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不是潘金蓮》范冰冰轉型

2016/11/1 — 9:49

看了內地馮小剛導演新作《我不是潘金蓮》,這是「香港亞洲電影節 2016」閉幕電影之一(另一部是香港彭秀慧導演的《29+1》),得到西班牙聖塞巴斯蒂安國際電影節最佳影片和最佳女主角(范冰冰)獎,並獲台灣金馬獎多項提名。未知市場反應怎樣,因為要到十一月中旬才在大陸公映。

此片改編劉震雲小說,由他編劇。故事和《秋菊打官司》相近,描述一個鄉村婦女為爭一口氣,千方百計打官司,控告前夫、法官、縣長、市長,還連續十年上京告狀,弄到連串官員丟臉革職。

《我不是潘金蓮》是諷刺現實之作,並非搞笑,但在細緻寫實中頗有黑色幽默。范冰冰今次「洗盡鉛華」,不再濃妝艷抹扮大美人,變成土里土氣但非常倔強的村婦。其實這村婦並非蒙冤受屈,只因丈夫移情別戀,她又被指為潘金蓮,導致假離婚變真離婚,她則幾乎真的「潘金蓮+小白菜+竇娥」三合一上身,前後廿年發生很多啼笑皆非的「荒誕」遭遇。

廣告

片中觸及為了分房、戶籍及迴避一孩政策,而進行假離婚的大陸怪現象。尤其諷刺各級官僚、法院向上奉承、向下推卸的風氣,相當抵死傳神,令人忍俊不禁。范冰冰演得好,最妙是她企圖「買兇殺夫」,情景迫真而趣緻。她與廚師郭濤的情緣則有驚有笑,亦有曲折變化。

不過,比起 1992 年張藝謀導演、鞏俐主演的《秋菊打官司》(得威尼斯影展最佳影片金獅獎和影后獎),今次馮小剛和范冰冰無疑翻版變奏,而且只是嘲笑一下比較低層的官僚作風,實際上十分維護政府。各級官員法院都沒有錯,越高層越公正嚴明,只不過清官難審夫婦婚變問題,碰上「刁蠻村婦」就更手忙腳亂,小事化大而已。

廣告

此外,比《秋菊打官司》較早的 1990 年《菊豆》,同樣張藝謀與鞏俐拍檔,堪稱《水滸傳》潘金蓮故事的大陸新版本,充滿悲劇性。現在這部新作正如片名,「不是潘金蓮」,沒有真正觸及今日不少中國婦女的潘金蓮式命運。

可以說,《我不是潘金蓮》顯出,現在大陸名導演處理政治與情慾問題,還不及廿多年前大膽。馮小剛此片不像他的《非誠勿擾》那麼通俗商業化,顯然對內地諸多怪現象有感而發,但慎防踏入禁區,於是對官方小罵大讚。

不求大膽的話,《我不是潘金蓮》拍得不錯。馮小剛特別加以風格化,懷舊畫面出色。首先採用清末民初半中半西的繪畫式樣,簡述宋代潘金蓮故事,別具一格。正式劇情用團扇式圓形畫面,古色古香,中段變出正方型,最後是寛銀幕。這些畫面構圖的變化,成為此片最大特色。人物劇情亦有實感和妙趣。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