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悼念「阿虫哥哥」

2018/8/16 — 18:43

左二:阿虫、右二:葉玉樹、右一:馬龍

左二:阿虫、右二:葉玉樹、右一:馬龍

可愛的老朋友「阿虫哥哥」,在睡夢中走了。早有心理準備,跟他同是豁達視生死的我,不難過,而有失落一位摯友,人生無奈的感慨。但也為他在人世並不虛度的,可於「壽、富、康寧、攸好德、考終命」—「五福齊全」下,安然長逝而欣慰。

八十五高齡逝世的他,極富有的不是財富,但豐富擁有的,比億萬家財更有意義的,那就是受到億萬無國界朋友敬愛的藝術作品,受到無數人心中深深敬愛的為人。他的身體,在晚年,心臟雖然有些毛病,但樂觀的個性,讓心境常常保持「清平寧夷,恆若有餘」的他,依然可以無入而不自得的,瀟灑地從事創作與生活。他是位天生仁者,一如孔聖說的「仁者安仁」,不必心存修養美德,而處事待人接物的態度,便已顯出仁在其中。他在妻子兒女孫兒環床致愛下善終,安祥幸福的離世。這些都可說是他生時不希冀,而天祐善人,自然修得「五福」的證明。

但願他在天使的引領下,帶他到天堂,去會見他至愛的母親,從此讓他可以永世陪伴,在一百一十二歲先行一步的慈母身旁。知道虫哥不愛聽在世的人,對他說傷感的說話,就以「虫哥!我們愛你,愛你帶給人間,充滿溫情與哲理的作品!愛你慈和仁厚的為人,我們永遠懷念你!」之言,送給在天之靈的「阿虫哥哥」。

廣告

後記

我的《亮心點點集》,有篇《你是天上的龍 我是地下的虫》,寫在虫哥生前,書未出版虫哥已辭世,以下附錄該文而不作任何變動。

廣告

《你是天上的龍 我是地下的虫》

阿虫簡介

因「一條龍」— 香港著名的漫畫家馬龍 — 的介紹,而認識「一條虫」— 阿虫。「混紛濁世信皆緣」,當晚在銅鑼灣「潮州百樂」的飯局, 一見如故的投契,阿虫與我轉瞬成為相交十多年長的老朋友。為這位充滿傳奇,無論身世閱歷,心路歷程,思想感情,姿彩豐纍可愛老朋友寫簡介,樂於去寫而不容易寫。勉就所能而成文。

「阿虫」筆名的來源

阿虫原名嚴以敬,筆名源於他自嘲:「不能成龍,只好成虫。加以他生性不喜壓力,不會施加壓力於任何人,也厭惡別人橫加於己。因想與人相處時,以人皆為龍,我自視作小虫;卑微的虫只會反映龍的尊貴,而不會為龍帶來任何威脅,彼此間自然壓力全無,何樂不為!」遂以「阿虫」作筆名。

阿虫成為著名政治漫畫家的歷程

虫哥原籍廣東三水,父為報章名作家嚴南方。曾在廣州生活,其後一家移居香港。讀書時因是非分明的剛烈性格,不甘受到一位老師的無理羞辱,決心輟學寧當報館小工。他說福兮禍所倚,再說他在中年過後,想到自己「最怕忍,也反對忍,所以選擇恕」,而悟出「百忍不如一恕」的道理,因而回想這段往事,沒有怨懟,反而要感謝上蒼和當年的老師,賜給他能有早日踏足社會,歷練人生與從事藝術創作的機緣;更感激的是當時的父親,對他的抉擇,沒有些微阻責,僅以「立身行事,明白道理,行己所是」,訓示銘記。

由於愛以無師自通的漫畫抒懷自娛,加以對千態萬殊的社會人生,天賦敏銳的洞察源委的能力,形成即使閒心信手而成的作品,也別具刻劃入微的筆觸和獨特的內容,而為人驚覺發現與賞識;脫穎而出的結果是,很快便成為六、七十年代香港無人不知的《快報》與《天天日報》的尖諷辛辣政治漫畫家。至於後來畫風搖身一變,而為抒情頌愛的水墨畫家,則與他後來的心路歷程,大有關連。

