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捷克的行為藝術

2015/4/27 — 16:26

(圖片取自 CCCD facebook)

(圖片取自 CCCD facebook)

早前,四位捷克藝術家:Tomáš Ruller、Veronika Bromová、Lenka Klodová 和 Martin Zet 來港參加的「身體力行-香港國際行為藝術節」。活動由社區文化發展中心 (CCCD) 舉辦,內容豐富緊密。捷克藝術家們進行個人和集體行為呈現之餘,亦在賽馬會創意藝術中心 (JCCAC) 帶領工作坊和研討會,與中國和香港的行為藝術家交流,分享在捷克的行為藝術經驗。本文嘗試整理及紀錄以上提及的工作坊和研討會內容,簡單介紹四位來自捷克的行為藝術家。

工作坊全長三小時,由四位藝術家輪流帶領,於 JCCAC 的不同角落進行。研討會於 CCCD 舉行,全長三小時,也由各藝術家輪流帶領,自述他們的創作經驗。

Tomáš Ruller:內在與外在的平衡

廣告

工作坊起首,Tomáš Ruller 請我們默站,感受環境,讓環境帶領感官,身體成為「被動」的一方。雖然 Tomáš 請我們默站時盡可能甚麼都不做,但他說,當靜止下來,我們會發現我們不能完全靜止。心跳會帶動身體;當風吹過,毛髮亦會動。我們要學習在靜止時,找尋內在與外在環境的平衡。認識、探索自身與環境的關係,正正是 Tomáš 創作時最關心的。

Tomáš 在七十年代開始他的行為藝術生涯。他的作品都與政治、社會、經濟、文化息息相關,但他更重視作品的哲學性,比如人的存在、人與環境的關係等。在 1988 年的《8.8.8》中,他曾在河邊自焚去探求環境與身體的存在、生與死的問題。同時,Tomáš 強調創作不能離地,他對周遭社會所發生的一切產生很多疑問和思考,而這些內容是他生命的一部分,因此他不能脫離政治、社會等議題進行創作。

廣告

(圖片取自 Tomáš Ruller 個人網站)

(圖片取自 Tomáš Ruller 個人網站)

在 1997 年的《TISH TUSH / BLUR / SKVRNA》中,Tomáš 在以色列一個廣場地上倒了一灘水,讓人們經過、停留、互動。在十二小時裡,他每隔一段時間就轉換不同裝扮,扮演不同的文化和政治力量。Tomáš 表示,作品對不同政治背景之間的連繫性提出疑問,亦留意人們如何看待不同的文化。

(圖片取自 Tomáš Ruller 個人網站)

(圖片取自 Tomáš Ruller 個人網站)

身為行為藝術家運動 Black Market 的創辦人之一,Tomáš表示,比起個人呈現,他更有興趣進行協作行為藝術。他指出,Black Market 的社會性不少於藝術性,他期望 Black Market 以行為呈現創造一個社會的對話平台。當 Black Market 漸漸由德國藝術家所主導,Tomáš 與幾位東歐藝術家於 1991 年退出。不過,他們仍然抱持 Black Market 的信念進行呈現,因為它是一個持久性的社會運動,例如 2007 年 Tomáš 邀請了六位世界各地的藝術家在布拉格進行《Open Situation》,他們集體卻以各自的方式進行呈現,探討集體行為、時間和地點的關係。

Tomáš 在講話中多番強調「根本」,在他的作品亦處處反映他對自身存在的思考。Tomáš 的藝術探求個人與外界的互動關係,以探求人的本質作為依歸。

Martin Zet:由人主導的界線和規則

Martin Zet 帶領的工作坊關於界線和規則。他先讓我們選擇「正面」或「負面」以及「負責任」或「不負責任」,作為我們要尊重的規則。我們選了「正面地不負責任」,於是我們出發往 JCCAC 大樓的不同地方,沿著一些「界線」而站,然後走進界線以內。我們愉快地遵守了一些規則,然後又快樂地違反它。Martin 的幽默感讓活動更輕鬆有趣,也讓我們對一些概念名詞有新的感受和思考。我們也可以嚴肅地討論這些概念,比如說,政治,也是由人主導的界線和規則。

在研究會裡談政治,Martin 於起首就表示對捷克的政治體制不滿意。捷克自 1989 年天鵝絨革命後,成為民主國家,結束共產一黨專政。Martin 說,不論是過往的共產主義,還是現在的資本主義,他反對任何一方。他更笑言自己傾向反政治,但無奈政治必然存在。故此,他所關心的是如何投入政治裡面。雖然捷克現在已實行民主制度,但人民實際上未適應下來。去年捷克總統選舉,Martin 向警察送花,意外得到警察的提議:「投票給共產黨吧!」Martin 亦於他居住的城市 Libušín 選舉參與投票。經他反覆比較二十七個政黨的政綱,他投票給一個他認為適合在政府裡的政黨,而他竟然成為城市裡唯一一位投票給此黨的人。他更笑說要把這次公民參與的經驗放在作品集裡。

