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在鴨寮街逛了一個藝術空間的清水盤

2015/8/6 — 14:18

對於深水埗,你記得甚麼?

穿梭於電腦商場的狹窄小巷,五彩繽紛的電線,一應俱全的周邊產品;行走在攤販兩排鋪開的鴨寮街,新簇簇的電子產品大平賣,夜冷雜貨一地任揀;城裡城外的人都知道,這裡是香港的秋葉原。如果離開地面,深水埗還有甚麼得意故事?

撳鐘仔上唐一樓,與南亞裔人士擦身而過,霓虹燈之下映得我一臉粉紅,文青也悄悄搬進這一區。

廣告

上周六,曾經出戰威尼斯雙年展的李傑,伙拍策展人黃子欣 (Chantal) 開設的藝術空間──「咩事」,首次對外開放。八百呎的單位,非常住宅,李傑說:「我哋無裝修過呀,只係裝咗冷氣,水晶燈都係本身就有。」他們這次邀請了本地多媒體藝術家卓思穎 (Chloe) 來暖場一番,是暖場,不是一個完整的展覽。空間完全開放,讓藝術家隨心隨意隨喜在這裡創作。「嚴格唔算一個展,」李傑續說,「藝術家想做乜、做到咩狀態都可以。有要求講規格嘅 space 太多,我哋唔想都係咁,想唔同啲。」

廣告

心水清的朋友,可能會記得,一條鴨寮街,出現兩個卓思穎──百呎公園同期展出同一名藝術家的作品,李傑笑言:「我哋無夾過,真係咁啱。一個街頭,一個街中間,都係 Chloe,咁都幾好。」他解釋,百呎公園的展覽較為完整,「所以我們這裡也特別想 free style 一啲,俾佢想做乜就乜。」

拾級而上「咩事」,樓梯牆邊已經有投映錄像,打開門進入單位,第一個反應──「咩事」。沒有 reception,也沒有 poster,根本就是一個「藝術空間清水盤」。完成裝修的住宅,家具也沒有多少。好些房間都是空著的,只有一個有兩件裝置,都是與浴室相關。在窗花前看著漱口盅和牙刷轉動,即使異於平常,也離不開一種屋企的感覺。又如飯廳,電視機就放在地下,「迄高腳」的足部錄像迴旋播放;旁邊有枱有書,李傑說他們要在這裡做一個圖書館:「展覽好快睇完,有書睇啲人會留得耐啲。」負責人首先會在這裡放書,之後也會邀請每一名參展的藝術家留下書本,「書單是一樣好特別的東西,希望可以在這裡做一個有趣的小型圖書館。」

唔知咩事,行了一轉,我覺得與其話這是一次「她和她自己」的實驗計劃,不如說是一次藝術示範單位開放日。咩事未正式開,有作品也不是正式展,一切在非正式的語境下展開,空間本身反而成為主角。偌大的客廳,只有無從判斷藝術品與否的風扇,和疏疏落落的遊人。重燃好奇,還是發現藝術,再多形容詞都似乎要將這個地方的純粹污染。畢竟,這裡只是一個唐樓單位,剛好有一個藝術家稍作停駐,用裝置留下了一些生活痕跡。完。而你,所看到的既不是展覽,亦未必有參與實驗的感覺,但起碼你會記得,今日在深水埗逛過一個八百呎的樓盤單位。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