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要結婚了 之《大龍鳳》劇評

2015/9/8 — 16:00

《大龍鳳》劇照
(圖片來源:中英劇團 facebook)

《大龍鳳》劇照
(圖片來源:中英劇團 facebook)

【文:陳一丁】

在執筆的這一刻,距離我步入人生神聖的婚姻殿堂,還有一個月整。等等,為甚麼婚姻一定得是「神聖」的。為甚麼祂必須像電腦程序運行的一樣,絲毫不能出錯?「大龍鳳」禁止上演,其實說到底,是因為我們把「婚姻」看得太重了,重得足以用祂來「報復/摧毀」一個人/兩個人/三個人/一群人。

談「婚姻」之前,我們先談「戀愛」。雖然不是刻意把「戀愛」跟神聖的「婚姻」分割開來,而是的確聽了太多關於,「婚後『愛情』升華為『親情』」之類的言論。的確,很多婚前我們不敢/不想在愛人面前,甚至背後做的事情,婚後就一件件地肆無忌憚地做了,因為兩個人太「親」了,「親」得以為各自都不會離開對方。

廣告

新一代的「戀愛」,不知道從甚麼時候開始,可以用來證明自己有「愛的能力」,有「被愛的魅力」,有如劇中女主角萬佳宜,必須在眾目睽睽之下,大秀恩愛,親吻十秒一般,彷彿少了一秒都怕傷了自己的魅力,而親吻的對方是不是未婚夫 Michael,其實在當下那一刻,重要嗎?她享受的,不過是自己的魅力。

新一代的年輕人,為了儘早脫離「單身狗」(內地近來新興的網絡用語……之一)行列,儘管人生路途風塵僕僕,但是「死了都要愛」。雖然我也不明白「狗」有甚麼不好。顯然「單身」已經是貶義詞了。單身證明「這個人有問題」,所以那個本來要看多幾場電影,聊多幾次天才能確立戀愛關係的年代,已經逐漸消失。少年讀書時期的「曖昧」,已經被長大後的「性愛」所取代,以前還有「生米煮成熟飯」一說,現在都習慣了吃外賣,連生米都還沒見過,熟飯早已下肚。初次見面之後,把對方那些自己沒有的「特點」,無限擴大再無限填充成「優點」,然後就上床了,一不小心就成「第三者」了。

廣告

戀愛了,上岸了,安全了。然後開始為「兩個人/自己的未來」而奮鬥。上班,「壓力大」,下班,「別吵我」。開開心心地戀愛有甚麼不好。我要去「拼搏」了,你在某個地方等我。萬佳宜以空姐為職,一飛便是倫敦此類的長途線路,長年累月,又豈能確保未婚夫 Michael 不出軌呢?即便她不是空姐,又豈能確保未婚夫不出軌呢?

接下來是求婚。因為你有了一定的積蓄,有了一定的年齡,身邊的人也湊合,「比上不足比下有餘」。求婚了吧,然後下一秒就發上臉書了吧,「我(被)求婚了」,馬上就有成千上萬個 like 和回應。

問:    「你是怎麼(被)求的?」

答:    「晚上上床之後關了燈,我(他)跟他(我)說我們結婚吧」

回覆:  「這麼沒創意?」

問:    「你是怎麼(被)求的?」

答:    「我(他)租了某棟大廈的玻璃外牆,用 LED 燈寫『XXX,我們結婚吧』」
          「我租了氫氣球,掛上橫幅寫『XXX,我們結婚吧』」
          「我租了小型飛機,在天空寫出字母雲『XXX,我們結婚吧』」

回覆:  「哇,你(他)好浪漫啊」

我再回覆:「哇,你(他)完全就是消費主義下的『二世祖』啊。」
                「哇,有人在意(被)求婚的人當下是開心的嗎?」

從來沒有聽人問過,「求婚的時候,你們開心嗎?」。劇中也無獨有偶地提到了前陣子沸沸揚揚的「40 萬求婚」。原來,人的情感比起「浪漫」、「豪華」,廉價得很!一群被荷里活電影洗腦的人,還以為很有「創意」,那些橋段不過都是老早前人家「演」過的。以前用易拉環求婚的電影情節,現在再「上演」估計會被拒絕了吧。愛情,也有標價。

