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把藝術還給鄉郊與村民

2016/3/2 — 10:34

空城藝術節 2016 音樂會
(圖片來源:空城計劃提供)

空城藝術節 2016 音樂會
(圖片來源:空城計劃提供)

我喜歡住村,
因為很自由,
很多空間可以,
生活,種植,養動物。

村民都習慣打開門窗,
所以我們時常碰見,
我們互相分享,互相照顧。

山林,動物,村民,
都能互相忍讓,互相體諒,
我們的生活,
不需要太多規矩,
我們,懂得互相尊重。

(節選新界坪輋村民陳淑鳳與音樂人崔展鴻合作的《自由或消失》,收錄於《香村》)

與其說来坪輋參與「空城藝術節」,不如說來看看村民的生活,那些與城市截然不同的生活。和 13 年第一屆的空城藝術節「坪輋. 村校. 展演」相比,這次藝術節的生活氣息更加濃了。我們走出廢置的村校,走進廣闊的村落空間,在大自然的鄉郊慢悠悠地散步,看村裡士多門口可愛的小狗,感受村民的淳樸和熱情,重思這片土地和城市的發展。

廣告

空城藝術節 2016《舞台在野》
(圖片來源:空城計劃提供)

空城藝術節 2016《舞台在野》
(圖片來源:空城計劃提供)

廣告

最好的環境藝術,大概是與周圍的環境渾然天成的,不激烈,不突兀。走在村落間,如果不是拿著藝術節的地圖,很容易錯過身邊的藝術品,這種不是「為了藝術而藝術」的感覺我個人倒是挺中意的。藝術節過後,村民會像愛惜自己家的東西一樣共同去愛護藝術品。就像日本越後妻有大地藝術祭那樣。而整個藝術節,村民一起協力和參與,共同享受因為藝術而變得分外有趣和可愛的空間,更多熱情開放樂於和外界交流,多麼令人欣喜。

坐在由村民搭建的《舞台在野》的舞台中,被大自然擁抱的感覺真好。作品由 hour25 創作,一個既為戶外舞台又作為展品的作品,利用簡單輕盈的竹支和麻繩等天然物料搭建而成。呼山喚影,在風吹田間、野草搖曳、夕陽映照、蕉林樹影下,田野間的一草一木都成了《舞台在野》的設計元素,以輕描的手法將荒蕪的休耕農地活化成另類的現場舞台體驗。坐在田野的長凳上,聽著村民和音樂人共同創作的歌曲,吃著村民種的香甜的玉米,喝著村民釀的梅子酒,著實寫意,這種寫意是打從心底裡的動人舒暢。

 

梧桐河畔 想當初的快樂時光
簡單到 可感到 只要活著多好
經過農地 看著作物有空間細心數
如若發展了 空間感消失不見
供樓金額多不自然
原來一世 被困在四壁裡面

 

為土地淚流 梧桐景色竟變了仿似大渠
為生活淚流 可否聽得到 發展方式不應只得一套

(節選新界坪輋村民Becky與音樂人[email protected]合作的《自由或消失》,收錄於《香村》)

 

遠方沒有高聳入雲的高樓大廈,只有密密麻麻的樹叢和慢慢落下把天空染紅的太陽。可是後面,可以輕易看到深圳最高的兩棟大廈和一個分外刺眼的信號塔。是的,這裡是中港的邊界,一條試圖越來越模糊的邊界。這條邊界的農田、水源,村民的屋子都不斷地受到威脅。在觀看演出中,表演者不斷地用音樂來告訴我們這件事和他們面臨的處境。

村民 Becky 與 Ky
(圖片來源:空城計劃提供)

村民 Becky 與 Ky
(圖片來源:空城計劃提供)

而演唱完畢作詞人村民 Becky 上台和大家打招呼時,她又情不自禁地流眼淚。像 Ky 說的,其實我也不是第一次看她流眼淚,好幾次看到訪問時談及這些家鄉的問題她都會哽咽。沒有一絲做作,恰恰是村民特有的純粹。Ky 開玩笑說,就像歌詞「為土地淚流,為生活淚流」一樣,歌詞貼切地表達了 Becky 的心聲。

 

到了人類文明、核心價值崩壞的年代, 狼群洶湧而出,

人類手上只剩下殘缺的盾牌, 但並不是今日!