頓悟後的阿虫水墨畫畫風

一九八九年的「六四」事件,帶來「移民潮症」的襲港,他在舉家移民美國一段時間後,戀港的情意結,使他選擇了回流香港。在這期間,他頓悟到:「年青時執着是非曲直要分明,而有不平則鳴的剛烈;後來醒悟到即使動氣摧心,殫精竭思。也難改變世界與人性的本來就無法完美的現實真相;慶幸的是自己能有一筆在手,容我畫出心中對理想世界的渴望與追求,這是老天爺待我不薄,能不感恩。」

從此這位自貶「讀書不多,胸無大志」的阿虫,畫風一變,開始以生活水墨小品為創作重心,用拙樸簡單綫條,大膽奔放濃烈色彩,藉筆下的粗漢庸人、花鳥蟲魚、風雨烟雲,日月星辰等等,配合別樹一格「以畫入字」的書法的題辭,寓禪意哲理情味於人世看似平凡的人事物當中。從此這位最愛美,而視「生命最美的東西是愛」的阿虫,便把美與愛匯融在他作品中,以鮮明色彩與單簡活潑的人事物,配合深入淺出表達的禪悟,與展現快樂人生和溫情洋溢的畫意相配合的作品。

這些作品,廣受歡迎不在話下,最有趣可愛的是:有些深受禪理感動的蟲迷,竟視虫哥為世外高僧,慧智禪師。總言之,既傳統又現代,教人一觸目便不禁情動於中,細味之下,悟覺箇中發人深省的禪理,使虫哥成為香港最受歡迎畫家之一,也使他成為中外馳名,享譽國際的大畫家「Ah Chung」。

虫哥創作的心路歷程與虫願

阿虫自云:作品不祈求獲得認同,而希望能藉此讓大家認識這是阿虫,這是「真的阿虫」。他以為「創作源於心動而意動,意動而情動,他的創作始於心而見於真情,沒有抱負,沒有企求,但願我手寫我心,寫出心中情。讓生活在同樣物質世界的大家,體會小虫愛美,而又鍾情迷戀美中最美的「愛」;也讓大家可以明白到積極人生的目的,不是要追求多得一點,而是要活得快樂一點,更望大家都能活得快樂一點。」的意願,即使是些許便己知足。有很多人「擁有的」已讓「再多得」沒有意義,可是仍常受困於想再多得而不快樂,也許阿虫的希望大家把成功感目光,轉移到多得點生活快樂去的想法,可讓大家脫離困境。虫哥為人敬老慈幼,慷慨樂施,泛愛社群的事情不勝枚舉。他在美國之初,以裱畫裝鏡框工作餬口,一天一個西婦搜遍錢袋,湊不夠二十塊美金找數,他索性免費送給她;換來西婦有朝一日以二百大元奉還的回報。他在廣西看到一個小學女生的畫作,很有天分,因錢帶不多,而馬上除了手上的腕錶,作為勉勵她的禮物。他在每年農曆歲暮,都會慷慨地拿錢出來,不出名的,特地舉辦送利示米糧食物,給生活有困難的老人家過年的活動。他的許許多多旳仁心善行,怎不使人對他肅然起敬。

虫伴慈母人常青

阿虫有一位一百零六歲的人瑞母親,身體健康而腦筋靈活,經常朝氣勃勃的對阿虫諄諄訓示。這使阿虫有如活在激流慈懷中的活潑游魚,怎不常感年青力壯。仁者壽是他的慈母,敢信深受我們港人愛戴的阿虫哥,也定必壽而仁,今後能長青地繼續以仁愛的胸襟,創作更多的讓大家活得快樂一點的作品。

(本文成於2014年7月。三年後虫母以天地人增壽一百一十二歲高齡,考終命安詳辭世,虫哥現居美洛杉磯蒙特利爾。)

尾聲:詩獻阿虫

他自少,就從不妄棄一張紙,總是留着,畫着 … 以平常心塗繪出一幅一幅寄託平凡心意的圖畫,從筆下獻給人間世。有的不受注意被忽略;有的給人家輕視不當一回事;但他仍很樂觀開心的每天的畫着,總希望有一天,有一幅,能送到與他心靈有互動的人的眼中!

朋友!倘若你在人海塵世間,有一天偶然看到一幅跟你有緣的圖畫,而又驚訝它那真摯簡樸帶給你的,莫名的窩心感動,也許那就是你那平凡的友人「阿虫」,讓它帶着他的愛和溫馨給您的心意!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