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心靈病房》:當生命走到盡頭,我們應當…

2016/2/7 — 16:19

《心靈病房》劇照
(相片由康樂及文化事務署提供,攝影:Fungwaisun)

《心靈病房》劇照
(相片由康樂及文化事務署提供,攝影:Fungwaisun)

不論奉信哪種學說,戲劇發展至今,至少已有千年歷史,即使人類生命豐富多彩,相關創作題材和主旨,或者已近殆盡,若要尋找嶄新題目,恐怕只是緣木求魚,借用法國意識流作家及藝評家馬塞爾.普魯斯特(Marcel Proust )說法:「真正發現之旅不是尋找新的天地,而是擁有新的眼光。」放諸創作,也許就是為永恆主題找全新演繹,其中話劇《心靈病房》(Wit)則屬尚佳示範。

《心靈病房》由美國編劇瑪嘉烈.艾德臣(Margaret Edson)在一九九一年寫成,講述英國文學教授Vivian Bearing發現自己身患末期癌症,為了學術研究原故,答允接受最高劑量治療,人生最後階段,陪伴她的只有一首首玄學派死亡詩詞,劇作八年之後贏得普立茲戲劇獎,其後數十種不同語言譯本輪流於全球各地上演。

《心靈病房》劇照
(相片由康樂及文化事務署提供,攝影:Fungwaisun)

《心靈病房》劇照
(相片由康樂及文化事務署提供,攝影:Fungwaisun)

廣告

值得一提的是,瑪嘉烈.艾德臣並非傳統的劇作家,《心靈病房》是她唯一一部戲劇作品,劇中有關Vivian Bearing對詩詞的執著、對教學的嚴謹;醫護人員對研究的熱情、對病者的冷酷,凡此種種,相信都與她本身修讀歷文學,期間曾於醫院愛滋病及癌症住院部工作有關,親身見證人間種種生命消亡。

廣告

 

編劇唯一戲劇作品

古往今來,不少偉大戲劇均以「死亡」為題,經典的如美國劇作家亞瑟.米勒(Arthur Miller)在一九四九年寫成的《推銷員之死》(Death of a Salesman),聚焦於人在自殺前的最後時光、當代的如英國劇作家莎拉.肯恩(Sarah Kane)在一九九九年寫成的《4.48精神崩潰》(4.48 Psychosis),由人最易自殺的錯亂時刻說起。

《心靈病房》劇照
(相片由康樂及文化事務署提供,攝影:Fungwaisun)

《心靈病房》劇照
(相片由康樂及文化事務署提供,攝影:Fungwaisun)

瑪嘉烈.艾德臣筆下的《心靈病房》,又是一個怎樣的故事?作品呈現「封閉式」敘事,Vivian Bearing(羅冠蘭飾)罹患不治之症,死亡是不能逆轉的命運,主角甚至在劇作開始時,已經透過演員身分明言,接下來的兩個小時,觀眾將見證她步向死亡,沒有「會否死去」懸念,只有「如何死去」疑問。

同時,編劇放棄煽情筆觸,抗拒催淚情節,文本有關抗病經過種種痛楚,描述多是點到即止,沒利用太多苦困喚起同情,甚至當Vivian Bearing離開人世時,也未有過度渲染刺激淚線,也許就如一般生命消逝一樣,只是靜靜的、淡淡的,然而撇下感情波動,倒有更大空間,讓我們理智地直面死亡,好好思考。

 

忘掉感情 回復理智

Vivian Bearing是位處事嚴謹文學教授,致力鑽研英國十七世紀玄學派詩人John Donne有關死亡的詩詞,從大學撰寫論文,到畢生教學生涯,甚至臥病在床靜思,她的精神、時間,全都花在字裡行間,終其一生,John Donne基本上就是Vivian Bearing唯一的伙伴。

「死亡別狂傲,縱使人們稱你強橫可懼,但,你並非如此,那些,你以為,你已壓倒的,卻沒逝去,可憐的死亡,你也未能將我擊倒」,這是John Donne《神聖十四行詩》的節錄選段,也是Vivian Bearing每日想著讀著的精神糧食,甚至讓她產生錯覺,以為自己作好準備迎接死亡。

《心靈病房》劇照
(相片由康樂及文化事務署提供,攝影:Fungwaisun)

《心靈病房》劇照
(相片由康樂及文化事務署提供,攝影:Fungwaisun)

隨著時間過去,用藥愈積愈多、力量日趨薄弱,Vivian Bearing赫然發現,一直引以為傲的詩學,根本未能帶來絲毫慰藉。面對死亡,無親無故,自然無力;環顧四周醫護人員,以為救人原是天職?豈料研究才是焦點,她既困且倦又失望,就連護士送上雪條,她都如獲至寶 ,為著別人的關懷而感觸。
生命盡頭 最後醒悟

生命時鐘快將停頓,Vivian Bearing才能醒悟,死亡陰霾之下,過去的地位、過去的成就,同樣暗淡無光;彌留之際,她選擇放棄死亡詩詞,意味她接受放開榮耀根源。
大約兩個小時,目睹見證Vivian Bearing受盡磨折,由自信滿滿、堅毅不屈,到奄奄一息、不堪一擊,就連賴以為生的信仰哲學都通通放下,死神威力不言而喻,逝者已矣,生者又獲得甚麼啟發呢?

《心靈病房》劇照
(相片由康樂及文化事務署提供,攝影:Fungwaisun)

《心靈病房》劇照
(相片由康樂及文化事務署提供,攝影:Fungwaisun)

 

(原文刊於《大公報》,獲作者授權轉載)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