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們都存在嗎? 當如果沒有被你看見 這個地方根本不存在

2017/3/24 — 14:00

這個三天版稱之為藝術月,就因為這個月會有Art Basel、Art Central、Asia Contemporary Art Show等大型藝術博覽會的舉行,再加上其他不同畫廊及機構的大大小小展覽及活動的開幕,或許是證明了香港不是文化沙漠之餘,也說明了香港至少是藝術市場的中心,從現實的角度看,這是件開心的事。

不過,由於太多事同時期發生,也有太多展覽活動可能被迫或無奈或自然地被錯過了。早幾天到北角工作時,趁有時間就轉到油街實現時,因為記得那裡正舉行著「矚目登場」系列的展覽項目,包括徐冰的「蜻蜓之眼」(Dragonfly Eyes)、尹麗娟的「收集月光」(Collecting Moonlight)、程展緯的「擬人法的寓言練習」(Allegory Practice of Personification),以及黃慧姸的「如果沒有被你看見,這個地方根本不存在」(A Place Never Been Seen Is Not a Place)。

項目的大主題是以尋常事物為創作素材,去探索真實及虛擬的關係,好像尹麗娟的陶瓷作品放在日常生活環境中,徐冰用大量公開監控錄像剪輯而成的長片預告片等等。筆者其實是喜歡黃慧妍的「如果沒有被你看見,這個地方根本不存在」,一看名字已喜歡,好像很有哲學味道,不被人看見便不存在--不為人認識的其實是不是真的存在呢,記得好似有大學曾在堂上問我們,在我們知識範疇以外的其實是甚麼,是某種存在,還是不存在的呢,很深奧,是在筆者知識範疇以外。

廣告

走入「如果沒有被你看見,這個地方根本不存在」的展場,會發現好進入到某個電影情中的場景中,很暗,有勉強足夠的燈光讓你看到作品,好像是某個夜晚的街角或巷尾,又好像是某個夢中的景象。展場中央位置就會看到一個倒轉的街燈,但燈罩中發光的是一個細小的月亮,旁邊放了一個垃圾桶《你的內在沒有人,只有人格。》,但裡面看到的是一個燈泡的立體投影,從開著及爆炸,另外又有一個電話亭《你已經聽過生命中最重要的那句話。》,你會聽到電話響,走去拿起聽筒,會聽到一段選自Neale Donald Walsch的書《與神對話》的朗誦,而且不是事先錄製,而是有人現場讀出。此外,還有兩個電視屏幕,正播放著《你出生那天,我知道宇宙是善良的。》及《你選擇平安沒事的一邊。》錄像作品。

作品是真的.但呈現的又是虛的,對話是假的,燈泡是假的,地球是假的,飛機是假的,所有都是假的,那麼難道整個展覽都是假的,究竟是藝術家發夢時的遭遇,還是筆者在發夢時看過這展覽呢。

廣告

或者,本來這個世界都是如此虛幻的,好像有人說過,其實這個宇宙早已完結,我們只是未能感受到正在滅亡而已,一切都是時間、空間、感覺愚弄我們的把戲而已。

這麼高層次的東西,筆者不懂,就算我們是已死的人,只是不自知,而大家又繼續在這裡生活下去,又如何,生命本來就是步向死亡的啦。

喜歡這展覽名稱,心在想,如果其他人不認識我,也沒有看見我,那麼我是不是不存在的呢。我無投過票,那麼特首是不是不存在的呢。

筆者並非要說甚麼大道理,只是有時候看得多,有所感受而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