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打破東西文化對立 開啟美學精神討論 — 談 M+ 水墨藏品展

2018/1/29 — 19:09

「似重若輕:M+ 水墨藏品」展覽

「似重若輕:M+ 水墨藏品」展覽

早在春秋戰國時期的中國已經開始用墨來作為書寫工具,以後的兩千年間,墨成為漢字文化圈的首選創作媒體,在這兩千多年間墨(Ink)——更確切應該稱為水墨(shui mo),水和墨一起才能使顏色豐富起來——與水彩或油畫一樣,成了一個建基於媒介的美學系統。然而,隨著當代藝術打破不同媒介之間的分野,我們正式進入一個後媒介的時代,M+作為二十一世紀的博物館,收藏方針希望藝術能跨越媒體與地域進行互動,打從開始就銳意對水墨作為其中一個收藏的範疇,成為第一家對現代當代水墨創作進行專門研究整理的博物館,今次在M+展亭初次展示水墨收藏,依據傳統對水墨的理解,分成筆墨、山水、抽象三部分,成功的建立了水墨作為一種不囿於媒介的美學系統。

展覽的第一部分「字跡、符號、筆劃」舖墊了筆作為水墨的基礎原則,古人強調書法在水墨創作的重要性,當代藝術家如邱志杰等則認為水墨作品當視為對藝術行為的一種紀錄。這一部分一開始以董陽孜接近抽象符號的書法作品《昂昂若千里之駒 泛泛若水中之鳧》與李元佳接近書法的抽象作品《無題》作對應,遊走在書法與圖像的空間,強調了文字透過書法成為抽象符號的線條美,日本書道家森田子龍、比田井南谷的書道作品與中國藝術家徐冰的《天書》,透過壓抑文字作為意符的角色,一方面顯展筆法的靈動,一方面表示華文的剛性。就算將文字從本來作為指事的作用退了下來,書法的記憶還是留在運筆的方法中,寫下來的痕跡成了自己的視覺語言。韓國單色畫代表藝術家李禹煥與朴栖甫利用油料,用兩種不同的方法,反覆在畫布「寫」出抽象的筆跡,組成各自的圖象語言,強調在畫上的「寫」正正就是漢字文化圈繪畫的特色。

「似重若輕:M+ 水墨藏品」展覽

「似重若輕:M+ 水墨藏品」展覽

廣告

東方藝術反覆出現「山水」這個母題,但與西方著重單純的表現現實的風景作品不同,東方哲學要求的是讓透過不擬真的山水,顯示出藝術家的胸襟與情懷。在第二部份的「山水的念頭」整理了二十世紀下半部以後的山水藝術發展,展出由香港台灣兩地王無邪、劉國松、靳埭強等當代水墨畫家,在上世紀中期的山水實驗作品,作品溶入筆墨以外的水墨技法以望將中國畫現代化,確實為水墨創作開了新的可能性,將「水墨」從媒介獨立起來。後來的當代藝術家則以各自不一樣的情愫放入山水之內,楊詰蒼的《芥子園三號》以傳統畫譜圖案加上沉重雄渾的色彩,以誌中國近代歷史之悲切;熊輝的《繪畫六法——傳移摹寫之四(熊海合作)》則請其父親水墨畫家熊海先用朱砂繪畫山石,熊輝則用多層紙夾著以墨線摹繪山石,以審視中國畫傳統的師承與父子的權力關係,邱黯雄的《空中的》以黑白手繪錄像,表達城市化帶來對自然環境的各種壓力。當代藝術家通過山水的精神去表現新時代的精神面貌,將水墨美學往當代藝術的語境擴展。

廣告

熊輝的《繪畫六法——傳移摹寫之四(熊海合作)》

熊輝的《繪畫六法——傳移摹寫之四(熊海合作)》

第三部份借用了「物.外」——東方哲學所崇尚的出世境界,闡述了水墨脫離了具象以外的各種取向。本地當代水墨先驅呂壽琨作品《禪》,將傳統寫意手法推至極致,以抽象手法表達藝術家的心理。另一面牆上其弟子周綠雲《旋律二》以道家混沌初開的意象入畫,同一時代上海藝術家仇德樹《紅印在黑和白之間跳動》以水墨的渲染和印章的丹紅色,交織出靈動的抽象意境,李華生在九十年代離開他成熟的具象創作以格子意圖脫離傳統的結構,三位藝術家對水墨抽象手法殊途同歸,有意識地站在傳統水墨邏輯邊沿往外開拓。另一方面鄭重賓的《人的另一種裝態24號》與蛙王郭的《火畫、蝶》遊離在具象與抽象之間,用水墨的觀念去處理各自的藝術創作,這些早期作品預視藝術家的發展。

石元泰博的黑白攝影作品與水墨並置

石元泰博的黑白攝影作品與水墨並置

今次M+的水墨收藏展銳意包括了在漢字文化圈以外的藝術家作品,或一些完全不在傳統水墨範型的作品,如石元泰博的黑白攝影作品或Etel Adnan的極簡風景作品《加州雷斯岬二號》,策展人作品的選擇策略打破了東西文化之間的二元對立,將不同的文化放入一個連續的光譜之中,在這樣開放的框架下,水墨昇華成為一個美學上的精神,而不只是一門有特定媒介所依賴的創作手法。但這樣開放的壞處是難以為水墨下一個實在的分類定義,未能滿足到未來分辨水墨作品的需要。當然當代藝術是趨向跨領域跨媒介的,未來是否需要以水墨獨立成一門藝術範疇還是未知數,M+這一次展覽並沒有以完整的水墨研究為目標,而是開啟了一個新的討論方向。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