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談《破風》— 愈難愈破,林超賢寄語「無懼!」

2015/8/5 — 11:30

【採訪、撰文:陳龍超;攝影:黎秋旺】

電影《破風》,當大家集中於看單車賽道和不同的比賽畫面外,反而筆者覺得吸引的是音樂部分,非常幫到齣戲,看著台灣不同公路賽,無需跟住熱狗都可以好熱血,而好的配樂我認為得兩種,一係好覺,一係好唔覺,中間的就係渣,導演林超賢一直注重音樂,記得聽過前輩講他跟師傅陳嘉上(Gordan)聯手拍警匪片時代,到現場開機前他Loop聽Hans Zimmer的 Soundtracks(Zimmer 可算是那種「好覺」配樂的表表者),「百分之九十的畫面都有音樂,這次做音樂好似打仗咁,Reject 了他們好多次,(他們)有D嬲...」

舒服就無謂撈電影

廣告

阿Lam雖語帶感嘆,但聽起來並沒有很大罪疚感,導演作為領導,工作不是要讓伙伴覺得很Happy,而是要讓電影工業前進,帶新野俾觀眾,Loop番老本不錯令工作人員有路可循,識得幕後人員跟某些導演合作,開工時總像位怨婦,但奇怪是下一齣仍會跟他/她合作,這可解釋為「爛做」,而另一說法就是老土野:唔辛苦係唔會有進步,要舒服就無謂撈電影啦!

廣告

素材多、難剪、引發劈砲潮

「都唔單只係音樂,好多人做做下都唔做,走左...」阿Lam繼續一臉無奈,片場劈炮偶爾都聽過,不是無糧出,就是意見不合,《破風》背後由英皇Pump水,肯定冇財政壓力,「個剪接師剪左第一個Round,就話唔剪了...」阿Lam續道,單睇Trailer就有不同大型比賽的場面,遍及台灣、香港和意大利,有公路賽、室內計時賽(李慧詩那種)和麥迪遜比賽,部分涉及真實賽事,即是拍攝不可能NG再來,故就會有很多部攝影機同步拍攝,「我拍左咁多年戲,今次出來的素材肯定就係最多...」雖然「風在前,無懼」,阿Lam呢個紀錄其實就係剪接師的惡夢,面對如此龐大素材,加上沒甚麼清楚對白去跟,全憑感覺去剪一場賽事,其實要求剪接師離開正常軌道,去剪一場event,選擇「出走」不難理解...

一分耕耘,邊有一分收獲?!

其實以單車為題拍齣電影就係挑戰難度,無論對演員、攝影師都係難度,跟得阿Lam做野,演員就要做Transformer,彭于晏飾演破風手,要減肌肉減磅,崔始源忙到抽筋,也要帶住部單車,特意請了位私人教練,一得閒就係外地操車,「要拍攝演員close up,我地用機器車追住佢,可能拍左1.6公里,最後可能得幾秒鐘係可以用...」呢種付出與收成不太成比例,確實耐人,而演員拍攝呢類衝線場面,往往需要由零爆到去40-50公里,而最難受莫過於唔只衝一次,而是衝N次,「彭于晏一知道要NG再來,他就問係邊度重來,他的意思我很明白,但我都要說係從剛才那個起點重來...」阿Lam自己也有踩車,當然明白箇中辛苦...

要威,則不能載頭盔

「你其實今次都幾孤單?」筆者聽到這裡,忽然一時感觸起來,「我其實不是一個人的,身邊都有核心團隊(例如長期合作的監製Candy Leung)去支持...,做導演係現場不嬲都係孤單的,不過今次感覺特別強...」阿Lam面有難色(佢份人都幾真)()接著解釋以往拍動作片,可以預計到,但拍攝單車,特別係群車,基本冇得預備,壓力就會好大,「如果主要演員受傷,咁點算呢?點拍落去呢?」演員受傷看似很平常,但單車比賽其實斷鎖骨卻甚為普遍,其中一位演員陳家樂就斷了(詳情請看下面場邊小故事),「其他崗位唔喜歡可以唔做,但作為導演,就唔可以,成齣片係由自己負責,無得走...」,導演在片場擁有權力、威嚴,但高位背後,承受的壓力不是普通人可以承受與明白,故很多同業寧願當其他崗位,參與電影製作,也不願做導演...

魔鬼導演,願者上釣

做導演一方面自虐,另方面為齣戲也在虐人,但虐人都要對方食得起,「我對演員的刻苦程度有要求,男女沒有分別,我要俾到觀眾真實感覺,訓練真係好辛苦的,如果捱唔住就不要參與,因會阻住整體進度,唔夾,我寧願cut 咗條感情線...」做導演的難度是一面拍,一面要知自己要甚麼,阿Lam明白這齣片的核心精神是團結、青春,愛情線只是這齣商業電影的甜品,不是主菜,而當導演揀演員,同時演員也揀導演,「我們係一路籌備,一路找演員,演員很難找,他們要願意付出一段頗長時間做訓練...」,而彭于晏自《翻滾吧!阿信》開始,就予人為部戲去到盡,因此是最早願意埋班的一位,據前單車港隊兼破風演員教練--仇多明分享,導演要求對演員的操練,跟全職單車手的形式接近,而操練量方面其實更多,魔鬼教練背後還有一位魔鬼導演...

破風就係講無名英雄

創作靈感可追溯至2001年,但想拍也要講時機、資金,拍了《激戰》算開了一股本地運動電影先河(運動電影一直未被歸納為類型電影),而跟單車友一次短聚,重提舊事,某單車公司老闆願意落水幫手,「單是贊助衣服都要個千件...」,對單車稍有認識,都知有名有姓的單車服都要過千元,還未計拍攝單車費用,投資費用可想而知,而單車公司亦繼續無懼,再下一城,推出了特別版黃色的《破風》車架,期望做到一個氛圍,推廣本地單車文化,其實車友間一直都關注整件事情,始終對一齣純單車為題的本地電影充滿期望,「我們不只想多些人踩車,也想佢地感受到踩車賽事背後的精神和態度,某某能夠上台拿獎,全因有一批願意默默付出的破風手...」

《破風》的對象該是傘下年輕一群

有投資,也要諗計省錢,就要,記得《破風》拍攝香港段時,在面書找單車友幫手拍攝,車友反應熾烈,迅即爆滿,由於車手水準參差,阿Lam就找仇多明做車手分析,分為不同等級,愈高級數就愈貼近拍攝主車群,這也不難理解,除了顧及拍攝進度外,演員的安全也是考慮之列,「除了香港,台灣的車手也很熱心幫忙,到了意大利,幾經艱難,才可爭取到拍攝真實的公路賽,跟一班職業車手同場...」,拍呢齣《破風》其實係信心考驗,因為好多東西都係無得預,邊拍邊想,見難題就一路解決,心裡都佩服阿Lam那份衝到底的熱血,《激戰》鼓勵了一批中佬,《破風》的對象該是傘下年輕一群...

面對這幾年來本地那麽多風風雨雨,最重要的還是「無懼」!

場邊小故事:

演員陳家樂戲份不多,但相當熱血,拍攝期間,斷了鎖骨,但留醫幾天,便再上單車,叫教練仇多明拍攝短片予導演,有片有真相,說服導演我可以,仇多明作為教練,明白斷骨的痛楚程度,他回憶一路拍,一路起雞皮,香港演員,其實不賴...

 

 

原題為〈愈難愈《破》,林超賢寄語:無懼!〉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