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們是誰呀!

2016/4/12 — 17:13

講起身份,好似好敏感,其實在這個年代,講甚麼都好可以好敏感,因為現在甚麼都會被歸邊,你可能好無心的說支持或反對某事或某人,網上就會有人立即站在道德高地,又或用大道理去批判,去論斷,或者是非黑即白,或者是敵我分明,你講身份,即刻無限上綱,將香港人、中國人、中國香港人的身份論又再提出來,無論你站在那立都是死,筆者今天是九龍人。

說起身份,只因之前到過香港中央圖書館地下的展覽館,因為正舉行由WMA舉辦的WYNG大師攝影獎作品展(展期至4月19日),今年的主題就是「我們是誰」(Identity),入圍及得獎作品包括Emmanuel Serna的「無命」系列、甄祖倫的「起義的構作」系列、李典宇的「慈縱萬里」系列、梁志和及黃志恆的「今天我們尋回昨天遺失的他」系列、夏志明的「柒我」系列、蕭偉恒的「境內景外」系列等。而最後得到大獎的是蕭偉恒的「境內景外」系列,他在14年其實已獲過WYNG大師攝影獎,那件的主題是廢棄,今年度再發力,竟再下一城,筆者記得最先是在13年中大藝術碩士畢業展中看過,今天再看,裱相的燈箱不同了,相片背後的故事依然。

廣告

從香港拍下大陸的彼岸,以父親偷渡來港的過去為出發,延伸到香港人身份的思考,今次入圍作品中,除了蕭偉恒的「境內景外」系列,筆者也喜歡梁志和及黃志恆的「今天我們尋回昨天遺失的他」系列,或者不少人也看過這系列中的部分作品,可能是在去年於Blindspot Gallery的展覽「遺失博物館」,可能是一些書刊中見過,相中可以看到由藝術家扮演的各種可能已被選忘的人的背面,可能是日本家庭主婦、辦公室女郎、修女馴象者、巴基斯坦男性等等,或者對你是某個很普通的人,又或根本不認識或未接觸過,只是原來曾在你眼前或身邊經過,但其實他們的角色,是你有關係的,只是你不記得了,所以他們對你好像是沒有身份的人的樣。

我們究竟是誰,這只可以有一個答案的嗎?身份這東西,是天生已經有,也是後天去爭取,也有是被其他人賦予,你可以某對夫婦的仔女,或是某些人的兄弟姊姊,某(些)人的愛人,工作時你又是某個層位,再加上你出生或定居於某國家及地方所擁有的政治或民族身份,又再加上其他因為年齡、宗教、婚姻狀況、社會階級等所被賦予的角色,你問自己是誰時,有沒有想過早上中午及晚,在家及辦公室中,原來自己的身份都有不同。或者只好說是好像夏志明的「柒我」系列般,不只一個我,七個我都不止,而且疊在一起,真的如作品一樣看不清,又看不透。

廣告

不過,應該不會所有人都不時問自己是誰這問題,從香港的一邊望到大陸的一邊,從這裡到那裡,從這時到那時,香港人到中國人,從香港特別行政區看中國人民共和國,從英國殖民地到回歸祖國,你叫好像生於97年前的筆者如何訴說一個身份的轉變,難道是英國殖民地香港公民,到回歸中國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公民這般政治正確。

昨天問自己是誰,今天問自己是誰,明天問自己是誰,後天問自己是誰,日日問,時時問,但當問出一個你不想面對的答案時,你又會如何自處呢。

筆者記得,第一次被問我是誰這問題應是大學上哲學堂時,當時那個德國老師很用力的說,你不是你,我不是我之類的東西,因為他的口音太重,其實大部份的同學都可知他在說甚麼,看筆者一大埋名字及理論,包括柏拉圖、佛洛伊德、尼采等,明與不明之間,你你我我,當時最緊的是交到功課就完成學生這身份的使命。

當你知道自己是誰時,是否也知道自己要做甚麼呢?

筆者並非要說甚麼大道理,只是有時候看得多,有所感受而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