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是曬鹽的,所以我只曬鹽 - 專訪 The Salt Yard 創辦人

2015/3/3 — 11:24

The Salt Yard 三名創辦人(左起:Gary、阿烈、Dustin)

The Salt Yard 三名創辦人(左起:Gary、阿烈、Dustin)

宋朝時,觀塘有一個官方鹽場,注滿海水的鹽場貌似池塘,因此這區被名為「官塘」。今時今日,觀塘依然有「鹽場」,不過已沒有真的鹽,只有照片。

The Salt Yard 是觀塘工廈區內的一所非商業畫廊,專辦攝影展覽。由 2013 年開始至今,已舉辦超過十個攝影展覽,大部分作品都是來自世界各地的攝影師。
走進 The Salt Yard,兩旁牆壁正懸掛攝影作品,展廳中間是幾排整齊的學生枱櫈,上面排滿了書,給人一種親切感。正在舉行的是創辦人之一,Dustin 的展覽《某座二期》。

畫廊盡頭幕門拉開便是工作室。雖說不上偌大空曠,但相比下,工作室看上去算是擠逼。另外兩個創辦人 Gary 同阿烈合辦的攝影工作室 Common Studio,也是在這裡運作。

廣告

在 The Salt Yard 成立之前,所有空間也是 Common Studio 工作室,阿烈回想:「有日撞返 Dustin,去咗茶餐廳傾計,話不如搞啲嘢啦,做個關於城市嘅 Studio,反正我哋有個地方。大家都話好呀好呀、搞呀搞呀,就咁開始咗 The Salt Yard 呢個 Project。」

Dustin 是阿烈以前做攝影記者時的前輩。阿烈跟 Gary 則是相識二十多年的朋友。三人都是在觀塘區長大,出於情懷,他們都覺得在這地區搞畫廊最適合不過,亦因而把畫廊改名 The Salt Yard。

廣告

不過使三人聚頭,經營這非商業畫廊,則是源於一致的信念。

 

特立獨行

作為攝影師,Dustin 坦言對攝影圈的階級文化感到厭惡。小圈子內,「來來去去都係同一班人」,展覽空間亦只是藝術家發表作品的平台,整個攝影界缺乏健康的生態環境。一路以來的觀察與感受,造就他對 The Salt Yard 的取態。

「攝影本身喺香港藝術圈嘅邊緣,而我哋在香港攝影圈之中又處於邊緣,所以 The Salt Yard 其實喺一個邊緣嘅邊緣。但我哋唔會諗去跟主流嘅做法。比如一攞資助,件事嘅心態就會好唔同,會有好多因循,反而無咗生命力。」Dustin 說。

全自資,不申請任何資助,亦拒絕搞 Café 之類的合作建議,只因三人都相信特立獨行的重要性。Gary 稱拒絕加入其他元素,是不想觀眾分心於其他事情而忽略作品本身,阿烈補充:「香港搞啲嘢都好商場式,有得食有得玩有 Kinder 出奇蛋。咁我哋唔係出奇蛋。」Dustin 亦說,即使如 Kubrick 般出名,所謂搞展覽亦不過係掛畫,觀眾根本難以在別人餐桌間觀賞作品。

成立 The Salt Yard 之前幾個月,Dustin 就到了空間與香港同樣珍貴的日本取經。旅途中曾到了一個畫廊,大概只有 200 呎,當中一半是黑房,餘下的地方就是攝影師的工作枱,枱後面的牆就是展出作品的地方。「我去睇嘅時候,佢就坐咗喺到,大家面面相覷,之後佢又拎啲作品出嚟俾我睇,大家好 close。」Dustin 續說雖然大家言語不通,但可以透過作品連接,感覺更親密。

「唔一定 SOHO、JCCAC 咁一個 hub 嘅形式出,可能畫廊地方偏啲,行到癲搵餐懵都得。」Dustin說取經後,更強化了他原有的一些想法。

三人坦言在 The Salt Yard 開始時沒有甚麼規劃,亦拒絕遵循一些固有系統,阿烈說:「因為呢件事係好跟我哋個心去行。獨立性要好人性化,咁先形成果陣味。」

「我成日都講,如果諗到十足,就唔做㗎喇。」Dustin 說。

(圖:The Salt Yard facebook)

(圖:The Salt Yard facebook)

 

實驗結束

「The Salt Yard 由開始到完結一共兩年三個月,叫做達標,因為當初都只係預咗做兩年。」Dustin說。問到觀塘工廈的租金不停上升可是主因?阿烈解釋:「我哋唔係用商業模式去行,所以唔可以話因為個租金點、投資點、成本利益幾多,而去決定個運作。」

「由第一日開始已知租金唔平,亦知 The Salt Yard 唔會長久搞落去,始終預計唔到營收狀況係點,我哋都無好主動去搵收入,純粹係想俾個空間觀眾去感受。」Dustin 說。

The Salt Yard 主要經費除了來自三人注資,就是賣攝影書,「賣書都係最後一分鐘先諗出嚟,因為見咁大個地方未用盡,就諗不如搵啲書返嚟。一路以嚟都係見步行步,我哋無講話有一個好大嘅 mission 要去追逐,唔想花太多時間去做呢啲嘢。」Dustin說。

日常賣書的銷情一般,反而不少有心人會一次過購入大量書籍。「之前有對內地嚟嘅攝影師夫婦,我哋未開門佢哋已經企喺門口等,話專登嚟買書。」Gary 憶述。「我哋嘅書都被稱為獨立 publication,主流書店無得賣㗎。」阿烈笑說。

