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思考政治實踐的本質 —《漁港夢百年》第三部曲

2018/3/9 — 17:36

《漁港夢百年》第三部曲劇照
(圖片來源:天邊外劇場 Facebook)

《漁港夢百年》第三部曲劇照
(圖片來源:天邊外劇場 Facebook)

昨晚(編按:2月26日)看了國鉅兄的《漁港夢百年》的第三部曲,劇中除了以盧亭的半人半魚的角度,接近 Deleuze 所言的一種 "becoming animal" 的敘事框架(1),去講述後97的香港歷史外,其實也是對甚麽是政治?( what is political ? ) 作更深入的反省:政治主體是如何構成?政治僅只是論述?解殖的结果必然是民族主義?可有一種真誠/本真的政治(politics of authenticity)?(2)犬儒也是一種政治?社會行動需要一種社群倫理所規範?而盧亭選擇變回魚的結局更逼令我們思考一種歸回自然的烏托邦政治的可能(無政府主義?)。最終,故事令我們不得不更整全地思考人類政治實踐的本質,並指向戲中所言的:「政治不是一場符號遊戲。而是身體、心靈、意志、精神通通都投入去的全方位搏鬥。」

Footnote:

1.Deleuze 認為一些西方的文學作家如卡夫卡在 Metamorphosis 以變型蟲的角色,嘗試以一種動物的情感經驗(affect) 及視野去描述,以致震動人類對世界各種本質化的思考,從而動搖人類一些思想及情感習性,暴露人類中心主義視野的局限,並在跟別的非人類物種的經驗/感受接連後,能對世界有更多層次的感應。而盧亭末段的自白,也承認他只是以魚的眼光檢視人類的政治生活及操作,當中在學習,但也同時在unlearn 人類的習性,最終令他決定徹底地成為魚。化為魚的經驗,進入寧静的海洋世界反而帶來人更多對未來政治生活的想像空間。

廣告

2. 劇中對國族主義最重要的批判是它往往暴力地令他者不自願地屈從於國族主體的愛國要求,如唱跟自己沒有任何感動的國歌,或講一些言不由衷的說話,令故事中的盧亭(當然還有政客)不能如實地呈現自己真實的世界,並進一步激發他們尋找自己真實的身份認同,並發起本土自决的運動,而這涉及 Politics of recognition 的同時,也是一種 Charles Taylor 所言的,一種本真倫理(the ethics of authenticity) 的追求。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