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打開黃詠楓記憶的藏寶格

2015/7/17 — 17:25

《我的記憶房間》(My Memory Room)

《我的記憶房間》(My Memory Room)

香港是否有集體回憶症候群,現在無論甚麼人或事,都拿集體回憶這個 term 來做理由或擋箭牌,人人都講,日日都講,但筆者反而更相信記憶是很個人,私密的一件事,多於是很大眾,就算是所謂集體,都是一個很空泛、概括、籠統的,因為每個人所感所受都不盡相同,回憶就算集在一起,也可不可能一模樣,我們都不是倒模出來的。

早幾天看了本地藝術家黃詠楓(Wong Wing Fung)在石硤尾 JCCAC L0藝廊舉行的最新個展「記憶的藏寶格」(The Cabinets of Memories Series)(展期至 7 月 18 日)。以一個展覽的方式,展示出藝術家這些年來的記憶,從門口位置看到的《我的記憶房間》(My Memory Room)及《家嘗魚(二)》(The Fish I Taste at Room #2),這部分應該是最個人的記憶吧,前者是一幅油彩畫、書檯及其他物件,後者是一些將食物畫移印在瓷碟的作品,是關於她自己,也關於她的祖母。

《老爹媽回憶匣》(Grandma Grandpa Memory Boxes)

《老爹媽回憶匣》(Grandma Grandpa Memory Boxes)

廣告

《老爹媽有話說》(Grandma Grandpa Get Something to Say)

《老爹媽有話說》(Grandma Grandpa Get Something to Say)

廣告

再走入些可看到另一組作品《老爹媽有話說》(Grandma Grandpa Get Something to Say)及《老爹媽回憶匣》(Grandma Grandpa Memory Boxes),畫了祖父母及不同老人家,前組也裝了發聲裝置,大家就細心聽,或者會明白老人家在呢喃甚麼,後組放了幾個箱,放了些相片及其他物件,有的像是手工作品,不來是藝術家以前在工作城認識的老人家,有的是失明或失智,從其他老人家,到自己的老人家,他們年紀都大了,剩下的都是回憶,無論他們記不記起,或者只記起很破碎片刻的東西。

《永利街》(Wing Lee Street)

《永利街》(Wing Lee Street)

再走入去可看到《香港-切爾諾貝爾-福島 交換故事計劃 2012-2015》(Hong Kong-Chernobyl-Fukushima’s Story Exchange Project)、《切爾諾貝爾(1986年)和福島(2011)的核災》、《永利街》(Wing Lee Street)等幾組記憶的藏寶格系列,是藝術家將之前將切爾諾貝爾、日本福島、永利街等事件或交流行活動的記憶及故事沉殿下來,再用相片、文字及不同物件,呈現成一個寶箱或抽屜。相對而言,這幾組件品可說是最社會性,但將不同地方及不同人的記憶,歸納為個人的記憶,因為有關核災、重建等事件,以不同形式及過程,變成藝術家自己記憶的一部分。

《香港-切爾諾貝爾-福島 交換故事計劃 2012-2015》(Hong Kong-Chernobyl-Fukushima’s Story Exchange Project)、《切爾諾貝爾(1986年)和福島(2011)的核災》(部分)

《香港-切爾諾貝爾-福島 交換故事計劃 2012-2015》(Hong Kong-Chernobyl-Fukushima’s Story Exchange Project)、《切爾諾貝爾(1986年)和福島(2011)的核災》(部分)

展場中放著的箱、行李、抽屜等,用來裝著記憶的寶藏,一件件細微或瑣碎的東西,不只是相片,可能是紙張、書、筆、文件、手工作品……是記憶的實物,是記憶的憑證。平時,記憶是用來收藏,沉殿,忘掉,之後又因為種種自主及不自主的原因被取出來,之後又被收藏……又再拿出來,再被收藏……直至身體及精神敗壞及死亡。
寧願看真的記憶,也不想看虛假或被包裝的記憶,也不要誇張、煽情的記憶,我們才不想看那些像是政治宣傳風格的回憶錄或作品,難道這世界還不夠嗎?

不過,自己看到作品中的老人家,心中就想,時間很殘忍的,出生以後,就會老病死,一切都留不住,只有記憶而已,但老了,記不起,記錯了,連那些可以陪伴自己的,就算只是腦中的虛無之物,也都消失了,記憶是人最後,也是最珍貴的擁有物了。

筆者並非要說甚麼大道理,只是有時候看得多,有所感受而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