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們是多元的結合體!──《打邊爐》對話「廣東時代美術館自媒體」

2016/1/15 — 14:24

由廣州美術學院美術館和打邊爐(d-b-l)聯合主辦的「日常連接與藝術主張:藝術自媒體論壇」於2016年1月9日在廣州舉行。在活動舉行前,作為打邊爐(d-b-l)創辦人,我對出席論壇的8個自媒體的創辦人、編輯進行了採訪。下面是對廣東時代美術館自媒體負責人潘競的採訪。

 

鍾剛:在我看來,時代美術館很在乎自己的品牌形象,自媒體在其中是什麼角色?

廣告

潘競:一個美術館的形象我覺得更多來源於其生產出的各種專案,包括展覽和公共專案等等。而對於這些項目的反應,除了直接的觀眾口碑之外還有各種其他媒體的報導。自媒體只佔了品牌營造的其中一小部分。

 

廣告

鍾剛:你們希望通過自媒體的推送,給觀眾建立一個怎樣的美術館形象?

潘競:我們的自媒體推送,其實也包括很多方面,除了各種專案資訊的發佈,還有專注學術生產的NBA欄目,也有以廣泛傳播為目的的WOW欄目,以滿足各種口味的受眾。另外一個因素是基於微信的閱讀習慣,雖然我們的微信推送是連續性,但是對於大部分受眾來說,基本都是靠看朋友圈轉發,很少每天都追著訂閱號來看,很難會對我們的推送有連續的印象。 所以,以我個人的推測,我們的自媒體在受眾眼中是一個多元化的形象。其實,這也符合時代美術館的形象,一方面是學術知識生產,一方面是社區公益傳播,一個多元結合體。

 

鍾剛:你認為碎片化是自媒體傳播最重要的特點,那你的工作也是針對碎片化的特點來安排你的推送?

潘競:推送的文章會預先做好一批,具體推送的安排會根據實際情況臨時調整,尤其是一些有時效性的文章。記得之前有一篇《NBA | 「銀座藝術漫步(Ginburart)」:脫離了機構的機制批判》,就是當時應對「皮力老師近期針對莫尼裡阿尼被中國人拍下,而談到的戰後日本人收藏的印象派和畢卡索泡沫」而臨時出的。針對碎片化,其實就是多做準備,靈活應對。

 

鍾剛:很多時髦的推送方式,在時代美術館的自媒體上都有反映。你們覺得美術館自媒體在編輯和運營中有哪些普遍性和特殊性?

潘競:我們也有以廣泛傳播為目的的推送,當然也要跟上這個網路時代,學習流行的推送方式。當然,在我們的自媒體編輯中,我覺得最重要把握好一個「度」,比如關於展覽的推送,至少要保證展覽理念傳播正確,藝術作品介紹真誠清晰,在這基礎上再發揮。尤其是對於推送學術文章的NBA欄目,基本上也不需要特別包裝,想看的人自然會看。

 

鍾剛:你們滿足不同讀者和觀眾的需求,爭取盡可能多的觀眾,但你們想過沒有,二沙島的居民是不願意和城中村的居民在同一個消費場所相遇的,時代美術館想做一些抹平階級差異的事情?

潘競:2015年我們的羅曼·歐達科展覽,市區的觀眾和美術館附近社區(包括時代玫瑰園和黃邊村)的觀眾都有來看展覽,不知道這個是否就是你所說的「抹平階級差異」呢?「抹平階級差異」這個說辭有點大吧,也不是我們所關心的。其實我們的出發點很簡單,作為一個面向公眾的公益美術館,爭取讓盡可能多的觀眾來看展覽和參加活動無可厚非,我們會策劃不同的項目和傳播手段來達到這個目的。

 

鍾剛:除了頻密地更新微信訂閱號,你們的網站似乎不是你們在網路上的重點,這是你們基於當前傳播環境作出的選擇嗎?

潘競:通過觀察和比較網站訪問資料,我們的網站現在定位基本上是查詢美術館資訊的資料庫,以及註冊會員和購買門票的入口。未來我們的美術館檔案系統會和網站對接,補全歷年的資訊,更深化資料庫的功能。網站傳播的功能逐漸弱化。

 

鍾剛:時代美術館的檔案系統具有哪些特點?

潘競:我們的檔案系統首先是針對時代美術館本身的展覽和項目,在收集整理完成之後,會和官方網站打通並對外開放,讓觀眾能檢索到其中的內容。除了文字和圖片資料外,美術館歷年來的講座視頻也能線上看到。

 

鍾剛:很多機構都在揚言要做檔案和文獻,時代美術館如何能保證這個工作能夠切實推進並將這個檔案庫呈現到大家面前?

潘競:現階段我們首先在整理關於時代美術館本身的各類檔案,另一方面也在進行檔案系統的開發。關於這個檔案的專案我們會非常重視,始終要總結才能進步。我們內部會有個時間表,當有階段性成果的時候會公佈。

 

鍾剛:在這麼多的機構自媒體中,假如要選擇一個機構自媒體進行PK,你們希望對手是哪一個?

潘競:PK的目的是什麼呢?我倒覺得機構自媒體們應該是要互相助力推動傳播吧,哈哈。

 

鍾剛:從你的自媒體工作層面上講,你不願意去做一些超越別人的事情?

潘競:對於自媒體傳播,我關心的是能帶來多少觀眾真正踏入美術館,這部分比較難量化,而且不同的自媒體運營的目的也不一樣,作這樣的比較是否有意義呢?

 

鍾剛:你們是否想過,假如微信的熱度下降了,自媒體未來將怎麼辦?過去推送的那些文章又該怎麼辦?

潘競:這個問題非常好,我也經歷了微博的興衰,互聯網上沒什麼產品會很長久的,但是通常都會有替代產品。可能到了人人腦後插網線的未來,機構的自媒體會消失,真正成為個人的自媒體了。現在的話,只能密切留意這個網路時代的動向了吧。

關於後面那個問題,前面有提到我們的檔案系統,有價值的推送文章也會考慮存檔,未來在網站上呈現。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