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憶紐約 80’s 華裔藝壇

2015/3/3 — 13:27

同樣來自北京的哥們,右方艾未未,左側乃嚴力, 背景是 2001 年煙消雲散的世貿大樓

同樣來自北京的哥們,右方艾未未,左側乃嚴力, 背景是 2001 年煙消雲散的世貿大樓

八十年代中晚期無疑是紐約華人藝壇興旺日子,若言盛勢「託福」於天安門事件似乎有點鬧彆扭,畢竟和平行動高潮牽涉大批學生與市民浴血,表面看來跟境外(譬如紐約)文化進程無關宏旨,頂多僅能說運動譜寫過新一頁國人追求自由平等之英勇事迹,但它的後續確實影響深䆳…… 此中多少文化新星乃至民運領袖僭越香港這個庇祐渠道,輾轉謀取簽證登陸美國,讓西方公眾能親自跟我國當代藝術「難民」直接溝通。

堅尼街跟包厘街交叉口,曼克頓的唐人街

堅尼街跟包厘街交叉口,曼克頓的唐人街

廣告

那時候,避世桃花源人物繁眾,以詩人畫家嚴力為首的「星星畫會」,乃至尾隨者趙剛、馬德升之流,邀得印刷商陳憲中支援,須臾間發展成「一行詩社」(筆者曾參與詩集的美工設計),又或者身材纖瘦,跟 Ethan Cohen 畫廊掛單的艾未未,還有造型譁眾取寵,刻意剃光前額,梳鬢滿清髮辮,熱衷蹓躂 Soho 的谷文達;不過最常遇上倒是袁運生,閣下只消中午前赴堅尼街 (Canal Street) 大三元飯館,自然能瞧見這條黑臉大漢, 悠悠獨個兒享用午膳,飯罷一把將油嘴擦乾,丟下 3 美金(千真萬確是三塊錢飽餐一頓,故以「大三元」為號,而袁氏合上節儉的司徒強堪稱茶館兩大台柱)邁步離場。

中立者「保釣中堅分子」陳憲中是也

中立者「保釣中堅分子」陳憲中是也

廣告

音樂造詣跟演技同樣精湛的譚盾

音樂造詣跟演技同樣精湛的譚盾

斯時尚未揚名,俯首哥倫比亞大學周文宗老師麾下的譚盾,暫棲台灣郎「小葉子」髒骯凌亂的 Henry Street 半土庫,磨拳擦掌,正處心積慮尋覓攀爬社會階梯機遇…… 偶爾派對深處驀然會碰上北島、貝嶺等詩人,那些年大夥都窮得可以,寄人屋簷下,壓根兒揮不起衣袖,撥不動雲彩。

八十年代年輕的馬友友和美華藝術協會總監周龍章

八十年代年輕的馬友友和美華藝術協會總監周龍章

此外一小撮年事稍長,或於亞太區域早薄具名聲過客,包括屈志仁、王季遷、馬友友、林昭亮、王無邪、謝里法、廖修平等師傅,豈能不納入鼎盛期默默耕耘幹將?再下來要數七十代年爭相投奔蘇豪扎根的韓湘寧、夏陽、司徒強一夥,由於亞洲經濟才剛起飛,加上洋人眼底下中國畫家其貎不揚,一律升斗市民,根本擺不起譜,能幸存什麼了不起的大師?清楚記得每逢星期天,夏陽和賢淑的夏太太準會徘徊 West Broadway 家門口,鋪排地攤,陳列親手炮製小飾物彌補家計,深秋陽光和煦,兩夫妻唇齒相依頗覺怡然。噢!幾乎忘懷李安、刁德謙、陳丹青、陳逸飛、莊喆、郭孟浩、馮美瑩、李小鏡、岑明昆、陳應林、譚越、陳張莉、鐘耕略、蔡楚夫、費明傑、關晃、張樹新、李秉、虞曾富美、黃榮禧、張北海、卓有瑞及楊熾宏一眾,竟又因緣際會,聚居煩囂的曼克頓。

歸國後,一度當上國立台灣美術館館長的畫家--薛保瑕博士

歸國後,一度當上國立台灣美術館館長的畫家--薛保瑕博士

血氣方剛新世代同樣英才濟濟,粗略計算應有謝德慶、梅丁衍、瞿小松、潘世姬、陳建邦、歐陽新簡、顧相璽、鄒希聖、薛保瑕、黃金龍、葉子奇、馮鳴秋、蔡文祥、徐洵蔚、潘少輝、洪少瑛、郭旭達、余珊珊、游靜、陳蘭心、許永德、黎明柔、鍾明德、杲中孚等,不一而足,上述諸多人物五湖四海,真箇創意無垠,桀驁不馴。

曾為「一行詩社」負責大量中英文對照翻譯工作的文膽--鄒希聖醫生

曾為「一行詩社」負責大量中英文對照翻譯工作的文膽--鄒希聖醫生

璀璨歳月猶若耿耿星河,迎夜空閃爍後復作逝水東流,九十年代初台灣財經崛起,讓原先已有一定基礎的畫廊制度無端吹皺一池春水,藝術家觸覺敏銳,趁市場一派叫賣起哄紛紛啟程回鄉,榮升學府教授和美術館長,誠然人望高處原本無可厚非,誰甘願永遠蟄居異邦,長作次等公民?孰料下一波起伏赫然祖國共產資本化,循量變導致本質更張…… 

外行指導內行,香港公共藝術就創意、造型與澆鑄水平之低劣,簡直令人嘆為觀止!

外行指導內行,香港公共藝術就創意、造型與澆鑄水平之低劣,簡直令人嘆為觀止!

兩岸三地最倒楣一群要算來自香港的,鑑於本土藝術缺乏捧場客,artist 生活朝不保夕,有家難返,雖說殖民地生意興隆,十里洋場,可惜獨欠自省,發財不立品,對未來毫無視野,商賈買辦只知馬要跑舞照跳,根本沒把文化放在眼內,於是乎處同一起點的亞洲諸國及地區--台灣、大陸、南韓、澳洲、新加坡,甚至菲律賓的當代藝術全都泛現長足進步,惟小島始終顧影自憐,呆滯不前,抱異議者何妨漫步彌敦道,欣賞一回公共藝術,不難明白丟人現眼是為何物! 

 

( 原文刊於 2015 年 3 月 2 日《信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