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手帕丟了,去哪裡找? — 專訪香港舞蹈團高級舞者陳榮

2017/12/12 — 10:25

《我們看見了》排練相

《我們看見了》排練相

香港舞蹈團高級舞者陳榮此前曾編創過若干短作品,此番首次嘗試時長超過四十分鐘的長篇舞作。由他編創的、即將於十二月中在「八樓平台」節目《時空行旅記錄》中演出的《我們看見了》從出生談到成長,再到復歸,試圖探尋人們浸身網絡狂歡、貪戀虛擬快感的時候,內心的素樸與純真是怎樣地漸行漸遠。

開篇處,陳榮借來《創世紀》中的意象「水」,由水的空靈回溯混蒙初生時,世間萬物素雅純淨,不矯揉不刻意;行至中段,新鮮的、刺激的事物闖入這純淨中,令原本的無瑕多了雜質,原本的簡靜多了嘈亂。之後,人們反省、反思,念及舊日好,終於放下貪婪執念,將失去的尋回,將遺忘的重又記起。

陳榮編排舞作的時候,在起承轉合做足了功課。白色手絹花頻頻出現在作品中,既是豐富舞蹈語彙的道具,也是真純的象征。手絹花原本在舞者手上,後來被弄丟,最後又找到了。陳榮說,這一「擁有—失去—尋回」的過程,亦是科技與個體互動的某種映照。

廣告

陳榮並不是想要借這齣作品勸觀者棄用手機,而是希望提醒大家,當科技不可避免地介入你我的生活時,我們該如何找到與之相處的恰當方法?

都說科技的進步能為個體生活帶來方便,可任何事情都是一體兩面,陳榮更關心的是另一面:為什麼在手機和互聯網科技如此普及的當下,人們的距離近了,心卻遠了?

廣告

陳榮舞作《我們看見了》將東北秧歌手絹花與嘻哈音樂共冶一爐

陳榮舞作《我們看見了》將東北秧歌手絹花與嘻哈音樂共冶一爐

「不必害怕不好的事情發生。」陳榮說。當新鮮事物出現,新與舊、傳統與當下之間必然生出碰撞,唯有經歷磨合與互動,而非一邊倒地讚同或反對,個體才不至於被科技工具操控,才不至於陷入身不由己的尷尬處境中。

新與舊的交融,亦出現在舞蹈情境中。陳榮本科時學習中國民族民間舞,畢業後進入香港舞蹈團,同時亦對於嘻哈文化以及說唱音樂有濃厚興趣。在《我們看見了》中,陳榮將自己的「一點小私心」放入舞作中,嘗試在傳統的東北秧歌與時下流行的嘻哈舞樂之間,找到對話的可能。

「其實中國東北的秧歌與hip-hop有不少相似的地方。」在陳榮看來,東北秧歌的律動及其對於切分節奏的關注,也同樣是嘻哈的特質。舞台上,一眾舞者身穿簡約白色衣衫跳秧歌舞,這一重傳統與當代的反差與對照也頗值得期待。

不論跳舞抑或編舞,陳榮都不願固限自己。他將自己的經歷與思考放入作品中,卻選擇以相對開敞的方式呈現作品,「每個人看見的都不同」。

因應文化背景與過往經歷,有人或將感到憂慮甚至悵惘,有人或許能讀出釋然,而這些不同情緒與情感的外化,在陳榮看來,是編舞、舞者與觀眾互動時最真實可貴的所在。

《我們看見了》排練相

《我們看見了》排練相

--

香港舞蹈團《時空行旅記錄》節目二

時間:2017年12月15日(周五)及16日(周六),晚上七時四十五分;12月16日(周六) ,下午三時

演出:稻草人現代舞蹈團 (台灣) <詭跡>,陳榮 (香港舞蹈團) <我們看見了>

簡介:香港舞蹈團高級舞蹈員陳榮,跌進虛擬世界的旋渦,在重覆的鏡像空間掏空/充塞現實的沙漏,尋覓失散的心靈;稻草人現代舞蹈團以特殊漏水裝置呈現共存卻不接通的切割空間,探討人在時間和生命軌跡同行時的無常狀態裡,所體驗到隱晦曖昧的存在感。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