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拼貼的真實 ── 謝炎安的創作

2017/6/3 — 12:15

謝炎安喜用透明的顏色,不同顏色塗層疊加,用筆觸做色彩變化,同一種顏色塗厚或塗薄,其實是迥異的呈現。

謝炎安喜用透明的顏色,不同顏色塗層疊加,用筆觸做色彩變化,同一種顏色塗厚或塗薄,其實是迥異的呈現。

【文:鄧小樺;圖:香港電台】

謝炎安,生於1974年,1998年畢業於中大藝術系,2001年取得藝術碩士。於1998年獲巿政局藝術獎,曾參與多個藝術展覽,作品為香港藝術館及私人收藏。

謝炎安一直想探索,繪畫這種傳統媒介,在今日的角色如何。他一直用塑膠彩創作,笑言「人生苦短,塑膠彩比較快乾」;但更重要是,他認為塑膠彩比較適合重現當代人視覺經驗,如電腦熒幕、霓虹光管、工業製品等等。謝炎安喜用透明的顏色,不同顏色塗層疊加,用筆觸做色彩變化,這工序是重複的,但謝炎安強調,同一種顏色塗厚或塗薄,其實是迥異的呈現;「而幾種透明色重疊之後,你可以創造出一種無法在畫板上混合出來的顏色。」

廣告

謝炎安於1998年獲巿政局藝術獎,曾參與多個藝術展覽,作品為香港藝術館及私人收藏。

謝炎安於1998年獲巿政局藝術獎,曾參與多個藝術展覽,作品為香港藝術館及私人收藏。

廣告

謝炎安對繪畫是有執著的。在香港印章系列新作「二十弱冠」上要做一個英女王頭像,他首先用刀雕刻一個噴油模,作為繪畫的初步構圖和定位,「不會像電腦那麼精準,但那不準,其實也是人味。我用刀,其實也是在畫畫。」鋪了色塊之後,重噴顏色,再重新定位,來回好幾次才完成畫上的頭像部分,畫一幅畫大概要一個月——電腦當然快多了——謝炎安慨嘆,「繪畫是因為很花工夫,而未必能追上這個時代的一種媒介。」

用刀雕刻噴油模,不會像電腦那麼精準,但那不準,其實也是人味。

用刀雕刻噴油模,不會像電腦那麼精準,但那不準,其實也是人味。

謝炎安每天畫畫大約兩三小時,其餘時間看書、電影、上網,種種吸收之物,他會以解構的方式拆解、重組,成為未來作品的元素。他對書有相當的熱情,看著名的「POP UP BOOK」《愛麗絲夢遊仙境》,認為裡面的美感與智慧完全不輸於純藝術書籍。

謝炎安每天畫畫大約兩三小時,其餘時間看書、電影、上網,種種吸收之物。

謝炎安每天畫畫大約兩三小時,其餘時間看書、電影、上網,種種吸收之物。

熱愛流行文化

當藝術與流行文化相交,像羅蘭巴特所展示的那樣,需要一套符號分析的系統,去將流行文化重組並重新敘述一次。謝炎安在日本漫畫中看到與香港藝術家石家豪相似的資料排列方式,「藝術家與流行文化作者也是分享同樣的視覺語言。」他更深愛的是《太公報》,認為那是八十年代香港巿井文化的大集合。

《綠野仙蹤》
謝炎安的作品裡很自然也有意識地加入了政治元素,但他不是要評論政治人的功過,而是想借政治元素來拼貼寫詩。

《綠野仙蹤》
謝炎安的作品裡很自然也有意識地加入了政治元素,但他不是要評論政治人的功過,而是想借政治元素來拼貼寫詩。

藝術處理流行文化,並不能只是抽水,根柢還是真誠的熱情。謝炎安笑說,自己從小時和家人飲茶時開始在茶樓外面的報攤買港漫、日漫的公仔書,《龍虎門》、《如來神掌》、《五兄弟》、《幪面超人》,開始了自己認同的興趣,後來也大量收集這些公仔書和模型。他所畫的井字型公屋是香港典型事物,也是自己成長環境與童年記憶。他的作品裡很自然也有意識地加入了政治元素,比如公屋與金紫荊、敬禮隊列的並置,「也有八九年自己在電視上看到的歷史記憶。」VIIV,香港人一看就明白。「但我不是畫政治漫畫,不是要評論政治人的功過,而是想借政治元素來拼貼寫詩。」像菲臘親王退休,謝炎安就幻想女王夫婦來港故地重遊,見到一個倒置了的香港。

目前謝炎安所創作的「香港印章」系列的其中一幅新作,乃始於「二十弱冠」四個字——2017香港回歸二十週年了。「我肯定不會歌功頌德,但會怎畫,還未知。」

坦蕩不偽善

拼貼是流行文化的運作邏輯,香港是個文化混雜的地方。謝炎安說旺角就是個奇異混合的媒介,信和中心裡面有唱片、漫畫等宅男大好,對面的朗豪坊裡有高檔奢侈品牌,再過一條街就是燈紅酒綠的馬檻架步。「旺角就是我的圖書館。」

謝炎安說旺角就是個奇異混合的媒介,稱旺角為他的圖書館。

謝炎安說旺角就是個奇異混合的媒介,稱旺角為他的圖書館。

謝炎安的流行元素裡當然包括性的元素,有著九十年代,香港最開放時候的大膽戲謔。「香港表面開放,其實社會很保守。也有人說我畫咁多『肉色的女士』,會有點麻煩,因為買畫通常是由家裡的女主人決定的。但我覺得,性是生活的一部分,藝術不必迴避生活的元素。」

《小平》
謝炎安的流行元素裡包括性的元素,有著九十年代,香港最開放時候的大膽戲謔。

《小平》
謝炎安的流行元素裡包括性的元素,有著九十年代,香港最開放時候的大膽戲謔。

謝炎安常常強調流行與藝術之間不分高下。這讓我想起,流行文化裡最有力的部分,其實是反偽善,坦蕩與大膽。完全知道自己在做什麼的人總是很直接:「創作快感才是持續的元素。創作是將自己的世界放大。我是什麼人,不用扮野。」

「藝術家與流行文化作者也是分享同樣的視覺語言。」-謝炎安

「藝術家與流行文化作者也是分享同樣的視覺語言。」-謝炎安

--

香港電台電視節目《好想藝術》 (本集於6月4日播放),逢星期日晚上9時30分在港台電視31及31A播映;港台網站 tv.rthk.hk 及流動程式RTHK Screen同步直播及提供節目重溫。

面書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art.weekly/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