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戇大人》:就算躺着,也不會中槍

2016/2/23 — 15:36

中英劇團《戇大人》海報

中英劇團《戇大人》海報

中英劇團《戇大人》 可是算是本劇季的大製作。除了演員傾巢而出外,還邀請了本地音樂團進行現場音樂演奏,其陣容不比香港話劇團《俏紅娘》遜色。《戇大人》是果戈里的著名話劇,內容講述喪標(刑灝飾)這個鄉下仔二世祖落泊之際,被誤認為微服出訪的高官, 結果當地官員各懷鬼胎, 奇招百出,就是希望自己仕途光明,前程似錦。

中英大膽改篇此名劇做音樂劇, 也要面對一些本土音樂劇先天限制:廣東話音樂劇的難度、演員及樂手在香港相關培訓技緩不足和音樂劇成本太大的限制。但在種種限制下, 刑灝的歌舞及演出證明他的確有獨撐舞台的能力。而胡麗英豁出去演繹市長夫人, 也活現出這個角色如何為生存及上位去「盡地一煲」。舞台設計及燈光設計,其實可見本土設計若想走向百老匯歌舞劇,也並非不無可能。而導演黃龍斌每次為中英執導,都為中英帶來一個新水平及新氣象, 這可從《搏命兩頭騰》 首演及重演中可見一斑。萬事俱佳,但仍令人感到只差一點點,實在令人婉惜。作為一齣諷刺音樂劇,這套劇仍有一些地方可以令其更上一層樓。

諷刺音樂劇除了嬉笑怒罵外,更重要的是借諷刺令大家以一個新的角度去反思一些社會現象。《戇大人》曲詞跟音樂很配合, 明顯作曲者及填詞有在廣東話唱詞中下過一番苦功。即使筆者在演出後差不多兩個月,仍可憑歌詞回想起當日演出的音樂。而陳文剛只用了不足二十天完成此事(請參考場刊「填詞的話」), 可見其文字功力之強。但歌詞的內容有描述所有角色的無能及污穢,有限度的粗口(真的很有限度)及流行政治潮語, 就是沒有令人一針見血的反思。諷刺音樂劇跟喜劇不同的地方除了更荒誕的情節外及令人有「躺着也中槍」的能力外,最重要的分別是當中的譏諷所帶來的反思是否深刻。要有深刻反思, 其中一個方法是令當時人有切膚之痛。在此可以用近日流傳的《雨革廢青:藍絲老豆終於自然醒》的故事作例。故事主角的藍絲爸爸因為領滙斷其飯碗,有切膚之痛, 終於由鄙視遊行到支持遊行。而《戇大人》的曲詞內容雖然有不少描述了有貪官可以有多腐敗及官僚,但劇中抗議政府人士及升斗市民如何有冤無路訴只有兩段歌詞的時候,其實再「切膚」極也未能令人「痛」醒。香港在諷刺方面一直有不少成功例子,如《頭條新聞》,《100毛》,黃子華及高登一眾巴打,其實都有參考價值。

廣告

另一點就是諷刺音樂劇的演釋手法。音樂劇的最大好處是就是歌舞連場,可以極盡視聽之娛。但對一眾導演來說, 音樂劇雖然未必要觀眾覺得好戲連場,但如何在音樂,舞蹈及文本之間作出平衡已經是一個挑戰。本劇其中一個嘗試是以比較傳統的喜劇演出手法去表演官員如何無能, 好像演員重覆以滑稽動作重覆三次,以表現渠城官員如何無能及低智。可能這個在喜劇來說或許令人感到捧腹大笑。 但在這個諷刺音樂劇中,既然有更多可行元素去進行諷刺時, 以此法搏君一笑後,也最多只可換來一笑置之, 似乎有點浪費 。

本劇最有意思的內容理所當然地方在結尾, 但早前鋪陳不明顯, 所以顯得結尾的比喻跟本劇關係不大。渠城的荒誕就像一面鏡子, 提醒大家若如渠城一樣荒誕,不能怨別人。這個語重心長的結尾實在來得有點遲。即使劇中巨大有「戇」字的圓型兩面門一開始佔據了整個畫面的一大部份,也未必代表有足夠鋪陳到結尾。其實「起承轉合」, 有足夠的「起」, 也要有足夠的「承轉」, 才可去到「合」。一向以來, 成功以當頭捧喝作結尾的劇其實不少。好像易卜生的《玩偶之家》最尾以一個巨大的鈴聲去提醒人要醒覺,剛好呼應女主角Nora由小鳥依人到醒覺自己要自立自強的巨大轉變。《戇大人》似未能達到如此效果, 我想最大的限制是本來這個劇本的角色設定比較簡單, 只有撤頭撤尾的壞,至使當中可作鋪陳的地方不多。即使改編功力再強,可做的事也不多。

廣告

中英劇團今次挑戰高難度之作, 大部份演出水平不俗, 其實誠意可加。不過將來再接再勵,可考慮預留多點時間留給填詞人發揮。雖未知陳文剛在香港話劇團中《俏紅娘》有沒有二十天填詞,不過其曲詞也很出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