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愛上大利拉

2015/2/14 — 9:33

Peter Paul Rubens, Samson and Delilah (1609-1610)

Peter Paul Rubens, Samson and Delilah (1609-1610)

Plain White T’s 推出《Hey there Delilah》這首歌那年,我剛大學畢業。歌還是別人把它放進我的 ipod playlist 裡的,如今聽來仍戚戚然,Delilah 當時還是一個在紐約漂流的學生,八年後的今天她變成怎樣了呢?還和那個用歌聲來陪伴她、許諾以結他養活她的男孩在一起嗎?

Hey there, Delilah
You be good, and don’t you miss me
Two more years and you’ll be done with school
And I’ll be makin’ history like I do
You know it’s all because of you
We can do whatever we want to

廣告

而每次聽這首歌我總想到另一個 Delilah,那個舊約聖經人物。猶太人的士師參孫生而有神力,曾徒手擊殺獅子、在戰爭中以一敵一千、又曾把整座城門拆下來抬到山頂。宿敵非利士人對他甚為忌諱,因此找來女子大利拉誘惑參孫,哄他說出力大的秘密。參孫最初只是胡亂編造謊言打發她,大利拉每次都向非利士人告密,非利士人就用她所說的方法嘗試捉拿他,參孫卻每每以神力掙脫。如是者三次以後,參孫在大利拉的糾纏下終於說出了秘密:他的力量來自頭髮,若有人剃掉他的頭髮,神力也就離他而去。

參孫的結局很悲慘。大利拉趁參孫在她懷中熟睡,找人來剃他的髮,結果參孫被非利士人捉拿,剜去雙眼,被困在牢中飽受折磨。後來非利士人大排筵席慶祝,並在宴會中羞辱參孫來耍樂,卻沒留意這段日子以來參孫的頭髮又悄悄地長出來了,結果參孫用力拉倒房屋的柱子,與三千非利士人一同葬身瓦礫下。

廣告

小時候對這個故事印象深刻,因為總是想不明白,參孫明知大利拉一次又一次地出賣他,為什麼不趕走這個邪惡女人?為什麼還要把最重要的秘密告訴她?總想不通,因此一直覺得參孫非常愚蠢。有些事情果然是長大了才懂的,參孫心裡怎可能不知道大利拉的來意呢?或者有自欺,又或他總不放棄盼望,想以終極的信任令女子回轉。愛總是危險的,因為那意味着把自己最敏感柔軟的地方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不是出於對傷害的無知,而是明知傷害可能降臨仍不退縮,依然把自己最重要的部份交託予他人──像某種生就堅硬外殼的動物竟把肢體伸出殼外而不顧遭啄食的危險。

在聖經裡,參孫沉溺肉慾,迷戀異族女子,最後必須以死贖回罪孽。同時他也是為愛付出終極的代價,他對大利拉的愛換來背叛、傷害與死亡,但敢於付出一切的人,即使從結局看來如何愚不可及,到底也是勇敢的,對嗎?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