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撕開公主隱喻 形象不過角色扮演

2015/12/17 — 15:35

Eisa Jocson 演出期間的相片
(圖片來源:Para/Site 提供)

Eisa Jocson 演出期間的相片
(圖片來源:Para/Site 提供)

「公主」兩個字,在香港可以引起多重解讀的可能。或者,你最快聯想到的是「公主病」,名詞化成形容詞,看被寵壞的女生怎樣影響今日的兩性關係。加上「白雪」,變成童話故事人物之餘,更是純潔完美形象的象徵。

來自菲律賓的形體藝術家 Eisa Jocson,駐留香港研究公主,日前在 Para/Site 進行排演其小總結成果,以舞蹈拆解完美形象的構成。

刷白了的空間,白色光管打在牆上,顯得份外冰冷。兩名舞者身穿白雪公主的長裙,寶藍色的燈籠袖,淡黃色的裙擺。臉上的化妝有點濃重,黑黑實實的眼睛,紅通通的嘴唇。兩個公主同時登場,未有任何動作,已經叫我相當震撼。童話故事向來只有一個公主,一個主角。當現場出現兩個公主的時候,我不知道該將精神集中在哪一人身上,打破了公主尊貴、唯一的固有印象。

廣告

二人背著強光,向著觀眾,翩翩起舞。先是腳部動作,以指尖走步,猶如芭蕾。他們一邊模仿白雪公主托著蘋果的姿態,一邊加插泰國傳統舞蹈的造手,為西化的公主帶來一點東方味道。從動作開始熱身,二人慢慢走到觀眾前,以極高音讀出卡通片中公主的對白,一句句「How wonderful」的背後,流露出純粹取悅他人的空洞。他們又主動與觀眾互動,拋出嫵媚的眼神之餘,甚至稱道觀眾的「頭髮很美」和「長得俊俏」等等。

無論男女,大部分人小時候都一定接觸過《白雪公主》一類的童話故事。讀書或者看卡通片,注意力一般放在劇情發展上。Eisa Jocson 將故事抽空,單純呈現公主的一舉手一頭足,反而令我發現一直忽略的細節。我們批評「公主故事」,著眼點通常都在情節不合邏輯之上,感嘆如斯美好的事情從不在現實裡發生。然而,所謂「魔鬼在細節」,《白雪公主》的邪惡,其實在於公主形象扭曲自然人性。一如 Jocson 在演後座談所言,形容排練公主動作時,手部屈曲那些角度,用腳尖「飄動」行走,統統都是「不合人道」 (inhumane)。兩個人做著同樣的動作,那種「可複製性」更透視「公主」並非真人,而是高度操作之下的「產品」。

廣告

當我們從小接受扭曲人性的形象洗禮,長大後每每用這些「人為的完美形象」與現實中的種種進行對比,自是感到痛苦挫折。克服小時候的童話記憶,Eisa Jocson 似乎從性別研究的角度提出建議的答案。

演出中段,我漸漸發現左手面的舞者比較生硬,右手面的有種說不出的柔潤,尤其眼神。左面就是少了一份情意,右面那位的眼睛總是將人懾進去。二人動作愈來愈大,左面舞者露出腋下毛髮,與公主優雅的形象,形成強烈對比。後來,他們狀甚痛苦地大派飛吻。左舞者展示肌肉,我幾乎可以肯定──他!是!男!人!面前一對穿著公主衫、踏著公主腳步的男女,彷彿突然忘記「公主」的身份,不顧儀態地伸展手腳,又回到安安份份的樣子。來來回回,重複幾次掙扎,二人最終脫出「公主裙」。男女背著觀眾,向著光亮的白牆,終結作品。

Eisa Jocson 演出期間的相片
(圖片來源:Para/Site 提供)

Eisa Jocson 演出期間的相片
(圖片來源:Para/Site 提供)

Eisa Jocson 的作品以一男一女共演一個「公主」角色,呼應著性別研究學者 Judith Butler 提出「性別只是場角色扮演」。看著大男生易容易服,做足我們一向對「公主」的期望。所謂男女,不過是扮裝堆砌出來的結果。兩性如是,所有形象也都一樣。社會各種各樣的期許,不同的權力操作要求我們成為甚麼模樣。形象「合格」,卻未必是我們所願。就像演出的兩名舞者,最終除下「公主裙」經歷的痛苦,象徵著我們掙脫外界加諸我們身上限制的過程,也是困難重重,但克服過來定能面向光明。

 

性和性別,作為拆解權力的議題,學術界早有討論。Sex 是生而有之,而 gender 卻不。正如,生而為人的我們,物理上無法反抗身為人類的事實,但要成為一個怎樣的人,還是可以選擇的。社教化力量塑造我們,但人類不是罐頭。即使脫下衣裝、直視自己的過程痛苦,但這是我們需要擁有的──勇氣!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