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戲台上的浮華原欲 羅特列克與巴黎

2015/2/13 — 13:22

Divan Japonais, 1893 Lithograph composition: 31 15/16 x 23 3/4" (81.2 x 60.3 cm); sheet: 31 15/16 x 24 1/2" (81.2 x 62.2 cm) The Museum of Modern Art, New York. Abby Aldrich Rockefeller Fund

Divan Japonais, 1893 Lithograph composition: 31 15/16 x 23 3/4" (81.2 x 60.3 cm); sheet: 31 15/16 x 24 1/2" (81.2 x 62.2 cm) The Museum of Modern Art, New York. Abby Aldrich Rockefeller Fund

空氣裡散發著沈迷的氣味,新時代塑造的新紳士,正躺在沙發上豐滿女人的腿上撒嬌嬉戲,另一桌,一位倒在吧台桌前昏睡的酗酒男子。虛幻搭建起來的紙醉金迷,令人炫目也令人迷惑,金錢能交換欲望,金錢能奉上最高級又下品歡愉的人生樂子。這些笙歌達旦底下的真假情感,交錯著高級廉價、苦命辛酸、醜陋凡惡的修辭滿溢夜晚,法國藝術家羅特列克 (Henri de Toulouse-Lautrec, 1864–1901) 正眯起眼睛,快速地撇動畫筆:「啊!人生,真實的人生!」,在他看來,這些醜陋的下流並不比學院派或上品社會的假道學更低俗,相反地,從低級到高級,七宗九罪與世間情誼之百態,這裡才有最赤裸直接的人類欲望與感知。

舞廳、馬戲團、劇場、咖啡廳、酒吧、妓院,這是羅特列克生活日常經常出入的地方。對於娛樂場所中的諸種百態,他沒有抱持讚頌或批判的姿態,而僅僅只是生活、來往、交織與創作。場景中,有穿著黑色晚禮服、黑色禮帽的新興中產階級,工業革命帶來的全新的消費社會,巴黎美好年代與新的生活形態崛起,讓於十九世紀的歐洲繪畫發生許多革命性變化,新古典主義、自然主義、寫實主義之後,印象派、新印象派、後印象派、象徵主義、新藝術運動、現代主義的萌發,錯綜複雜也令人目不暇給。羅特列克透過他著名的海報、版畫、雜誌期刊的插圖,把十九世紀末的前衛語言帶入大眾消費的文化。

 

廣告

石版畫與浮世繪

藝術流派之外,1789 年被發明的石板畫印刷術(lithography)是 19 世紀巴黎新聞、雜誌、廣告生產的重要傳播技術。羅特列克一接觸石版畫,便著迷它的繪畫性與粗獷卻細膩的效果,並自 1891 年開始為迷人的夜總會社交圈設計海報。雖其創作期只有十年,卻從第一張貼上街頭的作品開始便驚豔巴黎夜市民。夾雜生活面向的舞台場景,燈紅酒綠卻又露出憂鬱沉悶的表情,顯露舞台上下情緒反差的微妙。映照著描繪對象身上體現的人生價值,人物們姿態精巧,又自傲又自我嘲弄、又冷漠又引誘,畫面聰穎地並存著諷刺與優雅,帶有曖昧意識的寓意,吸引芸芸的眾生目光。

廣告

Jane Avril, 1893
Lithograph
composition: 48 13/16 x 34 15/16" (124 x 88.8 cm), sheet: 49 5/8 x 36 1/8" (126 x 91.8 cm)
The Museum of Modern Art, New York. Gift of A. Conger Goodyear

Jane Avril, 1893
Lithograph
composition: 48 13/16 x 34 15/16" (124 x 88.8 cm), sheet: 49 5/8 x 36 1/8" (126 x 91.8 cm)
The Museum of Modern Art, New York. Gift of A. Conger Goodyear

羅特列克大膽捨棄西方傳統繪畫的透視法,忽略構成立體感的陰影,而結合遠近對比的斜角式截腳構圖、明亮濃豔的色彩、平面平塗之色塊、流利粗獷的曲線、強調輪廓墨線,創造出直接性的奇幻空間。承接後印象派與日本浮世繪木版畫的視覺語言,在人物構成上,羅特列克的作品反映了浮世繪那誇張肢體、充滿戲劇張力甚至接近醜化的臉部表現,呈現帶有異國情調的新感覺設計。無論他作的是廣告、傳單、或知名舞團的宣傳文件,都遠遠超出當時宣傳海報的發展水平。羅特列克作品的普遍性兼具藝術效果的強勁魅力,造成十九世紀末巴黎廣告視覺的巨大的變革。同時,他也將法國石版畫,帶到復興發展的高點,成為該媒材的首位代表性藝術家。