值得一提的是 Martin 隨性、平易近人的特質,這與他的作品一脈相承。他能用輕鬆的手法和心態去面對嚴肅的議題,自己身體、自己心情,自己主導。

Lenka Klodová:女性裸體與色情的非自然掛勾

Lenka Klodová 在工作坊裡向我們介紹她最近於布拉格的個人展覽-關於捷克的脫衣舞娘。Lenka 在畫廊設置了六個不同場景,包括書房、浴室等,聘請六位脫衣舞娘在搭建的場景裡表演脫衣舞。在捷克,脫衣舞娘是合法職業,人們可以用便宜的價格請脫衣舞娘到任何地方演出。Lenka 透過展覽呈現這個社會現象,而我們在工作坊更參與在其中!欣賞過一位脫衣舞娘的演出後,我們一起學習她性感美艷的舞步,感受捷克脫衣舞的風情。

(圖片取自 LIDOVKY.cz)

(圖片取自 LIDOVKY.cz)

Lenka 在研討會裡提及她創作生涯的重要時刻:懷孕。當時她剛到布拉格唸雕塑與設計,生命、家庭、藝術同時出現,這個人生的重大變化,啟發她去思考生命、身體的基本存在。對於政治體制,她坦然表示不太介意哪個政黨執政,但她留意到一些制度上的小弊病影響到人的生活,於是為它去做一些創作。Lenka 曾參與展覽支援孕婦生育配套,例如爭取在家分娩。當她在運動裡頭,她以為成功在望;但至現今,政策未改,故此運動要持續下去。Lenka 的學生作為母親們成為新一代抗爭者,發起不同運動去爭取母親權益,例如在公共空間餵哺母乳。

Lenka 關心很多與身體有關的議題,比如在公共空間的裸露。她認為女性身體的裸露並非等於色情,但人們往往為女性身體下很多刻版印象。為此,她希望創造一些情景,非色情地展現女性裸體。比如她曾辦人體寫生課給小孩和老人,讓他們單純去觀察及繪畫人體。

Veronika Šrek Bromová:物與人的自然交流

Veronika Šrek Bromová 在工作坊裡邀請我們找一件物件,然後嘗試用語言以外的方式與它對話。有人挑了木頭,有人挑合桃、閃片、紙卡…...。最後,Veronika 讓我們圍坐,將各種奇怪的物件擺放中央,握起手來,呼出煙去,感受人與人、人與物、物與物之間的能量流動。

維基百科說 Veronika Bromová 是一位新媒體藝術家;我看 Veronika 很多作品以自己身體出發,探索人的內在與外物、自然環境的關係。婚後的 Veronika 更名為 Veronika Šrek Bromová。基於對都市發展種種不滿,她近年與丈夫搬家到捷克近郊一個小村莊 Střítež,並將該址命名為 Chaos 68。在村裡的生活回到基本,他們耕作、煮食、建羊舍,兩夫婦希望自給自足。Veronika 亦成立了藝術空間 Galerie KABINET CHAOS Střítež,村裡的人能欣賞作品之餘,也讓城裡的學校帶學生來參加工作坊,接觸藝術,體驗村莊的自然生活。她希望未來再建一些房子以作不同媒介的藝術交流用途。

(圖片取自 Chaos 68 Facebook )

(圖片取自 Chaos 68 Facebook )

不過,並非所有村民都會尊重藝術家的創作。Tomáš Ruller 分享他於 2012 年到村裡展覽《SCHOOL GHOST》的經驗。展覽場地為一間小酒館,當時正值選舉,而展覽場地成為了投票站。Tomáš 被阻止錄影展覽過程之餘,選舉委員會更自行將他正在展覽的相片翻轉、面對牆壁。選委會指出相片上有人手持武器,可能會影響投票人士情緒。對於作品被審查,Tomáš 和 Veronika 視之為笑話,亦浮現出淡淡無奈。

(圖片取自 Tomáš Ruller 個人網站)

(圖片取自 Tomáš Ruller 個人網站)

藝術,持久的抗爭

四位藝術家熱愛生命,以創作在不同層面發聲,決心捍衛一些在大城市裡漸漸流失的思想和價值。不論是 Tomáš Ruller 的文化感受、Martin Zet 的政治參與、Lenka Klodová 關注的女性身體、Veronika Šrek Bromová 體驗自然生活,不同方向的創作,皆是不同層面的抗爭。Tomáš Ruller 總結時說:「只要嘗試繼續活著,繼續抗爭。」追求自由立於人的根本,藝術家的實踐是一生的功課。

--

按以下連結可觀看更多四位藝術家的作品:

Tomáš Ruller:http://www.ruller.cz/

Martin Zet:http://martin-zet.com/en/index.html

Lenka Klodová:http://www.artlist.cz/en/lenka-klodova-100611/

Veronika Šrek Bromová:http://www.veronikabromova.cz/ / http://planeta-chaos.cz/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