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情感的科學──嚴惠蕙的陶瓷藝術

2016/3/28 — 13:14

嚴惠蕙以陶藝創作探求物理以外的生命本相。

嚴惠蕙以陶藝創作探求物理以外的生命本相。

【文:鄧小樺;圖:香港電台】

嚴惠蕙,1982年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藝術系獲學士學位;1991年獲前香港理工學院高級陶藝證書。1985至1993年任職香港藝術館助理館長,離職後一直從事美術教育推廣工作及藝術創作,並為香港陶瓷發展的歷史以口述、筆錄等方式留下鮮活的見證,亦從不同途徑搜集見證歷史的文物,期盼能將這段散碎的歷史逐步重構,恢復原貌。而嚴氏從1983年起已展出作品,作品為香港藝術館、香港文化博物館及私人收藏。

嚴惠蕙的陶瓷藝術,常以科學理性的邏輯方式,探索生命與泥土之間的關係,意欲探求物理以外的生命本相。嚴惠蕙指出,陶瓷物料其實與人體相似,都是由碳、水、氫、鈣、磷等組成:「泥土中有很多金屬氧化物,可孕育生命,種子可在其中生長。泥又可記錄很多東西,像足印就記錄人在土地上生存的痕跡。泥又用於埋葬,死後人與泥融為一體,塵歸塵,土歸土,這是一個孕育生命的循環。」

廣告

 

靈魂與物質

廣告

嚴惠蕙的作品《21克的叛逆》,就是以重量單位去量度靈魂。據說人斷氣前後,體重會相差21克,那21克一直被傳為人的靈魂之重量。《21克的叛逆》是一個柴燒作品,以柴木燃燒陶泥塑成的十字架,象徵人進入墳墓,每個十字架都有21克的柴灰,象徵著人的靈魂經過烈熖而成為新狀態。嚴惠蕙說,樹木的燃燒產生的能量帶來轉化,而人之為活人,與物質構造的人,分別有多大?到底有沒有眼不能見,而又真實的東西存在?

嚴惠蕙作品《21克的叛逆》,以重量單位去量度靈魂。

嚴惠蕙作品《21克的叛逆》,以重量單位去量度靈魂。

嚴惠蕙重視回憶,像她回到中大藝術系,聞到工作室裡親切的味道,回憶就全回來了。中大讓她接觸到各種專長不同背景的老師,創作得以開竅,學習國畫令她的作品注重意境,版畫也影響層次表達。那時她已覺得人體很美,覺得單單勾畫線條已經讓人著迷。嚴惠蕙的父親是業餘的針炙師,床頭常放一個人體穴道模型,這或者就從小感染了她。

嚴惠蕙的作品,藉科學手法探索感性想像,呈現事物的表象,層層剖析後,會發現對社會與宿命的反思。

嚴惠蕙的作品,藉科學手法探索感性想像,呈現事物的表象,層層剖析後,會發現對社會與宿命的反思。

 

情感.科學.本相

作品《柔善感覺#2》是一個解剖了的心臟,中間有母親肖像,旁邊伏著一隻蝴蝶;下面寫著字典中心臟的定義:一個肌肉做的泵,包括心室心房等。下面一撮白色沙土,比擬身體還原到最基本的狀態。作品當然寄託了對母親的懷念,也有著一個探問:物理構造的心臟,為何會有感覺,會傷感或快樂?物質如何產生心靈?嚴惠蕙認為科學的方法,可以有距離地觀看身處環境或感覺,科學是理性和冷靜地觀照一個情況,因為有著審視的距離,所以可以剖開表面,深入分析,「本相」是什麼。可見嚴氏的作品,出於感性醞釀,藉科學手法探索,呈現事物的表象,層層剖析後,會發現對社會與宿命的反思。

作品《柔善感覺#2》有著一個探問:物理構造的心臟,為何會有感覺,會傷感或快樂?物質如何產生心靈?

作品《柔善感覺#2》有著一個探問:物理構造的心臟,為何會有感覺,會傷感或快樂?物質如何產生心靈?

嚴惠蕙探索陶瓷之相,生命之相,芸芸眾生之相,一呼一吸之間,以陶瓷這種有生命的物料,在拆毀中重建。「宇宙誕生,生命出現,人的生死,都莫不是物質轉化。這是一個好大的律,自然的奧秘,我們只知道好少,希望可以透過泥,在好少中看到好多。」以生命探索生命,嚴惠蕙也重視藝術教育,喜歡教學生,尤其喜歡那些不乖的學生:「他們很生動,可以讓人看到生命的躍動。」她很想學生們知道,創作好快樂,是一種幸福;而藝術的幸福感,人人都應有機會擁有。

嚴惠蕙探索陶瓷之相,生命之相,她認為:「人的生死,都莫不是物質轉化。這是一個好大的律,自然的奧秘,我們只知道好少,希望可以透過泥,在好少中看到好多。」

嚴惠蕙探索陶瓷之相,生命之相,她認為:「人的生死,都莫不是物質轉化。這是一個好大的律,自然的奧秘,我們只知道好少,希望可以透過泥,在好少中看到好多。」

--

香港電台電視節目《好想藝術》第五集將於3月29日(星期二)晚上7時,在亞洲電視本港台及港台電視31播映;港台網站 tv.rthk.hk 同步直播及提供節目重溫。

好想藝術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