 

MOMA 首度專題展

在將近三十年的收藏與研究,紐約現代美術館(Museum of Modern Art)於 2014 年 7 月 26 日到 2015 年 3 月 22 日展出羅特列克的專題展「羅特列克的巴黎:石版畫與海報」。近兩百件的版畫與海報,呈現羅特列克石版畫的實驗與成就。展覽以五個題目梳理羅特列克短短數十年的職業生涯:一、咖啡館與舞廳,記錄下法國的紅磨坊與夜生活文化。二、舞台人物的藝術繆思,那些演員、歌手、舞者與表演者,包含與羅特列克交往極深的珍‧阿芙麗兒 (Jane Avril)、夏烏考 (Cha-u-kao)。三、透過藝術家的纖細感知,描繪性工作女人的日常,包含代表作《她們》系列。四、探究羅特列克的藝文社交網絡以其角色。五、法國首都的享樂,回溯當時巴黎時尚的生活情狀。百件以上全盛時期的作品與相關文獻,核心著眼於十九世紀末的巴黎文化思潮 (fin-de-siècle Paris)、高雅與低俗、舞台上與舞台下、享樂與工作,探尋美好時代在政治、生活、消費、娛樂方面的各種價值觀。

 

反主流精英的民粹意趣

即使出身貴族,羅特列克仍寧願拋棄知識份子的高尚社群,讓自己處在階層交際的界面之上。帶著憤世嫉俗的激情,流連在充滿醜聞軼事、浮雲享樂、飄渺瞬逝卻真實有趣的海海人生。創作與生活形態呈現一種反精英、擁抱民粹人群的特質,也許來自他對願意接納自己侏儒身形的社群,有著情感性的認同,也許也是他對自身高貴血統繼承人身份的反叛。

Divan Japonais, 1893 Lithograph composition: 31 15/16 x 23 3/4" (81.2 x 60.3 cm); sheet: 31 15/16 x 24 1/2" (81.2 x 62.2 cm) The Museum of Modern Art, New York. Abby Aldrich Rockefeller Fund

Divan Japonais, 1893 Lithograph composition: 31 15/16 x 23 3/4" (81.2 x 60.3 cm); sheet: 31 15/16 x 24 1/2" (81.2 x 62.2 cm) The Museum of Modern Art, New York. Abby Aldrich Rockefeller Fund

他將所有藝術生涯投注關心在那些像他一樣,在主流價值觀之外以生存至上的方式活下去的人們。羅特列克迷戀著舞者、歌手、女演員和妓女,部分將自己身材缺陷的空缺移情到對她者悲慘故事的憐憫。作為一位人稱「蒙馬特之魂」,巴黎波西米亞放蕩的繪畫天才,羅特列克就像是無意間寫下特定社交圈歷史的狗仔隊,名流藝人、秀場舞廳、表演歌劇、社交的人文網絡,都被他獨特的視角記錄下來。他兼具藝術性又吸引人的海報設計,成功塑造夜總會名人的特殊形象,讓他們變成當時熱門的記憶熱點。羅特列克的作品就像一本巴黎日記。

例如阿里斯蒂德·布留安 (Aristide Bruant 1851-1925),原本勞工階級票房保證的香頌歌手,當他轉型進軍香榭麗舍大道高檔咖啡歌廳時,就讓羅特列克幫他塑造吸引高級品味資產階級的形象。羅特列克模仿浮世繪的構圖線條與色調,取布留安招牌的大寬帽、斗篷、紅色圍巾,帶有不朽意味地把表演者的標誌殖入觀者心中。次年為演出的再度宣傳,羅特列克〈在卡巴萊餐館中的布留安〉 (Aristide Bruant dans son cabaret) 便用更簡潔的抽象形式,用垂落的紅圍巾突顯他的黑色大衣,仿若日本武士讓手拿著杖,帶浮世繪情調的法式側影成功塑造了布留安戲劇性的新形象。

