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拆解羅丹 (Rodin)不朽傳奇

2018/7/18 — 12:55

以《The Thinker》(沉思者) 雕像著名的法國現代雕塑大師羅丹 (Auguste Rodin, 1840-1917) 盛年時,正是印象派繪畫及攝影兩種現代藝術萌芽期,他比印象派大師莫奈(Claude Monet) 只早兩天出世,兩人更曾於1889年合辦雙人展。去年為紀念羅丹逝世一百周年而設的 #Rodin100 , 世界各地美術館將Rodin 藏品重新策展呈現,不少巡迴展仍在延續中,好不熱鬧。

史丹福大學之《The Thinker》銅像。

史丹福大學之《The Thinker》銅像。

廣告

日前來到美國史丹福大學美術館 ~Iris & B. Gerald Cantor Center For Visual Arts 專誠看珍藏之百多件Rodin雕塑,解答了好些疑問。

羅丹雕塑無處不在 ~ 孰真孰假?

廣告

其實,Rodin 與 Monet 雖然同樣在藝術史上留芳百世,然而「繪畫」與「雕塑」在創造上大不相同,前者獨一無二,後者可大批生產,也註定了在拍賣市場上,Rodin的作品,即使是大型銅像,其成交價也遠不及一幅Monet 油畫。(註1)

當雕塑家做了「土泥」模型 (Clay plaster) ,會交給鑄造廠(Foundry) 鑄成銅像,多製幾個版本不難,與攝影、版畫等雷同。 Rodin 製作雕塑也一樣,見作品受歡迎便會鑄造多幾個來賣; 事實上,Rodin 年輕時,即布魯塞爾時期(1871-1877),憑藉1870s歐洲中產階級崛起,已開始替人訂製「頭像」雕塑,賺取生活費,視雕塑為商品,不言而喻。他在六十歲那年辦個人回顧展(Universal Exposition 1900 年),把握時機一口氣售出超過共二十萬法郎的雕塑,難以估算今天之兌換幣值,總之確具生意頭腦。

《The Kiss》1884

《The Kiss》1884

Rodin 在《The Kiss》塑像故意留下手印,極堪細味。

Rodin 在《The Kiss》塑像故意留下手印,極堪細味。

從當代觀眾看,常察覺有機會看到 Rodin 的雕塑,尤其是《The Thinker》及《The Kiss》雕塑 - 「此作品可是真的?」質疑雕塑的真偽,不足為怪。

據知,Rodin的雕塑有以下兩類:一是他在世時監工完成鑄造,另一是法國政府在他身故後鑄造的版本。Rodin以多產見稱,當創作了 「土泥」模型之後,銅的鑄製(Casting) 便會交給助手,這些助手不乏才氣橫溢者,包括情人 Camille Claudel (1864 -1943) 、 還有後來也成為藝術家的Jean Limet (1855-1941) 和Antoine Bourdelle(1861-1929) ,而Henri Lebossé 則擅用比例繪圖儀 - Collas machine (發明於1836年)- 負責把雕塑放大或縮小。

被視為Rodin 代表作的《The Thinker》- 把右手踭踏在左膝,低頭俯覽眾生的沉思者 - 原本的模型祗有70厘米(28吋),經鑄製時放大才成了氣勢磅礡的 2米 (79吋)高巨像。另一作品《The Kiss》- 溶化於激吻之中的Paolo 及 Francesca - 鑄造版本多達319個,且有四個尺寸供買家選擇,數量之多,令人讚嘆。

據知Rodin 在高峰時曾聘用50位助手,委託共28間鑄造廠。不少觀眾曾有疑問:「羅丹那麼多出色的助手及工匠,會否削弱了藝術家的成就?」對此的看法,相信需先理解鑄銅的工序,尤其是失蠟法 (Lost-Wax Casting) ,特別冗長費時,藝術家決定把時間留給製模及監工,無可厚非。確實唯有沿用文藝復興時代 Michelangelo (1475- 1564) 的工作室模式,才能如此多產。

《The Age of Bronze》1876

《The Age of Bronze》1876

爭議性的印象派雕塑

Rodin 的作品往往是非不絕,除了大量展示裸體、被質疑偷工減料用真人做模(《The Age of Bronze》1876)、又因遲遲未能「交貨」而遭非議。然而 Rodin 臨終前名成利就,莫不靠這些法國政府的委託(Commissions) - 籌劃20年漚心瀝血猶未完成的《The Gates of Hell》(地獄之門),靈感從最初但丁(Dante) 神曲的地獄旅程,轉而描繪無神宇宙下蒼生之悲苦; 為紀念十九世紀法國大文豪巴爾扎克百歲冥壽而塑製的《Balzac》,則結合寫實主義與象徵手法,主人翁披上肥腫難分的睡袍,一反英雄威武形象,旨在象徵人性存在的雄心與性慾;《The Burghers of Calais》顯示出六位甘願為國捐軀者種種惶恐不安,與委託者所期望的英勇愛國偉大形象絕不吻合。