展覽空間結束後,網上書店依然會繼續運作。三人直言對 The Salt Yard 一路以來的發展甚少計算,每件在這空間發生的事都是出乎意料,都是難能可貴。

 

連結觀眾

一個展覽空間,任何觀眾都可能出現。三人希望作品可以接觸到更多攝影圈外的觀眾。「有時作品同觀眾嘅聯繫都幾 surprise 到我,好記得上年日本 311 事件之後,我地搞咗《當濱百合繁花時》。藝術家係日本攝影師田代一倫。佢影咗好多日本東北嘅人像,每張相 quote 返佢哋(攝影師和相中人)嘅對話。有日有個阿伯嚟到,睇咗好耐,拎住部傻瓜機逐張逐張影咗幾個鐘頭。我覺得奇怪,就同佢傾兩句,原來佢個女就係嫁咗去日本福島果邊。雖然安全,但始終佢唔放心㗎嘛。」Dustin 說伯伯看到九十多個人像和對話,就好似去到日本福島探望女兒。「原來作品,可以安撫一個人到咁嘅地步。」

Dustin 續說:「當初我哋睇田代嘅相,發現佢唔係咁執著藝術性,表現手法唔會咁 refine,只係純粹展現一個經驗。呢啲嘢令我覺得,搞展覽係有意思。」
旨在重質,不在重量,每個觀眾都不可輕視,Dustin 說,衡量展覽做得好唔好,要看能否令作品連繫觀眾。因此他們每次都會花不少時間去構思如何展示作品、翻譯和解釋作品背後的故事,「希望多啲唔係 museum-goer、gallery-goer 嘅人會嚟睇展覽,唔好嚟嚟去去都同一班人。我哋唔係搞菁英主義。」

Dustin 坦言,他也曾經有過一時忽略,而輕視到訪的觀眾,「有次,有個屯門嚟嘅太太,睇我哋第一個展覽《俄國仕女圖》,佢睇完我同佢講笑,話可以去 APM 行下。點知佢話係專登過嚟睇展覽,睇完就即刻返屯門。」一臉嚴肅的屯門太太讓 Dustin 更深刻感受到,作品對每個觀眾的價值,及令他們從中帶走甚麼,也是沒法預料的。

 

啟迪者

如今 The Salt Yard 臨近完結,回望過去兩年,可有達到當初訂下的目標?

三人卻表示當初並沒故意訂甚麼目標。The Salt Yard 並不是為了要達成甚麼而成立,更像是實踐三人想法的空間。理念並不是因這空間成立而來,也不會因空間結束而走。

訪問中 Dustin 不時提到培養會看展覽、會欣賞作品的觀眾,對整個藝術生態的發展很重要。The Salt Yard 亦建基於這理念發展。

Dustin 自稱受害者,皆因作為攝影師,他在香港找不到可啟迪他的人事物,又稱不少讀完藝術、攝影的學生畢業後感到困惑,也是因為缺乏模範對象,對照自己做的事是否有價值。

「舉個例,一個好出名嘅指揮家,寫《西城故事》嘅 Leonard Bernstein。佢嘅指揮、作曲未必人人鐘意,好多時俾人話離經叛道,但佢好肯定係一個 very inspiring  嘅人,由佢開始做 conductor,已經喺電視有節目教人聽音樂。好多人話,細個喺鄉下接觸唔到藝術,但就係自細聽 Leonard Bernstein,大個先識去欣賞音樂。而香港就係無人 inspire 大家去欣賞作品。」

Dustin 搞 The Salt Yard 的時候,感受就更深。「唔使話個個都要做攝影家。如果我哋做好多嘢,最後係希望你做個攝影家,咁觀眾邊到嚟?」

「老實講,搞咁嘅地方本身都唔討好。因為睇 Print 嘅文化而家都消失緊。大家唔覺得要親身去畫廊睇 Print。對大眾嚟講,你 WhatsApp 俾我,睇咗咪算囉,山長水遠嚟睇十幾張相?上網隨時幾百張任睇啦。我哋仲堅持呢種 old craft 係幾傻,但就係想 indicate 返睇展覽嘅價值。」

 

江湖人江湖事

世界並未因一所鹽田就完全改善。The Salt Yard 對香港藝術生態影響何在,有待時日展現,「曬鹽係一種慢慢沉澱嘅過程,當中需要太陽、海水、時間,最初用 The Salt Yard 為名,就係想慢慢睇下會有咩出到嚟。」Dustin 說。

「結束就當然有唔捨得,但生活就係一浪接一浪,The Salt Yard 對我哋自己同觀眾都係一個過程、一個體驗。喺到醞釀到嘅嘢,俾到大家養份。之後會發生乜嘢唔需要去揣測。有時結束都係一件好事,責任上係一種解脫。」阿烈說。

「我會覺得有少少唔抵,唔係話對我哋自己唔抵,而係無咗個地方去展出作品,去發生溝通、聯繫唔抵。一個咁簡樸嘅地方,做啲咁簡樸嘅事,而家無咗。」Gary說。「但件事會一直喺我哋三個人心裡面,老咗都會講返俾個孫聽,(Dustin:你已經諗到個孫喇?)The Salt Yard 件事仲喺到,我唔會覺得係完咗。」
「Dustin 講咗一個字令我好放心,Shelve。即係擱置住先,無話完咗,唔再搞喇,就好似曬鹽咁,當又有養份、水、陽光,可能又出返嚟。」Gary 說。
阿烈笑說:「我覺得大家講嘅時候好江湖呀件事。我哋江湖味好重,咁江湖就係有聚有散。」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