Aristide Bruant in His Cabaret (Aristide Bruant dans son cabaret), 1893 Lithograph composition: 50 1/8 x 37 1/2" (127.3 x 95.2 cm); sheet: 53 9/16 x 37 15/16" (136 x 96.3 cm) The Museum of Modern Art, New York. Gift of Emilio Sanchez

Aristide Bruant in His Cabaret (Aristide Bruant dans son cabaret), 1893 Lithograph composition: 50 1/8 x 37 1/2" (127.3 x 95.2 cm); sheet: 53 9/16 x 37 15/16" (136 x 96.3 cm) The Museum of Modern Art, New York. Gift of Emilio Sanchez

而紅磨坊裡的表演者都是羅特列克的繆思女神——帥氣的小丑夏烏考、康康舞者兼長年好友珍‧阿芙麗兒,鮮明性格的她們都被藝術家系列地畫上版畫與海報,例如〈紅磨坊的女小丑〉(La Clownesse au Moulin Rouge)、〈Jane Avril〉 (1893, 1899) 等。其中珍‧阿芙麗兒是羅特列克唯一描繪日常生活的表演者,從台上到台下的身影,都被收入作品系列中。而當她的舞團前往倫敦市中心巡迴演出,也由羅特列克打造宣傳海報〈野薔薇小姐舞團〉 (La Troupe de Mademoiselle Églantine),其中特別的是,藝術家刻意在畫面上保留了舞者相互較勁的針鋒瞬間。

The Clowness at the Moulin Rouge (La Clownesse au Moulin Rouge), 1897
Lithograph
composition: 15 7/8 × 12 1/2" (40.4 × 31.8 cm); sheet: 15 7/8 × 12 11/16" (40.4 × 32.3 cm)
The Museum of Modern Art, New York. Gift of Abby Aldrich Rockefeller

The Clowness at the Moulin Rouge (La Clownesse au Moulin Rouge), 1897
Lithograph
composition: 15 7/8 × 12 1/2" (40.4 × 31.8 cm); sheet: 15 7/8 × 12 11/16" (40.4 × 32.3 cm)
The Museum of Modern Art, New York. Gift of Abby Aldrich Rockefeller

Jane Avril, 1899
Lithograph
composition: 22 1/16 x 14 1/16" (56 x 35.7 cm); sheet: 22 1/16 x 15" (56 x 38.1 cm)
The Museum of Modern Art, New York. Gift of Abby Aldrich Rockefeller

Jane Avril, 1899
Lithograph
composition: 22 1/16 x 14 1/16" (56 x 35.7 cm); sheet: 22 1/16 x 15" (56 x 38.1 cm)
The Museum of Modern Art, New York. Gift of Abby Aldrich Rockefeller

栩栩如生地精細刻劃,紅磨坊裡舞者每一位的人物塑造,都來自羅特列克的藝術家天職。女人們身後赤裸裸的人生故事,吸引他自我憐惜般的情感投射,筆觸中有溫暖炙熱的血肉,有笑看世間的憂鬱疏離,熱鬧關懷卻也冷酷真實。他也曾搬到青樓生活,記下妓女們的日常——在〈她們〉 (ELLES) 系列,羅特列克刻劃眼前人物的深層心靈,歡豔低俗之外的日常的時刻,睡眠、飲食、沐浴、床單、更衣,一股平凡靜謐的親密,達成他在石版畫技術實踐中最偉大的成就。

Woman at the Tub (Femme au tub) from Elles, 1896 
One from a portfolio of twelve lithographs
composition and sheet: 15 1/2 × 20 1/4" (39.4 × 51.4 cm)
The Museum of Modern Art, New York. Gift of Abby Aldrich Rockefeller

Woman at the Tub (Femme au tub) from Elles, 1896
One from a portfolio of twelve lithographs
composition and sheet: 15 1/2 × 20 1/4" (39.4 × 51.4 cm)
The Museum of Modern Art, New York. Gift of Abby Aldrich Rockefeller

獨特的斜面透視、簡潔線條與色彩運用,羅特列克忠實地記錄屬於那個美好年代的巴黎,記錄各層人物的存在,羅特列克也留下了他自己。整個巴黎就是羅特列克的城市,是他的工作室、是他的朋友,是與夜夜笙歌的迷戀,以及他的繆斯女神們。


 (本文原刊於台灣藝術收藏+設計雜誌第84期,2014.9,頁136-139。)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