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拔出石中劍 瞥見共融理想國 — 新世界劇場《亞瑟王之夜》

2019/2/26 — 10:21

亞瑟王是誰?是中世紀大英帝國的傳奇君主,是獲命運選中拔出石中之劍的青年英雄,是流芳百世的圓桌騎士團首領,是被心腹部下奪去愛妻芳心的傷心丈夫,是與篡位親子血戰至同歸於盡的悲劇父親,是歐洲吟遊詩人傳頌好幾個世紀的不朽傳說......

亞瑟王的傳奇一生,身處香港的你可能聞所未聞,這個中世紀風流人物的事跡與情仇,放諸多變而紛擾的現今世代,還可以有甚麼嶄新的切入角度?今屆香港藝術節與香港賽馬會慈善信託基金攜手呈獻,以推廣共融為主題的藝術計劃「無限亮」,其中一個獲邀來港的節目《亞瑟王之夜》,由加拿大溫哥華的新世界劇場(Neworld Theatre)挑戰經典,以共融的創作班底,大膽再解讀亞瑟王傳奇。

廣告

脫軌的亞瑟王  天生的劇場人

帝王將相的劇場演出必然悲壯又嚴肅?進劇場前最好先放下刻板印象,因為新世界劇場的《亞瑟王之夜》出乎意料地充滿喜感與音樂感,詩意的劇場意象拼貼取代常見的線性敘事,直白不造作的句子取代艱澀冗長的對白,「Niall有種不可思議的勇氣,毫不介意在過程中轉換語言工具,他可以在嚴肅到極點的一場戲裡,瞬間變得超級搞笑,反之亦然。」《亞瑟王之夜》的聯合編劇Marcus Youssef如此形容合作伙伴暨多年好友Niall McNeil。「亞瑟王迷」Niall既是聯合編劇,亦出演亞瑟王本人,「不按理出牌」是形容他的最貼切詞語,「我超喜歡把各種元素混合起來!」Niall補充道。

廣告

本身是唐氏綜合症人士的Niall,自小跟隨父母參與英屬哥倫比亞省的Caravan Farm Theatre,五、六歲開始上台演出,幔幕下的悲歡離合伴他成長。Marcus處處展露出對好友的欣賞:「Niall具備的專業劇場經驗,不比我在加拿大認識的任何人遜色。雖然從表面看他的書寫程度跟小學生無異,但Niall的確是一位編劇。所以在編作過程中,第一個挑戰不單是構思一齣長篇劇作的藍圖,同時亦要體現出Niall對於劇場的深厚了解和經驗。」

「作為一個藝術家,Niall的天賦在於聯想力,他能夠以打破傳統虛實框架的方式去連結角色與故事,通過對話、即興和遊玩去寫作。他亦具備敏銳的直覺,視點翻來又覆去,總是能夠顛覆我的既定想法。」過去十載,Marcus與Niall合作無間,創作過程牽涉大量溝通與回應,即興元素俯拾皆是,想像力狂野馳騁,充滿流動性,「在《亞瑟王之夜》裡,觀眾會見到原著材料、流行文化與Niall的個人世界互相交融,界線變得模糊。」

共融的秘密   無從想像的世界

「激進級共融」(Radically inclusive),是新世界劇場對於是次演員班底的形容,除了Niall,舞台上另有三位唐氏綜合症演員參演(新世界劇場稱之為「社區演員」),分別是Matthew Tom-Wing、Tiffany King及Andrew Gordon,三人來自溫哥華的唐氏綜合症研究協會(Down Syndrome Research Foundation),之前曾經在協會上過Niall和Marcus的戲劇課。

所謂共融,起點是連結不同能力的人,然要跨越起點,大概就是能夠視差別如無物。當三位演員加入團隊開展排練後,Marcus旋即發現創作新劇是讓「擁有不同認知經驗的人」愉快熱情地協作的理想模式:「我們都有未學會的東西,每個人都有擅長和不擅長的事,在這方面大家都是平等的。當我們讓社區演員在排練室領頭,帶動我們去做他們擅長的事、熱愛的事,結果是戲劇性地美麗,亦對這個慣於排除與孤立發展遲緩者的世代,提出了直接的質疑。」

Marcus 亦透露共融的創作模式,其實是讓作品更精準、更優秀的秘密,因為要回應不同能力的演員的開放與純淨,創作人就必須以同樣程度的摯誠相待,「(這種創作模式)要求我毫無保留的活在當下,掏出最真誠的自我,亦讓我不得不更專注於聆聽迸發的靈感火花,不單是聆聽Niall的,更要聽自己的,這對我的寫作很有幫助......《亞瑟王之夜》要詰問的,是像我這種認知能力達主流標準的人,我們所理解的分類和分派,就是定義世界的唯一合理方式嗎?不,不是的,因為在我們每一個人裡面,都有著好些世界存在,那些世界我們無法命名,甚至連想像都無法企及──所以我們有藝術,好讓我們能夠瞥見,那些世界。」

——

新世界劇場《亞瑟王之夜》

場次:2019 年 3 月 19 日(20:00)3 月 20 日(16:00)
地點:沙田大會堂演奏廳

(本文為贊助內容)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