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來自天水圍,但我不可悲。

2015/8/22 — 22:43

林駿逸老師、唐佩華老師以及中華基督教青年會中學舞台劇《一米四八》一眾演員

林駿逸老師、唐佩華老師以及中華基督教青年會中學舞台劇《一米四八》一眾演員

掌聲與歡呼聲始起彼落,告訴我舞台劇到尾聲,要散場了。中華基督教青年會中學陳錦偉校長在台上說:「很多人都標籤天水圍是悲情城市,其實我們一點也不悲情。」這是中華基督教青年會中學舞台劇《一米四八》謝幕時的景像,台下的人懷著敬重的心情,用掌聲祝福這班站在台上的年青人。

有幸於散場以後,和這班年輕人見面,談談他們對於自己,對於天水圍,對於這次舞台劇的想法。從父母反對加入劇社、被同學威迫利誘下進入劇社、練習過程中困難重重到想放棄、放棄後又重新回到劇社,同學們你一言,我一語;時而笑,時而苦惱,時而憎惡,時而興奮把整個經歷娓娓道來。對於他們來說《一米四八》的經歷是一個自我發現的旅程,他們發現自己與身體的關係,發現角色與生活的關係,發現作為一個年青人的美好。我想這大概便是坐在身旁的兩位老師最希望看見的成效。唐佩華老師:「青年人劇場看重的並不是製作本身有多華麗,如何令年青人變成明星。我們希望透過由少年人主導的劇場,讓他們成長,成為一顆於他們生命中閃閃發亮的星星。你不需要家財萬貫,但你必須是一個善良有承擔的人。」

接著我問他們天水圍悲情嗎?他們靜了一秒,然後承認生活可能沒有九龍的富足,但他們卻比九龍開心。有一位同學疑問為什麼社會要標天水圍等於悲情,「其實這世界人人平等,沒有你比我優勝;假如以學業背景出身來斷定人的成功,這太不公平。優等生?在品行人格上是優等生不是更重要嗎?」是的,就像《一米四八》劇中一首名為 “We Are Marginal Folk” 的歌曲,歌詞中形容這班學生是一班被社會界定為邊緣的人,又或者只是一班曾經努力改變自己去融入社區的人;但其實每個人的身高體重、才智、能力各異,因此我們應該欣賞自己的不完美,努力做把自己最好就可以了。最後,年青人們不約而同說,每個人都有屬於他們的成功;只要努力去做,就會有收成。在感受著這班少年青的熱血同時,我在問自己你和我的熱血往那去了?

廣告

最後,唐佩華老師提出了一個問題:「《一米四八》不是要讓觀眾看見少年人如何做出完美一字馬或標高音,反而將他們的不完美展示人前;這是一場賭博,賭我們為他們的不完美而感動。假如我們感動了,是否也應該嘗試讓自己看見自身的不完美,開始欣接受真正的自己?」

此時,有一位同學高呼:「我來自天水圍,但我不可悲。」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