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的超豪男友》新版紅樓夢?

2018/8/24 — 9:40

《我的超豪男友 (Crazy Rich Asians) 》劇照

《我的超豪男友 (Crazy Rich Asians) 》劇照

這是近四分一世紀以來,首部全由亞裔演出的荷里活片,在美國旗開得勝,登上票房榜首。上一部是王穎導演 1993 年的《喜福會》,改編譚恩美小說,描述三藩市四個經常一起打麻將的華人媽媽,以及她們的女兒,在代溝、文化差異中的親情與愛情,這部喜劇成本一千萬美元,收入三千多萬,相當賣座。現在《我的超豪男友》成本三千萬美元,開畫首周票房已經超過。

《我的超豪男友 (Crazy Rich Asians) 》改編關凱文 (Kevin Kwan) 的英文同名暢銷小說,原名《亞洲瘋狂富豪》,顯出風水輪流轉,現在亞洲富人越來越多,金碧輝煌,窮奢極侈,反而嘲笑美國多了窮人。其實題名改為「瘋狂有錢的華人」更貼切,因為片中人物全是華裔,包括劇情中心的新加坡超級富貴家族,祖先從中國跑到南洋發達,他們和香港、台灣、上海、北京的富豪同種同源,都屬「炎黃子孫」。

此片英語對白,偶有國語、粵語和閩語。配樂用上連串中文舊歌,特別多國語時代曲,例如《何日君再來》。亦有粵語歌和一首英文歌。

廣告

女主角吳恬敏 (Constance Wu) 飾演美國經濟學教授朱麗秋 (Rachel Chu) ,與英俊男友楊力一起前往新加坡,才知道情郎原來是新加坡首席豪門望族楊家的繼承人,非常富裕,不單是鑽石王老五,還堪稱超級白馬王子。收入有限的美國女教授立刻變為灰姑娘,初入皇宮式豪門見家長,嚇得呆了,面對楊家大批高竇炫耀的親友,更被評頭品足當作「掘金」賤人,非常難堪。

此片把新加坡拍得像富貴天堂,單是朱麗秋舊女同學的家庭,奢華程度便很離譜,但比起楊家只是小兒科。原著者關凱文和導演朱浩偉大概知道《紅樓夢》,片中楊家就等於《紅樓夢》的大觀園現代版,亨利高定 (Henry Golding) 演大少爺楊力是新世紀賈寶玉,楊紫瓊演他媽媽,盧燕演家族最尊長的祖母,等於《紅樓夢》的太夫人賈母。至於女主角朱麗秋,當然就是來自窮家的林黛玉。

廣告

美國華裔導演朱浩偉 (Jon M. Chu) 拍過《非常盜 2》,加入周杰倫和澳門背景,增添了中華元素,今次更把亞洲富裕社會搞得很誇張,潤綽情景簡直超現實,好像全無窮人,我們知道實際上絕非這樣。現在無疑湧現到處驚人揮霍的華人豪客,但窮苦人家更多,別說中國大陸了,香港、台灣及東南亞的華人也貧富懸殊。

劇情又強調豪門富族很注重中國傳統,必須孝順長輩,家庭至上,反對西方的個人自由主義。那是《紅樓夢》以至《家春秋》時代的情況,今日華人世界經歷了翻天覆地的百年劇變,大反儒家傳統,普遍西化了。何況大陸以外的華人,很多入了外籍,不再認同是中國人。此片誇張炮製,顯然為了迎合西方口味,乘機搞出華洋「文明衝突」和新舊世代的矛盾,加強戲劇性。

妙在另一方面,此片及原著小說亦抓住西方對中國崛起、華人在世界各地財大氣粗的關注。同時反映了一種有諷刺性的實況,就是儘管海外華裔不再是中國人,台灣和香港亦有不少人要和中國脫離關係,然而在西方人眼中,他們仍是 Chinese 。

此外,新加坡雖然不是華人國家,很注重各族平等,然而家長式保守管治可以說接近儒家,長期由李光耀父子一家執政,遠遠不及台灣和香港自由開放。因此,片中楊家的大家長傳統,有些新加坡特色。不過,新加坡不崇尚浮華奢侈,片中美食也只是大牌檔,至於賣弄窮奢極侈,那是影射大陸暴發戶作風,不是新加坡實況。此片又拍攝楊家的家傳包餃子,那是中國北方習俗,看來也非主要來自廣東、福建的東南亞華人傳統。

說回《我的超豪男友》,仿似《紅樓夢》的廿一世紀英語喜劇版,新加坡楊家就像賈家至尊老祖母,寵愛賈寶玉,女主角則像林黛玉加劉姥姥。雖然沒有薜寶釵和王熙鳳,但楊家不少女角像她倆,亦有爛滾的男性敗類,也有入贅「駙馬」與「公主」婚姻破裂,弄出不少宮闈劇式豪門恩怨。可算戲劇性豐富,眾多亞裔男女演員亦生動多采。

男主角亨利高定並非華人,他是英國父親與馬來西亞土著母親的混血兒,俊健爽朗,形象甚佳。女主角吳恬敏不是大美女,好在表情自然細緻,惹人好感。很老牌的盧燕仍然穩健,楊紫瓊照例好戲,由序幕少婦時代在英國頑抗種族歧視,到後來成為嚴母,與準媳婦鬥法,是片中性格最複雜的一個,始終保持「楊門女將」台型。

整體來說,此片很誇張賣弄,好在全無冷場,亦證明亞洲人,尤其是華人越來越受國際重視。至於豪門大家長反對男女主角的婚姻,當然牽強搞戲,女主角身為有才有貌的美國教授,華人富家怎會歧視她呢?相信就連很注重門當戶對、傳統習俗的印度豪門,也會歡迎她嫁來,不會拆散恩愛鴛鴦!總之看戲還看戲,湊湊熱閙,不可信以為真。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