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打破資助的迷思吧!

2015/2/25 — 17:23

N+N 劇照

N+N 劇照

以前,我無咩資格講,但《N+N》的實戰經驗足夠用來參考。

你優化電影發展基金,提供幾多資助其實也沒有實質作用。

基本上,今時今日數碼年代,你幾多錢都可以拍到電影,最重要還是內容、形式、策略及場地吧!

廣告

 

方法一

廣告

劇本永遠是死症,搵你度橋,最後 JAM 完傾完,作為編劇,明知沒有收入,也沒有回報,只可以當做善事,希望建立一下網絡,但你慢慢發覺,搵你度橋的的人越來越多,最後搵你度橋變成搵你過橋。

劇本是一劇之本是沒有錯的,沒有好劇本也沒意思。不尊重編劇,是香港的死症,香港對劇本的尊重比大陸還落後。成日彈港產片唔好唔好,但有冇先諗下大家怎對待編劇先?即使名正言順出你個名是編劇,有幾多劇本費呢?要知道一件事,編劇與寫手是兩回事。你是要一個寫手,還是要編劇先?為什麼 CCTVB 抄來抄去?不是沒有好的編劇,而是一切只是自痴地的純商業運作,不是要快、靚、正,而是要搵快錢!所以興什麼,就拍什麼!然後就是外國什麼受歡迎就照 copy。
若要資助,整一個劇本 LAB,環境要好似 GOOGLE OFFICE,讓編劇在那個空間隨意生活,是生活,不是生產,意念就自然會出來!

PS:我絕對肯定編劇連最低工資也沒有!


方法二

《1+1》參加過鮮浪潮,有幸得到鮮浪潮大獎及最佳電影;當年有四萬元資助,但這四萬元資助夠嗎?當然不夠。最後埋單十萬,但其實有九萬多元是租用器材!你當然會話,你拍戲租機天經地義,但大家抽離去睇清楚件事先!鮮浪潮分開公開組及學生組,我們這些沒有器材的公開組,除非本身是製作公司,否則四萬元的製作費全數放在租機上,變成根本沒有製作費!相反,學生組有學校 back up,不用租機!四萬元的資助是可以實實在在放在製作上!

故事講完,但實際意思是什麼?拍什麼首齣劇情片?邊個審批?若《N+N》申請,可以獲批嗎?我答案可以話肯定不會批。所有資助都有分可以計,怎樣得到分數就是依照歷史作為參考,變相等於你創新,做一些前所未有的都不會有分,沒有分,又怎會得到資助呢?

然後名額有限,變成又是一場不必要的競爭,我們應從更實際的方向去參考。

阿毛憑《1+1》入選金馬影展其中一個項目:金馬電影學院。從阿毛分享的經驗,其實非常值得香港借鏡。基本上,金馬電影學院可以借用任何你講得出的器材!

是,我想說的就是電影基金與其變相競爭個首齣劇情長片資助,倒不如把 FUNDING 用來設立香港電影學院,提供器材給拍片的人,根本不用審批創作內容,而是實實在在的器材支援。有填過計劃書的人都知道,這些 FUNDING 最白痴的其中一項是不准購買器材,既然不准,係咪應該提供?租器材又要三份報價,價低者得,既然咁擔心資助怎用,你唔好俾錢,你提供器材吧!資源共享才是今日社會的王道!

 

方法三

作為劇場人,我們可以租用的表演場地非常不足;但你要我變身電影人,你會發覺可以租用的戲院不是不足,而是沒用!你要變身電影人,除了商業電影就是獨立電影,你總不能說你拍電影,但電影沒有在戲院上叫電影?放上網分享叫電影?那麼,拍成一齣電影,你用什麼介面呈現是非常重要。

為什麼不可以實實在在建立電影院?這些電影院的營運模式當然要參考劇場、劇院的營運模式;這些電影院最好不是由康文署的官方單一運作模式,也要遠離商業影院的運作模式;最理想當然由香港國際電影節負責營運及郎管理;然後每年的香港國際電影節不用再四出使用不同的商業戲院。

而最重要是這些戲院是開放給民間團體及獨立電影公司租用,以劇場的租用模式資助,獨立電影可以得到七成資助。那麼拍了的片可以正式上映,上過大銀幕是另一個世界,也是非常重要的經驗。

當然,若擔心太官方,絕對支持 FUNDING 資助民間影院的發生,只要政府願意幫下手,大把被殺的學校有大把空間可以釋放出來!

真的,若有心發展,請放棄那種上而下蒒選的資助模式,而是善用資源,也要與時並進的資源共享。今時今日,沒有人會再覺得得到資助是威威豬,只會相信又有人被統戰了。

 

筆者註:作者為《N+N》聯合監製及編劇。《N+N》在沒有申請資助的情況下,入圍二十幾個國際電影節,得到六大國際電影節獎項,暫時放映超過八個月,入座平均超過九成,票房邁向一百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