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拾穗者與夏碧泉

2015/5/20 — 13:16

(圖:夏碧泉家人提供)

(圖:夏碧泉家人提供)

拾穗者

紀錄片以法國寫實主義畫家 Jean-Francois Millet 的經典名畫《The Gleaners》(拾穗者)開始。Millet 出自農民家庭,對農民特別富同情心,他喜歡繪畫農民,表達他們樸實、卑微,貧困的生活面貌。這類題材在當年社會情境屬非常革命性,對低下層人民的歌頌,意味著對中產及貴族階級的批判。畫中三位女農婦執拾地下穀麥,這帶出了西方傳統耶教文明的精神——聖經申命記二十四章十九節:「你在田間以割莊稼,若忘下一捆,不可回去再取,要留給寄居的與孤兒寡婦。......你打橄欖樹,枝上剩下的不可再打,要留給寄居的與孤兒寡婦。你摘葡萄園的葡萄,所剩下的不可再摘,要留給寄居的與孤兒寡婦。」Millet 正是描寫這個場面,傳達著畫家悲天憫人的情懷,同時展示農民性格老實堅毅的一面。

鏡頭一轉,百多年後的今日,仍有窮人在法國田野間執拾收成後剩下的農作物如薯仔、蘋果等。鏡頭再轉,另一批平民在城市中的超市門外檢拾被棄置在地上的生果和蔬菜。電影中有 Rap 歌批判窮人在街邊檢食物吃的不公義。但亦有慈善團體從農莊帶走因品質稍差、數以噸計被扔掉的薯仔返回中心做素材,煑好後派給流浪漢。還有一位米芝蓮兩星級廚師也在田裡拾被棄掉的新鮮蘋果做沙律,他說母親自少是這樣教他的。

廣告

電影紀錄了城市人檢拾路邊尚完好的傢俬。導演還拍下一位從俄羅斯來的藝術家在家門口做了一座圖騰塔:由拾回來的爛碟、車牌、倒後鏡、膠花、電視機、洋娃娃、喉管等雜物用英泥鞏固在一起,非常有趣。同樣,另一位用垃圾做創作的 Louis Pons,其作品粗中帶幼,殘破的零碎物件整齊地排列成一件浮雕,肌理異常豐富、結構對稱,複雜中看出秩序與和諧,似一首古典樂章。影片亦提到兒童利用垃圾樽做創作。 紀錄片的結尾:導演在一間舊物店買了一幅也是以拾穗的農婦為題材的大幅油畫,滿心歡喜。

這套電影叫《The Gleaner and I》, 而 "I" 就是導演 Agnes Varda 本人。她承認自己也是個拾荒者,不過是以相機「檢拾」影像罷了。

廣告

(圖:夏碧泉家人提供)

(圖:夏碧泉家人提供)

拾荒者

「夏碧泉像一個拾荒者到處搜尋,他從陳舊破殘中看出美的內涵。」(王無邪語)另外,夏氏是「高檔拾荒人」(陳餘生語)。而夏氏也自稱是一個「垃圾佬」,喜歡從街上尋找被丟棄的廢物,把它們帶回家,並視之為寶。然後將這批「垃圾」重新組合加工燒焊上色,最終成為一件創意盎然的藝術品。這種創作方法,西方叫 Assemblage art(合成藝術)。夏氏潛心向西方藝術大師學習,鑽研他門的作品,所以從他的雕塑系列,可找到 Giacometti、Picasso、Miro 等人的影子。由於夏氏住在老區土瓜灣,而他的素材又是來自周邊生活空間,由後巷蹓躂到大街店舖,如車房、五金鋪等。因此其作品在造型及內容上均富本土特色,例如:在他的浮雕作品中,麻布肌理特別明顯,這教我想起上環與西營盤接壤處有條威利麻街,那裡經常有工人曬麻包袋,舖滿一地。無論板畫或雕塑,他都喜愛著色凸現木紋肌理,這又令我想起上環普義街有間木坊舖,裡面有六、七個工人天天刨木板,瀉落一地簿如紙的木片,收工時街坊都自㩦紙袋帶一包回家燒水煑飯。那些廉價的木箱,粗糙的木紋尤其明顯。夏氏讚自己用竹做作品四十年,是他的強項。那班刨木工人收舖後,於黃昏時踎在舖門口用竹筒食水煙,至今仍歷歷在目。還有雕塑中的洗衫板更是五、六十年代家家戶戶都擁有的必需品,是每個婦女的近身物件。至於那些金屬工具,如水泥鏟、士巴拿、廢鐵、彈簧、水煲……等,肯定是從附近的車房撿回來的。以上所提到的多種材料都是來自工人幹活或基層婦女做家務時用的物件,那似曾相識的身邊素材令作品看來親切感強,猶如夏氏本身平易近人的個性。作為工人出身的夏氏,以他深厚的 craftsmanship,當面對這類物件時,能化腐朽為神奇是一件不難理解的事。所以他的雕塑系列頗具強烈個性,能神奇地把金屬、木、皮靴和竹等不同物件可以混為一體而不覺核突,反而由色調到肌理等各方面都接合得十分和諧、富有本地色彩,兼有一股樸實的土味。

