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悼一座傾城,念一些亡魂 — 談文晶瑩與「Goodbye my love」

2019/9/23 — 17:19

「Goodbye my love⋯⋯」鄧麗君的歌聲響徹這個暗角, 散落一地是頭盔、口罩、浮板、M 巾和蒸魚碟,還有一面小小的座地鏡慢慢旋轉。白牆投映著金鐘、元朗、沙田等新聞片段,靈光一閃似的,掠過太古廣場躍下的黃衣青年、粉嶺少女留在梯間的血書。

抓不住的光影,觸得到的物品,很明顯,指向今年 6 月「反送中」引發的一連串社會運動。這,是藝術家文晶瑩的裝置作品——「廢密密」。

藝術家文晶瑩的裝置作品——「廢密密」

藝術家文晶瑩的裝置作品——「廢密密」

廣告

「廢密密」不算是全新創作。過去 20 年間,文晶瑩只少做了三個不同版本。1998 年,Para Site 展覽「咖啡店」,文晶瑩將磚頭泥水搬入白牆單位,將老舖的錄像投映於旋轉鏡面,播放鄧麗君的《再見,我的愛人》,流露對舊建築的憐惜,提出對社區重建的關注。

廣告

文晶瑩作品,1998年
(圖片來源:Para Site 網頁)

文晶瑩作品,1998年
(圖片來源:Para Site 網頁)

事隔廿年,文晶瑩收到 Para Site 邀請舊作重做。她用了大概一個月完成作品,笑說:作品做得很快,很快就想到要怎樣作出時代的回應。她將近月社會運動、抗爭現場的物品直接放入展覽,感嘆許多日常用品意涵都改變了。M 巾,不單是女性月事的用品,也成為療傷止血的救星;蒸魚碟,不再只出現在飯桌上,而是蓋住催淚煙散發的神器。就像廿年前的磚瓦,M 巾和蒸魚碟看起來像是不起眼的「廢物」,卻悄悄地勾起觀看者的回憶,建立頗為個人的「親密」關係。人家看來的「廢」,在你身上體現出「親密」。「廢密密」讀來帶著「甜蜜蜜」的節奏,也許是文晶瑩處理現成物的心情。

文晶瑩的裝置作品——「廢密密」

文晶瑩的裝置作品——「廢密密」

相對於現成物的埋疊,我更喜歡文晶瑩的影像處理。她把不同新聞相片和影片剪輯成 MV,青年以死明志的畫面一閃而過。就一瞬。當你凝望金鐘道、夏慤道車來車往時,一個跳格,掠過黃衣人企跳的相片。像回憶。一些事情發生了之後,你路過那地點,記憶就一下子浮現眼前。文晶瑩的處理頗能模擬回憶那種不可控制、稍縱即逝的感覺。配合旋轉鏡子的裝置,影像總有一角被折射到房間的其他角落,甚有時光流逝之感,亦似呼應著回憶從不完整的遺憾。

文晶瑩的裝置作品——「廢密密」

文晶瑩的裝置作品——「廢密密」

我一個人站在這個暗角,見到抗爭用品、看到已逝青年的影像,而歌聲在耳邊一再響起。「Goodbye my love」,是對那些流逝的生命說的吧?文晶瑩沒有直接回應,但作為大學教授的她說,這時勢有太多事情比做作品重要,例如直接跟學生聊天,安慰他們的心情等等。一個老師對後輩的憐愛,還是清晰可見吧?鄧麗君的歌聲不變,情感投注的對象不再一樣。從具象的建築物到相對抽象的未來與希望,2019 年的「廢密密」同樣可見她對香港的在乎。

藝術家文晶瑩

藝術家文晶瑩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