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怒》特異的日本奇案

2016/11/9 — 9:39

在日本無數推理奇案片中,李相日改編吉田修一小說的《怒》,是相當特異的一部。多綫交織,撲朔迷離,演員陣容特強,等於幾部片集為一體。

首先,東京發生一宗滅門慘案,非常殘暴血腥,神秘兇手還在牆上用鮮血寫下大字「怒」。警方認為案發後兇手可能整容變臉,改名換姓,行踪難測。正式劇情是日本各地發現好幾個疑似滅門狂兇的男子,究竟誰是真兇?

《怒》其實是三個故事錯綜並行的群戲。其一是東京故事,妻夫木聰飾演優皮白領,下班後喜歡花天酒地,尤其常去同性戀狂歡派對,因而遇到憂鬱「基」男綾野剛,成為同居密友。這段落有大膽的「同志」床上戲,但逐漸懷疑對方可能是易容狂兇。

廣告

其二是渡邊謙飾演千葉縣漁民,苦苦找回淪落風塵的女兒宮崎葵,喜見做臨時工的好青年助手松山研一,與愛女真情相戀。然而松山研一來歷不明,是否潛逃的狂兇呢?

其三是沖繩島故事,女生廣瀨鈴與暗戀她的男生佐久本寶,結識了隱居小離島的奇男子森山未來,發生很危險的奇遇。奇男子的真相成謎。

廣告

三段故事同時發展,加上警探追查,比一般奇案片複雜豐富,細緻刻劃了多元多面的人情世故。當然,日式奇案作風往往故弄玄虛,不大爽快。此片更是枝葉甚多,錯綜交織起來,日本以外的觀眾可能看得混淆,要有耐性和細心才可跟進得清楚明白。

無論如何,《怒》的結構不落俗套,在日本出生成長的韓裔導演李相日亦拍得不錯,好過他早期的《草裙娃娃呼啦啦》,和同樣改編吉田修一小說,妻夫木聰主演的《惡人》。

我認為《怒》的最大優點,並非推理奇案,而是拍出寫實的浮世眾生相,觸及男女愛,同性戀,父女及母子的親情,還有墮落花,抑鬱男,隨時谷到爆的狂人。特別顯出關係親密的人,也會懷疑情人密友是恐怖狂兇。

沖繩島故事更涉及駐在當地的美軍,作出強姦民女的暴行,現場目睹的男子不敢挺身救助。可見被美國征服又有美軍基地的日本,始終存在着或明或暗的反美情緒。實際上沖繩美軍的強姦事故屢次發生,引起激憤。

在香港上映,《怒》能否爆冷旺場呢?並不樂觀,但此片本身值得注意。眾多明星和新秀,都落力投入。男星妻夫木聰、森山未來、渡邊謙,女星宮崎葵、廣瀨鈴,各有出色表現。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