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房子尾尾:誰話我沒有尾巴?

2015/3/9 — 19:11

法證之父羅卡說:凡有接觸,必留痕迹。在日夕相對的房子裡,我們又留下些甚麼?也許好像壁虎一樣,我們都會留下一條尾巴。一直很喜歡侯孝賢說過的一句話:「這個美好的畫面應該配一個同等動人的故事,有時候你是為場景尋找電影。」《房子尾尾》,是「尾」不是「美」,但這房子,也應要配上可愛的故事才是。為甚麼是「尾」呢?一次製作團隊參觀房子,也就是展覽場地「綠屋」。作為戰前唐樓,盛載著很多故事,所以眾人想到娓娓動聽,就延伸到手尾,尾巴。

「你搬離舊房子,搬得走物件,卻搬不走你在這裡講過的秘密,在牆上寫過的字。」說這話的是黃照達。人在房子留下尾巴,而房子本身也作為主體,與人對話,互相訴說著彼此的故事。由 orleanlaiproject 策劃,黃照達 (Justin)、周耀輝(耀輝)負責構思與製作的《房子尾尾》展覽,讓人進入房子的身體,穿過胃、皮膚,耳朵,在房子揮舞你的尾巴,以尾巴掃盡故事。

子宮

子宮

廣告

著急的捲著一切發現:尾巴帶你感應世界
在一個建基於拆除與重建的城市,故事為何重要?Justin 說,故事是自己理解世界的一套方法。一件事情發生了,人加上自身價值觀去闡述,就成了故事。「一個懂得說故事的人,會懂得自處。因為你要先理解這世界,才說得出故事。懂得說故事,就是懂得看世界。」

廣告

所以,尾巴也帶我們感應世界。Justin 相信人類從前都有尾巴,只不過因為我們已經對世界沒有感應,尾巴就斷了。現在我們新的尾巴就是電話。所以,展覽附設手機 APP,用手機一掃地上的尾巴,螢幕就會出現文字,以新的尾巴去尋找舊的尾巴。

神經線

神經線

而帶我們感應世界的,還有神經線。房子的牆身下方有一句句的文字,來自高登、同志網,總之就是從網上搜集回來,那就是房子的神經。神經轉彎抹角,「除了感應世界,它同時也幫我們迴避世界。手機延伸至全世界,但我們真的想跟世界的人接觸?還是我們想迴避某些事?」耀輝如是說。

神經線

神經線

換了我瞳孔 換了我頭髮:故事是共建的
如此兜轉,在房子身體的旅程就有賴文字與圖像引路。說故事沒有唯一的方法,所以在不同的空間和器官,就有不同的風格去玩弄文字。手機 APP 所顯示的,都是耀輝寫的歌詞。「同一段文字,抽取出來放在另一空間,用另一方法展示。本來在說一個故事,現在又說了個甚麼故事?」所以,Justin 說講故事是對世界的理解,耀輝則說講故事是一種挑撥。「這裡的字都好像是沒頭沒尾的,只抽取故事的一部份,然後挑撥起你自己的故事。這是共建的過程,對我來說,所有故事都是正在進行中,如建築一樣,你以為完成了,但每天都在變動,都是在構建中。」

頭髮(挑撥)

頭髮(挑撥)

都有標記留在背後:手尾作為引牽
尾巴,或許是一個手尾,又或許是一個故事,而手尾,其實也是一個故事,未完的故事。手尾是覊絆嗎?說是揮之不去的覊絆,倒不如說是不會掉落的引牽。去年 12 月,他們在網上徵集「家中手尾」,徵集回來的其中 50 件「手尾」放在房子的「胃」。一間房子的儲物室就好像我們的胃,收藏著很多不完整的手尾。

胃裡手尾的解說

胃裡手尾的解說

周耀輝的手尾,是一本帳簿。「有這尾巴的存在,代表你還有事未做,那就還有機會完成。要是完成了,遐想就沒有了。有些未完成的事更能觸及人的靈魂,這種渴望,渴想,如尾巴一般一直撩撥你。」耀輝以前家樓下是裝裱店,老闆兼師父「鬍鬚佬」慣用蘇州碼紀錄數字。結業時,他把滿是蘇州碼的帳簿送給耀輝,耀輝答應他會好好展示讓更多人看到,卻一直沒有做到,成了手尾。直到這次展覽,正因這個手尾的牽引,耀輝邀請「鬍鬚佬」出席開幕禮,二人又能再度碰頭,繼續未完的故事。

慢慢於體內紀念:結語
耀輝說自己在每個家都留下一條尾,好像魂魄唔齊,在上海會想起香港,在香港又想起上海。長居香港卻經常搬屋的 Justin 正正相反,因為搬屋太多,未有時間對房子建立感情,所以尾巴也較短。但二人異口同聲說,家是可以做回自己的地方,或許因為如此,房子裡的故事,永遠是最私密而又真實。你的尾巴是長還是短,是粗還是幼?Bye bye 你條尾。

 

--
房子尾尾 Building Tails 黃照達 Justin Wong x 周耀輝 Chow Yiu Fai

日期:2015 年 3 月 6 至 22 日
地點:動漫基地 Comix Home Base(灣仔茂蘿街7號)
展覽開放時間:10am–8pm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