當然,我這樣的言論或許跟那些 「40 萬求婚」的人的行為一樣,有些偏激,說到底,人家就是有錢,人家就是願意花錢,人家就是喜歡「求完婚再求婚」,那是他們的事。

好了,接下來是結婚了,「婚姻」無疑是一個史上最「洗腦」卻又最受大眾歡迎,並且人人願意用生命去追求的制度。「無論是疾病或健康、貧窮或富裕、美貌或失色、順利或失意」,都要結了這個婚。在這個「反制度」的社會,竟然沒有人反「婚姻」,倒是越來越多人出來「撐婚姻」(特指同性婚姻)。不是人人要「民主」要「自由」?何故樂意讓政府束縛你的「自由」和「人生樂趣」。政府必定是保護婚姻制度的,越多人結婚越好,每個人都結合自己的家庭,兩夫妻便會為了遵守「諾言」,而努力去維持婚姻的穩定,每個家庭都穩定了,社會也就穩定了。畢竟我們的老婆(老公)不會希望我們每晚都去政府總部外面靜坐。他們會擔心我們的安危,會擔心我們是否去了「不該去的地方」。其實他們不知道,外遇對象的競爭對手是道德/法律,而不是家裡等著我們回去的他們。我們不會去「不該去的地方」,是因為受婚姻法限制,受道德監視。

結婚,在劇中更是用來「宣誓主權」的一種工具,跟原始時期畫圈為地一樣,跟小狗到處撒尿一樣,從此「他就是我的了」,所以好朋友兼第三者的 Linda 註定是伴娘,婚禮必須進行,因為「對不起,我的尿撒得比你早」。必須在婚禮上甩了未婚夫,因為「這塊爛地我放棄了,讓給你吧,加上你,就是『垃圾堆填區』了」。

結婚只是一小步,可能是頭腦發熱的一個決定。但是家庭,卻是一輩子的經營。有了孩子,那更是生世的無限良性/惡性循環,或許應該如萬佳成所說,「唔好生啊,累咗下一代架」。我們的婚姻,充斥了父母的期望,他們期望你的婚姻有誰誰誰出席,誰誰誰不能出席。他們期望男方的禮金越多越好,他們期望一切照習俗進行,聘禮的椰子不能拿去拜山,因為不吉利。上一代人總是有太多的「雙重標準」,自己可以做第三者,但女兒的婚姻不允許有第三者出現,所以我們這一代沿襲了做人的「雙重標準」。雖然他們時常荒謬,可是點滴都是愛。劇末一句,「我哋好耐冇一家人坐低傾計啦」,我一下濕了眼眶。為甚麼我們總要等到家裡出了大事,才可以一家人齊齊整整地坐下來說話?

作為一個編劇(愛好者),最後來說編劇的鋪排。如果是我,我不會讓結局(萬佳宜在婚禮上曝光未婚夫的床照)在一開始的 YouTube 短片裡面公開。因為那個「萬佳宜究竟會怎麼處理這張照片」的懸念就沒有了,她或許會選擇逃婚,成全了未婚夫 Michael 和好姊妹 Linda。觀眾本來可以被帶到劇末才知曉,萬佳宜選擇「寧為玉碎,不作瓦全」。這樣或許就不會看完開場的短片後,萬佳宜已經被定位為「曝光未婚夫的床照」的「狠角色」。譬如開頭可以只是新娘一家人離開婚宴,有賓客用手機錄下影片,眾多賓客在後面追趕,然後新娘父親萬忠仁可以說「我哋快啲返屋企執嘢…」(因為最後他們說要去荷蘭)。然後展開故事。以上純屬一個對「第三者」懷抱「成全」態度的編劇一廂情願的個人意見。

當然,在這一個,用一天公眾假期扭曲一段歷史的年代,用一張床照摧毀一段婚姻,其實,不足為過。

備註,「大龍鳳」是一個廣東俚語,怕說普通話的同胞會有些不解,特意用「百度」搜索了該詞語的含義,有人解釋為「一大群人一起合謀編故事,說謊話,有人裝好人,有人裝壞人合演一場戲去騙人,得到別人的同情之類的。」(出處 http://zhidao.baidu.com/question/203406724.html),說了這麼多,簡而言之,「大龍鳳」就是「紀念中國人民抗日戰爭暨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 70 周年閱兵式」。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