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採訪手記】預覽畢加索展 不小心訪問了保安員

2017/2/24 — 23:25

畢加索真迹來港展覽,今日舉行傳媒預展,我幾乎是最早一個到達的傳媒代表。展場只有兩個保安員與我,接待的公關笑說:「你最早到,可以獨享成個展覽一陣。」

十三幅展品看了一轉,還未有行家來,大概是因為來自巴塞羅納畢加索美術館代表尚未到場。保安叔設可能是出於納悶,問我:「你邊間報館?」

我說了「立場新聞」,他沒甚反應,轉而用「網媒」含糊過去。畢加索的真迹應該價值連城,我順口問一句:「看管真迹壓力大嗎?」他說,之前做過博物館保安,算是有經驗,道:

廣告

「真迹,不過也只是一張紙嘛。平常心啦。」

雖然如此,保安叔叔提醒我,拍攝真迹不能用閃光燈。可是,他沒有說到這裡就停下來,接著解釋閃光燈怎樣傷害顏料色彩。

廣告

面前的,可不是普通的保安呢!

保安叔叔竟進一步說自己喜歡攝影,所以略懂閃光燈的破壞力。說著就興奮的他,更掏出手機,展示一張張得意近作。老實說,真的拍得不錯。他對太陽光線很敏感,幾幅日落的照片都拍出動人的暮色,可比早前得獎的《雨後的裕民坊》。

在這裡看守著畢加索名畫的保安,與畢加索之間的差異是甚麼?或者不是能力,只是機會——參賽的機會,展示的機會,獲賞識的機會,成名發跡的機會;或曰:運氣。

行家們魚貫進場,排著隊等著做跟美術館代表訪問。但我覺得,我要做的「訪問」已經完成。 十三張畢加索真迹來港固然難得,但展覽場中找到一個喜歡攝影的保安員,更是可貴。他的故事比畢加索的抽象版畫,來得更奇情曲折。

試問看一場展覽,你會有多注意看守作品的保安員?我平日也不會留意呀,今天一個轉念,好奇他們作為名畫守護者,力量微小卻影響大。我以為,保安員會投訴工作沉悶無聊,沒料到他隨意翻出,一張在海旁交叉雙腳看維港的作品,說:「李嘉誠在對面忙忙忙,我在這裡多悠閒。」

突然,我想起程展緯。

以「請給保安員椅子運動」馳名的藝術家,程展緯起初也是從閒聊之間,感受椅子對保安員有多重要。他後來更加換一個身份重返藝術館,角色轉變後,更親身體驗到一張櫈是長期站工作的有力支持。

然後,我再想起謝至德。

近日那探討在職貧窮問題的展覽,勞力到底是甚麼?表面見到的是一個保安員,但脫下螢光外套制服之後,他跟你我都一樣,是個喜歡用手機拍攝記錄生活的人,偶有佳作想與他人分享。

如果有一天,今日碰見的保安員開辦他的攝影展,會是怎麼一番景象呢?對話最後一句,我如是衷心祝願:

「希望有一天,你會在這裡開展。」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