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撳鐘仔睇展覽 取材於呢度深水埗

2015/6/30 — 12:34

黃耀霖的《標你有冇》

黃耀霖的《標你有冇》

早兩天烈日當空,汗流浹背地到了新搬到深水埗鴨寮街的百呎公園(100ft. Park),這個由本地藝術家何兆南(South Ho)和友人一同建立的藝術空間,先後從中環搬到荔枝角道,再遷到深水埗,雖然同是約百呎的空間,但每次都因為地方不同,給人感覺都不相同。

百呎公園的外牆

百呎公園的外牆

廣告

這次搬到深水埗鴨寮街,附近還有北河街、南昌街、桂林街等,還有高登電腦商場,大家來買電器零件、衣服或生活雜物,又或是甚麼舊貨,以至來買餸菜,都可以,是很平民,很貼地等。這次百呎公園位於其一幢舊樓的一樓(提示:那幢有法國街頭藝術家 Invader 的作品,或者可說是為這藝術空間增加一點國際化的街頭感覺吧),穿過小販,行到門口,原來要「撳鐘仔」才有人下來開門口的鐵閘(提示:鐘仔其實在百呎公園的門口招牌上),「撳鐘仔」這動作未免太令人聯想到「一樓一鳳」,或者這是其中一個對某些地區中舊樓的印象吧,不過那幢樓就好像沒有甚麼色情單位,按鐘開鐵閘只為了保安理由,但旁邊及附近的舊樓就……各位有心人就自己探索一下好了。

今次喬遷誌慶展以「就地取材 取之呢度」(Relocate‧Re:Local)為名,除了何兆南自己以外,還有張才生(Samson Cheung)、區家耀(Gavin Au)、黃耀霖(Dio Wong)及蕭國健(Stanley Siu)等人的作品,他們是不是真的從「呢度」取材,大家去按「鐘仔」,上去看看就知道。

廣告

張才生的《睇到/聽唔到》

張才生的《睇到/聽唔到》

一入去,一面的舊式書檯上放了張才生的《睇到/聽唔到》(Can See / Can’t Hear)聲音裝置及相片,帶上耳筒,聽到一些走在那區不同地方的聲音片刻,如有盲人中心、嘉頓山上、搬運工人等,我們可否憑諸聲音來認出某個地方的標記,而標記不只是一些建築物,如商場、店舖,又或是交通工具,而是那些人,是成就這地方的人,是生活、工作,以至經過這裡的人。

何兆南的《絕對領域》

何兆南的《絕對領域》

行多兩就是區家耀的《被遺忘的風光》(Ansel Adams)相片拼貼作品及何兆南的《絕對領域》(Absolute Territory)相片作品,看著放在牆角的《絕對領域》,影的正是由劃了界線的牆角,被劃了線,被界限的,是這藝術家,是這藝術空間還是這地區,或者所有人和事物,都其實是被劃了一條條線。

轉角是黃耀霖的《標你有冇》(Land Problem),是 2030 年的深水埗地圖,講城市重建,建立與消失,或者所有舊區都是有一種被翻新的命運,政府、財團及地產商一同合力起了又拆,拆了又起,再起再拆,再拆再起,如果不是,他們又有何要做呢,或者到了 2030 年時,鴨寮街、北河街、南昌街、桂林街等都會整合成一個大購物中心或私人屋苑,所以掟飛標都無用。

蕭國健裝置作品《隨意門》

蕭國健裝置作品《隨意門》

不過,筆者自己其實挺喜歡放在最後的蕭國健裝置作品《隨意門》(Dokodemo Door),用幾支粉紅色光管整成的門,但這種粉紅色光管,看起來彷彿象徵了某種這上舊區中小販或店舖,甚至是色情架部所用的燈光,可能未必是粉紅色,也有黃、綠等,不知如果這真的是多啦a夢的隨意門,另外一邊會是甚麼地方,難道是……

到深水場舊樓睇展覽,或參加一些和藝術有關的活動,舉行及參加的人或者都抱一個 why not 的心態,是和典型商業畫廊、藝術中心或藝術博覽會有著不同的調子,而且在深水埗,這藝術空間或者對這地方來說是一個另類的異域。

筆者並非要說甚麼大道理,只是有時候看得多,有所感受而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