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們生活總是白忙 廖永雄的墨有五十色

2016/7/5 — 10:47

早兩天到香港視覺藝術中心,本地藝術家廖永雄(Danny Liu)的個展「墨有五十色」(Fifty Shades of INK)(展期至7月7日)剛開始。筆者記得首次正式毛其作品,是幾年前在他位於太子的工作室舉行的個展,今次展覽原來其實也先在工作室舉行,之後再移到香港視覺藝術中心舉行。

以水墨來呈現藝術家關心的城市、人、自然關係及議題,而今次展覽就特別圍繞著消費及崩離兩大主題,除了看到一些以往曾展示的作品,如畫在絹扇上的文人系列、畫在膠片上的山水系列,今次有兩件水墨裝置作品最令筆者留下印象。

廣告

第一件就是《蜂忙》,在建了眾多高樓大廈山巒右上角,有七隻小鳥被困在籠中,但籠不是畫上去的,而是一個真的鳥籠的陰影,所以牠們是被困於虛幻的籠中,而不遠處也有一幅小畫,畫中也有七隻同樣的小鳥,但畫框就正是一個鳥籠的樣式,可說是同樣被困於籠中。以鳥比喻城市人忙忙忙的生活,日忙夜忙,究竟是為了甚麼,為了糊口,為了更好的生活,為了錢財及地位,還是為了更多自以為很好的理由,終日被困於似真還假的樊籬中,有再多的金錢,或更高的地位,同樣是籠中鳥而已。筆者很喜歡很鳥籠的陰影,作為牢籠小鳥,比畫出來更有意思,因為籠本身就是虛幻的。

廣告

另一作品《消費山水》也很喜歡,一部三十年代的計數機及一卷票據,畫就是畫在那卷票據上,消費好像已成為城市發展及城市人生活的一種模式、推動力、標準等,是一種市場行為,有生產,有交易,有金錢,有制度,有消耗,你讀書是為了將來的消費能力,你工作也是為了你的消費能力,你的地位也就是你的消費能力,看你的票據也就知道你的消費能力的高低。

筆者也頗喜歡另一組《24節氣》 作品,以手機屏幕為背景的山水畫,一連二十四幅,從立春到大寒,以二十四個傳統節氣代表了一年,山水在前,四時不同,但又有多少城市人會留意,大家會用手機影相,但就是不會留意眼前山水而已。

香港人究竟何時才不用忙,做學生時忙著應付功課及考試,打工時又忙著加班,何時才不用忙,難道真的要富有如那個李生,才不用忙得不可開交。其實,不知大家有沒有想過,為甚麼我們要如此忙碌,忙到不可以好好吃飯、休息及好好生活,為了甚麼,忙的原因又是甚麼呢?難道又是因為土地供應問題,之前有朋友說,香港一切問題也是因為土地供應問題,因為地少人多,公私營樓宇供應失衡,而且炒賣也加劇種種社會及民生問題,到最後,大家就要很忙很忙的過日子。

是不是解決了土地問題,我們就真的跳出那虛幻的鳥籠,可以做隻可以自由飛翔的鳥兒呢?究竟是實際問題,還是心理因素呢?

筆者並非要說甚麼大道理,只是有時候看得多,有所感受而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