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所謂的立足香港面向國際:寫於博物館高峰論壇後

2017/6/28 — 12:08

(先來頭盔。我一向沒有全盤否定 M+希望打造一所立足香港,面向國際的美術館的苦心,但香港的狀況太千絲萬縷,單靠一個機構的努力,事倍功半是命中註定。)

為學嘢,於是去了 Museum Summit。最吸引我的是 Tim ZEEDIJK 談 Rijksmuseum 的過去與未來。從 Rijksmuseum 的前世今生,於2003 至 2013 年間大變面期間的安排,到變面完成如何重構荷蘭的敍述,談得生動有趣,甚至二戰時為納粹德國所用的荷蘭製造的戰機也包含在內。也談到美術館開放數碼影像及讓參觀人士在館內在 Rembrandt 的 "Night Watch" 前過了一夜,都充份體現荷蘭那種開放的民族性。

用 Rijksmuseum 跟香港的 M+ 比較是不公平的,前者有幾百年歷史,後者從構思到現在也只不過是十幾年的事。但 Suhanya RAFFEL 談 M+ 的力量,剛好放在 Zeedijk 之後,在對照下,後者的空洞是無處可逃。

這不能全怪西九,對這城的歷史投射,好像是永恆的空洞。「中西合壁」、「面向國際」,這都是萬能KEY都不能再萬能的空洞,香港就只這些嗎?或許從官方的論述,方方面面,週年慶典的歌頌成就,談這裡的堅毅與自強不息,都是空洞,堅毅甚麼?那些自強不息的根源又是甚麼?是數字的量化嗎?訪客人數?生產總值?股票市場的總值?年度房屋單位的供應?單憑數字足以表達香港是甚麼嗎?M+是有努力把何謂香港納入其內容,如幾年前在油麻地的 Mobile M+ 展覽,直接地讓藝術跟社區對話,我還記得梁美萍的《再見芬達》。但,都說千絲萬縷,在 M+意圖重構何謂香港論述的同時,市建局卻在大角咀、油麻地一帶進行收樓及疑似重建的工作。歷史就這樣被刪除,重建的都不是原來。

廣告

於是所謂的香港落入永恆的拆毀與重建的空洞中。

在十年的翻新工程中 Rijksmuseum 面對不是掌權者的左右,用了十年時間,當中包括居民反對原來的設計忽略了單車使用者的需要,於是好些部份要推倒重來,是那種面向群眾及城市文化的開放性。而 M+ 的一再延誤,是因為高鐵,及所謂其他持份者的利益,而在香港的所謂持份者,都不出是因為經濟的考量。 Suhanya 在演講結尾以 Herzog & de Meuron 所設計的 M+ 大樓作結,指大樓的 facade 是一個大的 LED 熒光幕,她有提到尺吋,可是我對數字的低敏度,記不了。那大LED 熒光幕能投影不同的影像,照耀維多利亞港。那不就是空洞的萬能 Key 嗎?就像二十週年的香港天空,將會爆發二十週年的煙火圖案。那一瞬即逝,沒有根沒有歷史,縱使有也被數字量化了。

廣告

或許在這個以金錢掛帥的城市,最後只剩數字,那不多不少的一遍空洞。

(文題本為「所謂的立足香港 面向國際」,現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