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想投票,但我們不屬於任何界別

2015/1/27 — 17:45

(圖:增設藝發局「劇場及舞台科藝」範疇諮詢小組 facebook)

(圖:增設藝發局「劇場及舞台科藝」範疇諮詢小組 facebook)

「我發現原來我不屬於任何一個界別。」從事舞台設計多年,現任香港舞台技術及設計人員協會委員徐碩朋接受《立場新聞》訪問時,憶述 2013 年參與藝術發展局藝術範疇代表推選活動的經驗。

在現在的十大範疇(即藝術行政、藝術評論、藝術教育、戲曲、舞蹈、戲劇、音樂、電影藝術、文學藝術、視覺藝術),他無法為自己舞台設計專業分類,他說:「有人認為設計屬於視覺藝術,但我做劇場、舞蹈等等佈景,我覺得自己是表演藝術,但戲劇又不代表我。」這種想投票,但「無從判斷」界別的情況,促成近日業界提出藝發局增設「劇場及舞台科藝」範疇。

科藝搞邊科?徐碩朋坦言,大眾一般認識不深,觀眾焦點集中在前台演員,而其他參與幕後工作的人遠比幕前多。舞台科藝包括舞台、燈光、服裝、音響和道具設計,還有管理製作流程的舞台管理人員。專業早在香港演藝學院成立之時已經正名,至今起碼具有 30 年的歷史。加上早年自學入行的人,徐碩朋粗略估計目前以舞台製作為主要收入來源的人,大約有一兩千人,「業界人數對比現有的十大範疇,規模不小。」

廣告

上屆藝術發展局藝術範疇代表推選活動,開放選民登記標準,畢業於藝術相關學系人士,亦可參與投票。當時演藝學院舞台科藝的舊生成立關注組織,並發起「我屬於『科藝/舞台及製作藝術』」,在登記表上的十大範疇以外另加一格,作為爭取新增範疇的宣言。同年出選戲劇範疇代表的黃秋生,時為演藝學院舊生會主席,承諾以「設增『劇場及舞台科藝』範疇」為政綱。黃秋生當選後,計劃於下月初的藝發局委員會議中,提出上述訴求。上周五舉行的諮詢會,邀請藝發局戲劇代表黃秋生出席,與業界交流意見。

(圖:增設藝發局「劇場及舞台科藝」範疇諮詢小組 facebook)

(圖:增設藝發局「劇場及舞台科藝」範疇諮詢小組 facebook)

廣告

「科藝,不但只是支援,還可以帶領創新發展。」關注組成員的邱浩朗認為,藝發局現有的委員對科藝了解不足,審批資助項目時,或者較為前衛的計劃書未獲通過。隨著跨媒體製作日漸普及,關注組內亦有討論分類推選的做法,是否依然合適,但理解出於行政考慮未必能落實,所以「爭取科藝範疇,是希望這一部分的聲音和專業知識不會被遺忘。」

「藝發局的考慮大概是撥款,但我們重視的是架構、規條和保障。」徐碩朋補充,爭取成為藝發局第十一大範疇,不但是資源的考慮,也是為了方便推動科藝成為專業。他指出科藝界的工時、工作環境、待遇,以至版權議題,一直都需要檢討,惟業界未有具代表性組織主導,往往令計劃流產。他舉例如十多年前,有舞台設計師草擬保障舞台設計師版權的合約,但因為缺乏有組織的推動,關注的人有限。他期望「科藝/舞台及製作藝」成為納入藝發局的範疇之後,可以促進業界的交流,並落實改善建議。

徐碩朋引述諮詢會上,黃秋生也坦言成功爭取機會不大,但強調「不會因為沒有十足把握而不去做。」演藝學院舞台管理的畢業生雷民認為,科藝是落手落腳做那一群,聲音值得重視,又認為藝發局委員頗重視黃秋生的意見,對成功爭取抱正面態度。邱浩朗分析,當年新增戲曲也經過多番討論,認為今次科藝業界的訴求也「沒可能一時三刻」達成,但樂見業界關係因此而更緊密。

業界現正就議題發起聯署,作為黃秋生下月在藝發局會議的文件。邱浩朗認為聯署只是第一步,希望可以凝聚台前幕後、不同界別的藝術工作者,以至觀眾市民對業界的認同。關注組將會就會議再作回應,或考慮向個別委員發信遊說,「我們不是為了爭奪資源,請讓我們也成為推動藝術發展的一部分。」

 

聯署網站:https://docs.google.com/forms/d/1a7KsGgmxoFA9WGO7kd_z9NJJazD5pMZdygS7-XbAOBo/viewform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