(圖:夏碧泉家人提供)

(圖:夏碧泉家人提供)

資料庫

人稱夏爺的夏碧泉出自貧窮家庭,是一位自學成才的工人藝術家。他曾以裝飾鏡屏、製作人造紙花等技能謀生,在現實困苦的日子裡,對藝術的追求絲毫無減,反為變得更堅強、更執著。八十年代初,曾跟朋友去過夏氏於土瓜灣的家。當時初出茅廬的我能探訪前輩的畫室,有點戰戰兢兢。除羨慕他的工作室外,最吸引我的是書架上排得整整齊齊厚厚的大本畫書,如:Dali、Henry Moore、Picasso、German Expressionism……等好多好書。他的藏書多到十年足不出戶也看不完。那個年頭,能接觸外國藝術祇有通過書本或雜誌,而夏氏的私人珍藏實在豐富,難怪他的自學能力那麼強、視野那麼闊、意念那麼創新。可惜那次之後,再沒有踏足過他的家了。近日來到 AAA 看他的展覽,才知道他留下一屋大量珍貴的資料 ,這包括:

從六十年代至千禧年間,夏氏用相機拍下了 1,500 個展覽的作品!簡直是一部未寫成的香港近代藝術史書。

夏氏喜歡收集雜誌及報章。對香港重大事件如六七年暴動和中國文化大革命的資料,現今全部原封不動收藏在紙盒和文件夾中。當然還有其他紛雜的圖像印刷品等,靜待有心人分類入檔。

夏氏喜歡在展覽酒會中邀請藝術家跟他的作品合照,多年來,可想像已拍下的數量是多麼驚人。甚至藝術家自己遺失了的紀錄,也有可能在他的家找到。這些豐富資料,對研究書寫香港藝術史何其重要。

最後是一些從未公開過的拼貼書本。他翻拍不同類型的藝術圖像、流行明星如梅豔芳肖像、旅遊照、性感女郎照、嬰兒照、然後重新貼在室內設計雜誌、時裝雜誌、藝術雜誌……。實行一次圖像大兜亂,每一頁互不相干的圖像並置,產生多重意義。厚厚的幾本,簡直是最佳的想像力訓練工具。

AAA 將這些「寄書」拍成錄像,在螢幕逐頁逐頁翻開來看,我站了半個小時還捨不得離開,確實是一次奇妙的視覺經驗之旅。老師或中學生應來參觀,必大開眼界,獲益良多。

夏碧泉先生不愧為一位真正的拾荒者,一生都在實踐拾荒的精神,更何況他拾的是香港近代藝術發展的片段,並收集成個人小型資料庫,供後人整理,建構出一個本土藝術故事。他默默地、低調地、不自覺地做著歷史的第一手資料蒐集,沒有機構支援,沒有朋友鼓勵(好在有夏太),就憑一己的卑微力量,為香港藝術史作出貢獻,實在教我們敬仰。

 

附註:夏氏留低龐大的資料,現今正由 AAA 的研究員黃湲婷和藝術史家劉建華兩位同工扛起這艱巨工程!為你們打氣!請繼續努力!

 

編按:楊秀卓今年 4 月至 8 月期間,參與亞洲藝術文獻庫的「AAA 教育工作者駐場計劃」。身為亞洲藝術文獻庫首位駐場教育工作者,楊秀卓將在駐場期間,探討亞洲各地的藝術創作如何反映相應的當代主題及議題。楊氏的目的在於運用文獻資料設計一套教育單元架構,爲藝壇注入新的內涵,引導老師探索本地以外的資源。

--

有關亞洲藝術文獻庫

亞洲藝術文獻庫(Asia Art Archive,簡稱 AAA 或「文獻庫」)為獨立的非牟利機構,成立於 2000 年,視記錄和保存亞洲當代藝術史為當務之急,並矢志將蒐集得來的文獻資料開放使用。文獻庫匯聚了各界的群策群力,包括國際化的董事會、由多位知名學者及策展人組成的學術諮詢委員會、以及內部的研究團隊,匯編了被譽爲當今亞洲當代藝術最珍貴的文獻收藏之一。公眾既可親臨文獻庫的圖書館免費使用其館藏,亦可隨時隨地透過「線上館藏」在線瀏覽。文獻庫成立至今,有別於一般靜態被動的資料庫,一直致力策動各類型的公眾節目、研究項目、駐場計畫及教育活動,爲廣大觀眾提供一個多元化的交流和反思平台。網站:www.aaa.org.h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