紀念巴爾扎克的《Balzac》1889,鑄造於1893

紀念巴爾扎克的《Balzac》1889,鑄造於1893

Rodin 不欲因循過往傳統的表現手法,常以平民百姓作題材,也將偉人以平常的一面活生生地呈現;他的人物雕塑姿態往往充滿戲劇性,不但肢體不平衡, 五觀不對稱,形態動作飛躍巔覆邏輯,儼如攝影般將某一刻凝固;有些雕塑參考古希臘廢墟,故意殘缺不全,表面粗糙,似乎尚未完工,保留不確定的美感;除了將獨立作品合鑄成 'assemblage' (組合),Rodin 又喜歡在作品中加入藝術家個人的參與,扮演著作品與觀者的橋樑。《The Kiss》塑造為世所不容的偷情男女,Rodin 故意在緊緊摟抱的空隙間留下了手印; 在《The Gates of Hell》Rodin 又把被視為自畫像的浮雕小件《The Creator》放在兩門之右下側,都值得觀者細味。

《The Burghers of Calais》1889,鑄造於1893

《The Burghers of Calais》1889,鑄造於1893

法國政府代理鑄製雕塑

早於其去世前,Rodin 已為作品的未來躊躇,如何獲得嚴謹的監工,並防止後世膺品魚目混珠,最終決定找法國政府為代理人。1916年,Rodin 及其友人,成功游說法國立法會的左右兩黨,將昔日巴黎的工作室 Hôtel Biron 改建為羅丹美術館 (Musee Rodin) ,法國政府則獲雕像的鑄造版權費,同時亦需答允,每件雕塑作品的鑄造量,限定為十二件之內,以保持版本的罕有度。Musee Rodin 於1919年落成揭幕,對Rodin雕塑及作品傳頌後世,應記一功。

史丹福大學的《The Gates of Hell》

史丹福大學的《The Gates of Hell》

法國政府於1880年委託Rodin 創作的《The Gates of Hell》,可謂羅丹畢生最重要的創作,《The Thinker》及《The Kiss》最初均是該傑作的小件。在Rodin去世後,迄今先後共有多間博物館付出不菲費用,向法國政府提出鑄製方案,現時史丹福大學美術館展出的版本是其一。(註2)

死後三十年乏人問津

Rodin 今天雖被譽為現代雕塑之父,然而卻甚少被提及一段蒼涼期。原來他在世時儘管風光,在他死後不久即1920s 至 1940s期間,新古典主義進入沉寂期,而Rodin 的現代手法尚未被賞識,批評者冷語指謫 Rodin 的人像雕塑太嚴肅(too serious, too public, and too accessible),各大博物館將其雕塑束諸高閣,作品無人問津接近三十年,盡顯了藝術潮流的看風駛艃。直到五十年代,開始再有學者把 Rodin 重新研究,才為他闖出新局面,這包括著名史丹福大學歷史學者Albert Elsen,還有影響深遠的藏家 Bernie Gerald Cantor (1916 -1996) - 即 Cantor Foundation的創立人 - 他對Rodin情有獨中,更將數百件藏品分別贈予全美國多間著名美術館及學府,又增設羅丹研究獎學金,推動藏品主題展作巡迴展,讓 Rodin 作品達到「藝術需要被觀賞」 (Art must be seen) 的目標。

 

註:
1)兩位藝術家破頂拍賣紀錄之比較:Claude Monet 的  Meule by Claude Monet 拍賣成交價 8140 萬美元 (紐約佳士得2016) ; Auguste Rodin 的銅像 Iris, Messager of the Gods,  拍賣成交價 1660 萬美元(紐約蘇富比2016)。

2)  除 Cantor Center for Visual Arts (史丹福大學) ,現收藏The Gates of Hell 銅像的博物館包括:Musee Rodin (巴黎)、Rodin Museum (費城)、National Museum of Western Art (東京上野)、Kunsthaus Zurich (蘇黎世)、The Plateau (首爾)、Museo Sourmaya (墨西哥城)。原裝模型則展出於Musee d'Orsay (巴黎)。

參考:

1. Miller, Joan Vita, and Marotta, Gary. Rodin The B.Gerald Cantor Collection,  The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1986
2. "Rodin, ups and down," Rodin100
3. "Important Art by Auguste Rodin," The Art Story
4. "In Rodin's Studio," Cantor Foundation," Cantor Foundation, 
5. "Rodin, The Gates of Hell", The Khan Academy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