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美麗的死亡】用貝殼做雕塑逾十年 加拿大藝術家重金屬中毒

2019/1/23 — 13:02

 Gillian Genser (圖右)

Gillian Genser (圖右)

藝術家為創作可以去到幾盡?用十幾年時間去做一份作品已不足奇,加拿大一名藝術家 Gillian Genser 更付出了自己的健康和生命。

去年 11 月底, Gillian Genser 在雜誌《Toronto Life》 首度公開自己一步步邁向死亡的創作經歷後,遂引起外媒關注。 根據 BBC 報道, 加拿大藝術家 Gillian Genser 付出了 15 年時間,用藍貽貝(即藍青口)貝殼製作雕塑作品「亞當」。 但在創作「亞當」的過程中,她的身體每況越下,陸續出現頭痛、焦慮、癡呆症等症狀,最後於 2015 年被醫生確診為嚴重重金屬中毒。其致病原因是 Genser 在打磨貝殼的過程中,吸入過多原本依附於貝殼上的工業金屬有毒物質。Genser 在精心雕塑「亞當」這上帝創造的第一個男人時,她的生命也正慢慢消亡。因此,「亞當」還有另一個名字——「我美麗的死亡」。

Genser 住在加拿大多倫多,她從 1991 年開始利用天然材料創作雕塑藝術,像是 1998 年她就用蛋殼作了猶太教傳說裡世界上的第一個女性Lilith 。而她常用的材料包括貝殼、珊瑚、乾枯的植物、合法獲取的動物遺骨等。 這次,Genser 決定選用藍貽貝為「亞當」的主材料。這些藍貽貝原自加拿大的大西洋沿岸,她每次從多倫多的中國城商店成批買來後,都會篩選出形狀最符合作品的貝殼。這 15 年間,她便日復一日地每天花費 12 個小時逐一打磨貝殼,再將它們組合在一起,完成「亞當」。 

廣告

Genser 認為藍貽貝的貝殼花紋能夠完美呈現出「亞當」的肌肉紋理,更語帶雙關:「mussels formed his muscles」。至於「亞當」的內臟,她則用了不同種類的貝殼,希望表達人類與生態系統的共生關係,並呼應德國生物學家 Ernest Haeckel 提出的「胚胎重演律(Ontogeny recapitulates phylogeny)」。

亞當 

亞當

廣告

Lilith

Lilith

從健康響起警報到確診重金屬中毒

當 Genser 專注於創作時,她的健康卻響起了警報。開始製作「亞當」幾個月後,她開始感到焦慮不安,經常出現頭疼、嘔吐等症狀。她更因此向各科醫學專家求診,她憶述:「當他們問我,有沒有接觸過有毒物質,我總是回答說,沒有啊,我使用的都是天然材料。」後來,Genser 的身體狀況越來越差,常常感到肌肉痠痛,甚至手抽筋。當時,早已察覺到自己健康不對勁的 Genser 只是希望「能在死前完成這件雕塑作品」。 

當最後作品快結束時,Genser 出現了所有嚴重癡呆症的症狀。她說:「我無法進行思考,空間感產生問題,想不出如何旋轉東西,或不知道把東西放在哪裡。我常常把東西反著放,或放顛倒,總是很氣憤,焦慮,感覺無望,甚至想到自殺。」最嚴重的時候,她會在街上漫無目的地徘徊、自言言語、叫嚷。

然而,某天 Genser 發現自己的病因可能與「骨頭和貝殼會從它們棲息的自然環境中積累毒素」有關。於是,Genser 再到醫院檢查,並在體內驗出了砒霜、鉛等重金屬,確診為嚴重重金屬中毒。至於中毒元兇,就是在雕塑「亞當」的過程中,吸入研磨貝殼時所散發的有毒粉塵。由於貽貝從它們棲息的海水中吸聚了工業金屬元素,積累受污染海水中的有毒物質,而當 Genser 打磨貝殼過程中散發出大量有毒物質,並被她吸入體內。

Genser 創作「亞當」的目的是想反映人類與自然的扭曲關係,當讓人感到諷刺、無奈的是:「我身體經歷的痛苦,也正是我們的地球正在經受著的被毒害的苦難。」

Genser

Genser

無懼疾病 堅持創作

雖然 Genser 造成神經系統受損、聽力嚴重受損以及永久性腦力衰竭,但 Genser 始終堅持完成作品。她認為,若中途放棄「亞當」,就等於白白犧牲了自己。確診後,她仍然在一個透明的塑膠箱中慢慢打磨貝殼,讓粉塵不再溢散,最終在 2015 年完成「亞當」。她強調自己不僅為疾病感到痛苦,也為今天的地球狀況而傷心。

但 Genser 並沒有因付出了健康而怨恨創作,她說:「不過我也為我的「亞當」感到滿意,它是如此美好。我從這裏看到希望,所以我稱其為『我美麗的死亡』。」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