丁文稿件,現藏於巴黎法國國立圖書館
右:原德明學校,舊校舍後來被珠海書院借用

左:9世紀上半葉的拉丁文稿件,現藏於巴黎法國國立圖書館
右:原德明學校,舊校舍後來被珠海書院借用

公元 426年 Saint Augustine 在名著《De Doctrina Christiana》中坦承:「既然不可能眷顧眾生,故此必須集中注意力,善待那些因時間丶地域和際遇與我們關係密切的!」以下章回旨在謹記一段藝壇歷史,牽涉過六十年代旺角洗衣街68號德明中學,點滴填壑空白,內容情節跟熱中本土文化的閣下是否息息相關,懇請自行識辨。

筆者 1977 年進入中文大學,師承李福華,part-time lecturer 不避方言俚語, 嘴巴裏層出不窮一律外國書刊及國際雜誌,又或者負笈東京藝術大學,種種見聞花絮,恰如桃太郎總離不開孕育自水蜜桃故事,究竟少年「阿福」受誰薰陶?一組鮮為人知秘密,慢慢凝聚成莫名疑惑,答案要待至40年後今天方才水落石出。

1943 年出生,今年 73 歲的李先生乃家中次男,羸弱纖瘦且個子不高之人本應平凡,奈何存活在滿擠動物的環境,先天注定異乎尋常,李父昔日扎根彌敦道 646號,鑽營寵物店,這說法或許欠缺公允,修訂版本該筆錄從事國際轉口貿易,然則代理商品真箇另類,赫然活生生的 living-creatures!

廣告

誰能抵禦可愛小動物的誘惑?

誰能抵禦可愛小動物的誘惑?

廣告

有別於人們平常寵溺的花貓小狗,陪伴李氏長大, 悉數東南亞稀奇珍禽猛獸,諸如小老虎丶猿猴丶鸚鵡彩雀丶象崽狐狸不一而足,這些活寶往往叫小子愛不釋手,問題來了,釐不清的依偎,每一趟人畜奇妙戀由來短促,一旦給輪船飛機檔期接軌,安排輸送世界不同動物園,即抵達告別過客,勞燕分飛的「沙喲娜拉」時刻。一次復一次「貓狗不如」的心碎終於迎回一把更精緻、更具吸引心鎖,那一年,年輕人晉升高中,無意間瞥見德明學校美術室,門檻外率先打照面,緊握鑰匙的「掌櫃」並非別人,原來左右過香港藝壇和初期新亞書院藝術系的丁衍庸,可恨月落星沉,此環節險遭時光淹沒!

李福華老師與作品合照

李福華老師與作品合照

一期一會,學堂裏隨阿福研習之同時,毫不知覺底下,我跟「臥底」太師傅無端攀上交情……  每星期丁公準會按約定前赴馬料水,督導高年級同學,斯時屁顛屁顛,十分不要臉的翟宗浩最擅僭越偷步,匿藏人群項脊管窺老師一舉一動。

好一位其貌不揚的胖子伯伯,絕技招式彷彿用之不竭,五花八門,倚仗功力深厚,執筆四顧,與平素判若兩人,灑脫得很,談笑間潑墨鈎筋,淡妝濃抹地渲染彷彿雨濯天清,更趁乘水乳相匯交融,驀然取嬌艷洋紅赭石穎指點綴,讓花卉飛鳥丶魚蝦人物山石剎那募覓神采。臨邛道士似乎意猶未盡,舉手投足,燃點過襟前口袋的 cigarette(當時教室尚未禁菸,喜歡邊講課邊抽煙包括李天命和麥顯揚),這次第倒跟癮頭無關,惟見丁氏大口吮吸,把末端火屑催得猩紅,忽又悄悄掀揭單宣,好待能直搗紙背,假煙熏熱力驅走水氣,成功掌控墨色擴散。

左起:張碧寒、趙無極夫婦、丁衍庸及陳士文,4 位男士同屬新亞書院藝術系老師

左起:張碧寒、趙無極夫婦、丁衍庸及陳士文,4 位男士同屬新亞書院藝術系老師

怪伯伯也曾像魔術師一般,撿起濕淋淋紙片覆蓋書桌,讓繪圖幻化 magic-show 揭盅前一幕,讓人猜不透下一瞬要蹦出躍兔,抑或翱翔鴿子,幾經請益始弄明白,此舉強邀色澤滯留畫面表層,未因沉澱導致流失,連番趣怪場景,無疑令新參拜的井底蛙大開眼界。

正所謂同枱吃飯,從中學開始業已習之為常的阿福,示範身教模式落入批判性特強眼簾,自然見怪不怪,與魔法緣慳,當日聊天傾談,偶遇李氏詮釋頗感一語中的:「這廝性嗜修理人家心血結晶,五十年晴雨不改,一旦揮毫塗鴉,徒生作品立馬翻成他那 Henri Matisse 野獸派風格…… 慶幸我永不容任何人刪改拙作,毅然謝絕了丁公!」也許文句字字錐心,卻隱含師徒倆刀鉸不斷、靈犀一點的情誼,丁衍庸摒棄辭藻寄語,拒留文字,以身作則,務求心領神會,跟當代學院次第有序之科學傳授法背道,其中分野毋妨解説普及教育 vs. 天才培訓的藩籬,前者追逐有教無類,後者標榜頓悟修行,一將功成…… 曲徑通幽處,李福華伶俐敏鋭,早笑納過祖師爺的創意精粹,昂首闊步,邁向未來。

(原文刊於《信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