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悼 Pauline Oliveros (1932 - 2016)

2016/11/26 — 16:33

Pauline Oliveros
(圖片來源:deeplistening.org)

Pauline Oliveros
(圖片來源:deeplistening.org)

美國實驗、電子音樂作曲家及聲音藝術先鋒 Pauline Oliveros 於十一月廿五日離世,終年八十四歲。Pauline Oliveros 於六十年代起開始創作電子音樂,為美國西岸早期電子音樂先鋒之一。在七十年代,Pauline Oliveros的作品《Sonic Meditations》(1974) 放棄傳統西方音樂的記譜法,結合指示、即興演奏以及默想,成為她最重要的作品之一。後來她為了進一步追求創作上的自由,於八十年代移居紐約上州,並於八十年代發展出「深度聆聽」(Deep Listening),融合了默想、儀式、即興、教育以及音樂的一門聆聽美學。於一九八九年,Pauline Oliveros 成立了 Deep Listening Band,而實踐其理念,他們最著名的演出方式是在充滿迴聲和共諧的空間進行演出。

這個早上,不知道被甚麼叫醒,我望著放在床頭邊的電話,看看時間,再打開臉書,便是 D. Toop 在說他讀到一則哀傷的新聞關於 Pauline Oliveros,我便知道大事不妙了。二零一六年,又帶走了多一個人,多麼的平常,多麼的悲傷。

還記得我和 Pauline 唯一的相遇是在二零一三年四月,她應邀來到香港城市大學創意媒體書院演講及演出,那天我要上班,錯過了演講,但沒有錯過了她的演出。在城大的創意媒體書院九樓,有一個花園天台,其空間就像它的建築風格一樣,充滿著交錯的角落,說不上實用,但也說不上很差勁,最重要的是那個開放式的天台,直望九龍遠處由燈火構成的風景,晚上倒是浪漫。Pauline 演出的位置就在欄杆旁邊臨時架起的一個矮矮的台,我尋找了一個距離舞台有一段距離的位置,生怕演出太長會太累倒頭便睡,坐在後面也不用怕尷尬。

廣告

Pauline 是如何出場、講了甚麼話,我都不太記得了,唯獨是她演出樂器、表情和聲音還深深刻在我的腦海裡。那個紅色的電子手風琴看起來特別醒神,雖然它掛在她身上顯得有點笨重,但她還是能夠以流暢的身段去推動那手風琴。我還記得那手風琴聲音結合了採樣器零碎的樂聲,樂曲平靜而緩慢,在聆聽的過程之間,我不自覺地由她的音樂裡,聽到風吹過建築物的共嗚、遠方城市的背景聲音、頂樓機械房發出的機械聲音,以及觀眾們微弱的移動聲音。有好一陣子,我聽到出神了,望著遠處的夜景,思緒隨著聲音和空間的流動,並沒有絲毫的方向,直到突然有外來的聲音入侵,她的音樂便會隨之改變。她每一次發出聲音,都是隨著她自己的呼吸而行,緩慢而有序,就像海浪沖上沙灘一樣自然。我還記得在最後,她的音樂慢慢地消失在空氣裡,自到遠處傳來一陣低沈的車聲,她便隨著那聲音的覆蓋將樂聲消失於無形之中,一切回復到自然,彷彿回到時間的起點。

對我來說,Pauline Oliveros 最精彩之處,莫過於她真的能夠將充滿著神秘主義的聆聽經驗,具體表現出來。她曾提及到在英文裡 “hearing” 和 “listening” 的分別,在於 “hearing” 指出人類物理意義上的聽見,例如你聽到車聲、交通燈聲、下雨聲,是物理上聲音通過耳膜振動再轉化為大腦神經訊息的感知,而 “listening” 則是我們經過思考,在對聲音感知裡得到意義的那部分,更進一步成為了我們對音樂和精神上的感受。在《莊子.人間世》裡,莊子說:「若ㄧ志,無聽之以耳而聽之以心,無聽之以心而聽之以氣,耳止於聽,心止於浮,氣也者,虛而待物者也。唯道集虛。虛者,心齋也。」想不到一個類似莊子觀念的 “Deep Listening” ,在 Pauline Oliveros 的實踐底下成為了聲音藝術裡對聆聽觀念的一個重大影響。Pauline Oliveros 為我們這個時代的人,打開了耳朵。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