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搞場《大龍鳳》

2015/9/7 — 16:26

《大龍鳳》劇照
(圖片來源:中英劇團 facebook)

《大龍鳳》劇照
(圖片來源:中英劇團 facebook)

【文:陳家燕】

龍與鳳本有吉利祥瑞之意,常以寓意世間男女婚姻和合安好。然而於香港的語境裡,「大龍鳳」則隱含其義:戲劇化、誇張、排場隆重繁複且喧鬧。大龍鳳可以是一場婚宴、或典禮,其「觀眾」可以是我們的親朋戚友,甚至是街邊路人,目的,是做給別人看——原來「大龍鳳」一詞源自於1960年代初在香港成立的「大龍鳳劇團」,大概是當時劇團的排場、服裝都以華麗隆重盛名,而且陣員龐大,慢慢「大龍鳳」一詞便引申出當今在香港語境裡之意吧。

由盧智燊執導的《大龍鳳》,戲裡「大龍鳳」的終極 climax(床照終在萬佳宜的婚宴向所有賓客展示),則在開場時便以一則蕃茄動新聞向觀眾報告,在我還糊裡糊塗不知劇情之下,掀起觀眾以局外人身份觀看這場鬧劇的來龍去脈。故事以倒敘手法,層層推進,由床照秘密從萬佳成發現始、到陸居男,然後到萬忠仁,再到馬文意獲悉這個秘密,從中除了包含每個角色對應否向佳宜透露床照一事的掙扎而讓觀眾更暸解該角色的性格、於家庭的位置外,亦穿插了數段簡短單獨向各位角色訪問的片段,讓觀眾可從劇情外以另一角度聆聽角色的內心獨白。當人能隱藏身份,單獨,不用fulfill 他平日生活裡 (on stage) 的角色而(off stage 地)發表意見時,他們往往會變得更真實。例如其中一段訪問萬忠仁對一夜情的看法,平常於學生面前忠厚老實、滿口仁義道德的校長,終於從片段中獲悉他平日在學校所「上演」的態度——對他來說,原來也是一場大龍鳳。

廣告

萬佳成的房間,是一個 off stage,在《大龍鳳》裡唯一一個不算是「大龍鳳」的空間。這是一個私密、真切的空間。角色在這個空間裡,只需做回自我。佳成於這裡看到他死去的阿媽,阿媽話:「我在你內心深深處。」。從萬忠仁的書面語式奇怪短訊「我可以進你處嗎?」開始,到萬忠仁牌氣暴燥地打開佳成房門,開始踏進這個空間。與兒子剛於虛擬空間聯繫後,萬忠仁踏入這個空間並開始與兒子於現實連結。到後來有一幕,當萬忠仁被馬文意拒於房門外,他選擇走到佳成的房間裡,睡在兒子的床上。萬忠仁與佳成面對面,鼻貼鼻的睡。假若在客廳裡,萬忠仁與佳成對話,父親會坐著梳化的一端、兒子瑟縮的坐著梳化另一端。然而在房間,他們會鼻貼鼻的睡著、對話。陸居男會有時會藏在佳成床底,或與佳成一起做著非主流青年或主流宅男愛做的事。馬文意於劇中第一次踏進佳成房間,是叫佳成噴空氣清新劑,到後來會在這房間裡問佳成有冇煙。佳宜朋友來訪商討婚宴,一家人躲在這裡喝酒。甚至是激動尋死的佳宜,亦因在這裡嗅到刺激性的異味(人類最真實反映狀態、不能說謊的排洩物……),救回自己。在這個不用上演大龍鳳的空間裡,人們回息,面對真切又脆弱的自我,然後,再預備下一場大龍鳳。

大龍鳳可以闡釋為一種繁文褥節的虛偽。除了在劇場裡,在我們活著的世界,一場又一場大龍鳳仍然陸續在各時各地上演,而且做或看的,都孜孜不倦、願意去做去看。為什麼?除了能滿足虛榮心,其實這亦是不可或缺的姿態協助我們進入狀態,各種狀態角色做足本分,世界運行順暢。新娘子新郎哥於婚宴之夜舉杯暢飲灑熱淚,與賓客分享成長照片,主角是如何 meant to be together。大學畢業生於畢業典禮輪流躹兩個躬,眾多主角魚貫上台輪流亮相一分鐘,相機喀嚓走下台(有些不甘平凡的畢業生,身為眾多主角之一,覺得有責任藉此向眾多觀眾顯示年輕的棱角與勇氣……)。滿月酒,眾人慶祝順利月滿的主角寶貝登場,即使寶貝還沒懂建立記憶……例子數之不盡,即使現在說出來好像這些大龍鳳都有點無謂,但的確,因為有觀眾在,在觀眾的見證下,透過上演大龍鳳,向觀眾演出主角想演的角色,從知會「要做」到真的「成為」某角色的進程裡,大龍鳳便是屬於知會的部分,是一項能加強之後真的會「成為」的部分。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