今日我們戰鬥到底!

為了在這個世上你認為值得珍惜的東西,

我睹你企硬!

獅子山下的人們!

(節選新界坪輋村民Becky與音樂人[email protected]合作的《自由或消失》,收錄於《香村》)

坐在田野中,我和藝術家村民 KK 聊了起來。我說我上一屆也有來,他竟然脫口而出「那我考考你我上次做了什麼作品?」腦海中他那件作品一閃而過,是一件用蕾絲鐵網編織的人物模型,隱喻著在鄉村中隱約消失的村民。回答後他滿意地點頭。

我接著問,今年你有什麼作品呀?他說,你去學校找張凳子坐坐。

村落的巴士站,沒有統一的等候椅,但是有很多形狀不一的椅子。我總是在想,這些椅子從哪裡來的。等候的老人和小孩都依賴著這些椅子,這些鄉村獨有的椅子。然後,藝術家林兆榮又給這個巴士站添加了幾個有趣的位置。

村民 KK 的椅子作品
(圖片來源:空城計劃提供)

村民 KK 的椅子作品
(圖片來源:空城計劃提供)

林兆榮的《巴士站長椅》
(圖片來源:空城計劃提供)

林兆榮的《巴士站長椅》
(圖片來源:空城計劃提供)

我還特別留意活動中的細節,例如作品標識 caption。有別於一般在白立方展出的作品旁是一個平面的白色小卡片,藝術節中的作品標識大多用大根竹子交叉架起來,上面栓著一塊淺黃色的麻布印著作品和藝術家的名稱。眼路上也掛著一根根竹子作為帶路標識,同時竹子最上方還塗了夜光的塗料便於晚上使用。藝術節期間,這些竹子還成為了給村民回家照明的光。這些物品取材於地,又返還於民。

在藝術節中,藝術家融入了村民的生活,村民又成為了創作的藝術家;藝術品提煉了環境的元素來創作,大自然也成為了藝術品的一部分。這些,都在漸漸模糊藝術家和藝術品的概念,打破藝術和生活的邊界。

印象深刻的是,策劃坪輋藝術節的Sampson說,很多記者在採訪中都喜歡問他,是不是特別喜歡廢墟。他說什麼才叫廢墟呢?不只指廢置的,更是指那些與當地居民喪失聯繫,與本地歷史隔絕的空間。在坪輋,他們和村民積累了深厚的情感,和他們共同生活和創作,坪輋乃新界東北不是廢墟,也希望我們身邊並無廢墟。

 

坪輋藝術節,

把藝術還給鄉郊與村民。

空間亦是。

自由亦是。

 

關於 《香村》

去年空城計劃辦了一次籌款音樂會,為「第二屆空城藝術節」和《香村》唱片製作籌款。「空城計劃」成員史嘉茵策劃這張唱片時,希望讓不同的音樂人跟居住在坪輋、 古洞與馬屎埔鄉村的朋友對談和交流,每組藝術家為一位村民創作一首作品,合組成這張名為《香村》的唱片。空城藝術節則以《香村》唱片發佈會為藝術節的開幕。限量版的唱片還在售賣,有興趣的朋友可以電郵「空城計劃」訂購。

 

關於 空城計劃 emptyscape

2011年成立的藝術團體,願景是通過藝術實踐及跨領域協作,研究與介入城市裡的邊緣空間,重啟這些空間的諸多可能性,並開拓這方面的公共論述。除了2013年第一屆空城藝術節(坪輋•村校•展演),亦曾策劃吉場展演講座系列(2012) 、崖上的Party (2012) 、消失的教室無電插音樂會(2013) 、埋岸的Party (2013) 、原地.踏步:新界東北藝術展(裝置部份)(2014) 、祺森的Party(2014) 等。https://www.facebook.com/emptyscape

 

(原文刊於《三角志》,獲作者授權轉載)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