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情人節,識去一定係去公園嘅!

2015/2/13 — 16:33

早日,果兄 post 咗篇《香港地‧情人節‧拍拖難》出黎,勾起大家唔少共鳴。係囉可,高樓價,個個拍長拖都唔敢結婚。費事簽完紙之後,又要分開住咁無癮啦,係咪?推前啲,兩個人想搵個地方,靜靜地依泣吓都唔得,之後又賴到去香港無公共空間乜乜乜。

哲學家弗洛姆 (Erich Fromm) 咪有本好出名嘅作品嘅,《愛的藝術》入面提出一個好重要的概念──「愛是一種創造」。既然愛都係一種生產,一種要我哋努力營造出黎嘅野,咁發生愛嘅場所都一樣啦,對唔對?埋怨話無地方拍拖咁負能量,不如諗吓點樣係有限嘅城市空間「讓愛融入生活」啦!

2 月 14 日,識去一定係去公園嘅,點解?我同我側邊果個有研究過㗎。成日話香港地少人多,迫到呌唔到氣嘛,咁睇吓日本啦。東京夠迫啦,計番人口密度,一定唔輸蝕俾香港。咁,日本人去邊拍拖呢?

廣告

吉行耕平話,係公園!

廣告

1970 年代,佢憑住一輯攝影集《夜幕下的東京公園》而紅遍日本,甚至連攝影鬼才荒木經惟都對佢頗為欣賞咁話。吉行一晚唔覺意行過新宿公園,見到原來公園有好多一雙一對嘅人影。睇清楚啲,佢哋唔單止係攬吓錫下,而係真正嘅公共空間私有化。

吉行開始不斷影,期間佢見證過唔少野戰嘅爆發。有人軟趴趴,被投訴無_用;有人嫌未夠喉,要求加時;仲遇過好多同佢差唔多嘅八卦偷窺鹹濕佬。

荒木曾經問過佢:喂,點解佢哋要去公園做?真係咁饑渴咩?吉行當然唔知原因啦,佢只係聽過唔少女仔叫曬「也咩嗲」,但男朋友叫到最終都係做咗──很想要吧?

言歸正傳,你可能覺得攬攬錫錫係啲好私密嘅行為。但當你嘅私人空間被個社會係咁入侵嘅時候,不妨放鬆啲,個世界好大嘅。竹林七賢都係咁以天為被、以地為床,點解我哋唔進取一啲,拓闊吓公共空間嘅可能性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