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戲夢人生

2015/9/23 — 20:13

威尼斯電影節的會場外貌,插著參展電影代表的國家旗幟。

威尼斯電影節的會場外貌,插著參展電影代表的國家旗幟。

電影節真是十分有趣的場合。

來自五湖四海的電影人,攜帶著各自的作品,在短短幾天,聚首異地;其中有自命不凡睥睨眾生者、有搔首弄姿整色整水者、有潛龍在野真人不露相者、也有唔聲唔聲嚇你一驚者,穿梭在大小派對宴會茶座之間,手舞足蹈地操著各種身體語言來克服不同的溝通障礙。是挑逗、勾引、渴望、挫敗、虛榮、撒謊、掩飾、追求、理想、熱忱、憧憬……總之就是七情六欲上身。

銀幕上投射著種種悲歡離合,銀幕下交替著的夢幻般的真實,不遑多讓。

廣告

但在喝采與榮譽、才情與真情洋溢之間,也有令人黯然神傷處。

廣告

被譽為杜魯福第二的丹麥導演,在接連幾部細緻描寫青少年成長與父女關係的出色作品後,陡地無聲無息,沉寂了好幾年,卻原來結婚多年、當教師的妻子,一天突然失去了理智,開槍轟殺了兩名子女,最後被關進精神病院裡。

一名女導演在作品獲得了國際最高榮譽後返國安胎待產,孰料產下的卻是葡萄胎,十天後嬰兒默默離開人間。

戲夢人生。

 

原刊於1994.2.7(星期一)
《經濟日報》「普通人」專欄。

 

補記:

有過頗長一段時期,約1984至1986,工作主要是海外宣傳與發行,所以常跑電影節。少不免有些感想。

文中提到的兩名外國導演,分別是丹麥的Nils Malmros和澳洲的珍甘比茵(Jane Campion)。認識Malmros始於他在1981年拍攝的《Tree of Knowledge》,之後陸續看了帶點亂倫暗示的《The Beauty and the Beast》(1983)和以少女自殺為題的《Pain of Love》(1992),是我當年最愛的兩個歐洲年青導演之一(另一人是意大利的Gianni Amelio)。

翻查資料,文章有需要更正的地方:Malmros妻子殺死的是仍在襁褓中的兒子,而非兩名子女。Malmros的爸爸是個很有名的醫生,他當了導演後,也斷斷續續地繼承了父親的遺願,完成了醫學學位,並持續執業。把他與杜魯福相提並論,除了作品風格可供比較外,還因為他確實是看了杜魯福的《祖與占》(Jules and Jim, 1962)後才決心做導演。他的電影還有一項最大的特色,就是都與自身的經驗有關,近乎自傳。悲劇發生一年半後,他的妻子從精神病院中康復回家,Malmros仍與她廝守迄今。兩年前,即事件的30周年,Malmros竟決定把它拍成電影,曰:《Joy and Sorrow》(2013),並宣布這是他的最後一部電影。

 

尚盧高達(Jean-Luc Godard),應是1983年在威尼斯電影節放映完《芳名卡門》(Prenom Carmen)後的記者會上拍攝的。

尚盧高達(Jean-Luc Godard),應是1983年在威尼斯電影節放映完《芳名卡門》(Prenom Carmen)後的記者會上拍攝的。


安東尼奧尼(Michelangelo Antonioni)。

安東尼奧尼(Michelangelo Antonioni)。


蒙妮嘉維蒂(Monica Vitti)。與(3)應是1982年在康城影展放映完《女人女人》(Identification of a Woman)後記招上拍的。

蒙妮嘉維蒂(Monica Vitti)。與(3)應是1982年在康城影展放映完《女人女人》(Identification of a Woman)後記招上拍的。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