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忠/奸人?評一條褲製作《中間人》

2016/12/6 — 11:25

《中間人》劇照
(圖片來源:一條褲製作 facebook)

《中間人》劇照
(圖片來源:一條褲製作 facebook)

「先生,睇樓可以介紹番。」

我上一份工作經常出入設有示範單位的商場。我承認,當手執小說邊行邊讀時聽見這句,總覺得地產經紀已到了一個「無差別拉客」的地步。每次順著遞來單張的手望過去,都是一身窄板西裝、頭髮挑染幾條、年齡與我相差無幾的小伙子,不禁想著,究竟他們如何評價自己這份予人印象差,甚至近乎人見人憎的工作?

帶著對地產經紀的一些偏見,我懷著獵奇心態觀看一條褲製作演出的《中間人》。十月底的《中間人》以「人種誌」劇場形式演出,屬紀錄劇場(Documentary Theatre)或引錄劇場(Verbatim Theatre)的一種。其引人入勝之處,在於劇作中對白大部分都來自真實訪問,適合呈現社會性或歷史性濃厚的議題。《中間人》以地產經紀為研究對象,團隊先走訪不同地產中介、甚至假扮潛在買家致電經紀,務求紀錄第一手地產經紀的故事,再將其融合舞台美學呈現台上。因為劇作節錄了許多經紀活生生的售樓對白、訪問心聲,無疑解答了我很多對地產經紀的疑問,某程度亦消減了大眾對他們的偏見。

廣告

《中間人》劇照
(圖片來源:一條褲製作 facebook)

《中間人》劇照
(圖片來源:一條褲製作 facebook)

廣告

呈現地產經紀工作實況

甫開場,劇作便以一段V.O.帶出香港開埠起地產代理的發展史。地產經紀們開始如野獸從台後的窄門匍匐爬行至台中央,及後在經濟起飛時雙腳站立化身成人,象徵地產行業的起飛。第一場,經紀們穿梭於兩張佈滿舊式電話的長桌,場景儼如分行內的工作情況。場上所有演員不斷急步接聽電話,每次只剩一名演員娓娓道來自己入行經過。整個演出採一人分飾多角的策略,一名演員代表多個經紀,唸對白時演員會轉換語氣,甚至加上小動作,令觀眾能辨別角色之間的差異。

《中間人》劇照
(圖片來源:一條褲製作 facebook)

《中間人》劇照
(圖片來源:一條褲製作 facebook)

紀錄劇場既然大量引錄受訪者的對話,就相信語料必然有劇場化的可能性。劇作到中段分開左右兩個演區,展演不同代理的經歷,譬如台右演畢了一筆兇宅買賣,台左演員立即上演闊綽狗主買樓贈愛犬的故事。總體戲劇節奏明快,亦呈現到地產經紀行業一些不為人知的辛酸與奇事。分行之間當然有鬥爭,不過同一間分行內同事也不見得輕鬆。經紀有時犧牲自己的吃飯時間,為的只是想在同事外出時多撈幾個客。幹得起勁的經紀,睇樓無定時,放假也就無定時。所以他們亦有「斷六親」的準備,像一張張同場散落而互不相連的木桌,經紀站立其中孤立無援,獨自吞下一切不合理的要求。

單一訪問群體,是特色,也是死症

《中間人》中的語料只來自地產代理這一群體,既是本劇特色,但同時亦是死症。雖然團隊訪問的代理遍及老中青三代,有經歷過金融風暴、沙士等經濟下滑時期的資深代理,甚至也有海外回流做代理消磨時間的新入職同事;但演出節錄的語料,充其量就只是經紀們的心聲,使得全劇除了開頭講述地產代理興起原由等的背景資料外,就淪為經紀的吐苦水平台。雖然導演開宗明義的表示本劇是「人種誌」劇場作品,盡量將焦點放在訪問的群體上;但訪問對象以至語料的單一性難免會令觀眾生厭。

《中間人》劇照
(圖片來源:一條褲製作 facebook)

《中間人》劇照
(圖片來源:一條褲製作 facebook)

資深藝評人曲飛在港台節目《演藝風流》裏對此亦曾有微言,認為重點在於訪問團隊未能發掘地產代理的不同面向。觀乎劇中眾多經紀都認為自己只是一個純粹「中間人」,高買高賣,現時本地樓價高企問題事不關己;但地產與「官商鄉黑」之間的勾結呢?紅色資本滲入呢?新界西橫洲事件揭露了地方勢力介入土地買賣和使用政策,代理在此擔任甚麼角色?最近啟德大廈租戶被強行收樓、勒令遷出,令人關注南亞裔人士在租買物業時受代理刁難的情況。

總括而言,《中間人》藉第一手的語料,呈現出地產經紀作為買賣雙方磨心的難處和心態,但或礙於訪問對象和設題,未有深入探討一些更宏觀的社會結構問題。究竟地產代理是奸?是忠?導演避開、也不欲回答這個問題,卻令整齣劇未能激發觀眾更多的思考。

評論場次:10月22日8:00pm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