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攀登者》、《我和我的祖國》  多了人情的愛國主旋律

2019/10/3 — 9:46

《攀登者》劇照

《攀登者》劇照

十月一日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七十周年,這兩部應節「獻禮」大片在香港開影。但正如預期,當天香港發生火爆血腥的示威衝突,很多有影院的商場早早關門,不適宜行街看電影,大陸國慶片更不合時宜。

其實大陸片在香港不受歡迎已經很多年了,此時此地上映《攀登者》及《我和我的祖國》只是片商院商必須遵行的「公事」,各院往往每天只映一場,不計較生意。

當然,這兩片值得談談,因為始終是今年華語片重頭戲,更是大陸十一黃金周的熱門電影,跟《中國機長》合為三大賣座片。也要注意,《攀登者》導演李仁港和《中國機長》導演劉偉強都來自香港,《我和我的祖國》由七位內地導演各拍一段,總導演是陳凱歌。

廣告

內地頭四天票房,《我和我的祖國》十一億元人民幣領先,其次是《中國機長》八億四千萬,《攀登者》四億六千萬排第三。

無可置疑,三部都是符合大陸官方「主旋律」的不惜工本製作,宣揚愛國和中國英雄。但與舊式教條樣板戲有顯著分別,學了荷里活作風,兼顧官方與市場,過去幾年在大陸狂收的《戰狼 2》和《紅海行動》等已經是成功例子。

廣告

作為愛國宣傳片,《攀登者》及《我和我的祖國》都比較側重人性與實感,愛國最重要,而較少提及愛黨和愛領導人,拍攝技法都很專業,在華語片中可算各有可觀之處。我未看《中國機長》,不知拍得怎樣,大概差不多吧?

先談徐克監製、李仁港導演的《攀登者》,由《戰狼2》大紅大紫的吳京主演,章子怡及大批內地影星合演。取材真事,描述中國登山隊在 1960 年和 1975 年兩次登上世界最高珠穆朗瑪峰的艱險過程。

1960 年中國人首次登上珠峰,而且是全球首次從西藏北坡成功登頂,成為中國赤貧年代的驕人壯舉。然而由於沒有現場影像紀錄,被西方專家質疑是否屬實。到 1975 年,中國再大舉出動征峰,這次就有影像實錄,還有測量實據,並且在險要處留下金屬梯,讓此後中外攀山者比較方便安全。

吳京、張譯、拉旺羅布飾演 1960 年登峰三壯士,但因國際質疑,變為落難英雄,片中吳京更鬱鬱不得志,去做鍋爐剷煤工人。直至十五年後,他們才再聚首,培訓和領導井柏然、楊光等新秀們攀登珠峰。

導演李仁港和編劇阿來很認真,呈現攀登世界高峰的極高難度狀況,需要出動人力物力很大, 1960 年那次就先派人往蘇聯受訓 ,又花巨款往歐洲購買器材。還要有氣象專家、運輸後勤大隊,在珠峰幾個高度設立大本營和一層層營地,並在其他高峰練習,像大型軍事行動,隨時傷亡。那些開路壯舉,跟現在非專家也可像旅行團般排隊登峰大有分別,當然,現在也常有傷亡。近年西片就拍過國際大隊在珠峰遇險的慘況。

拍劇情片自然實中有虛,《攀登者》的人物和細節難免自由發揮,尤其是吳京飾演的「中國隊長」主角,不斷在極驚險中救人,而且大展飛騰身手,顯然誇張。幸而沒有大打大鬥表演功夫和槍法,整體總算實感頗強。片中高原雪嶺的映像出色,電腦配合的風雪險境也有迫人效果。

愛情描寫亦重要,章子怡飾演氣象學家,與吳京角色長期苦戀,但我不滿意這段戀情很造作,吞吞吐吐,後來還搞出很嘔血的場面,煽情失真了。反而新一代井柏然與西藏姑娘「黑牡丹」的暗戀,雖然也刻意搞戲,但比較含蓄有趣。演「黑牡丹」的曲尼次仁青春漂亮,很搶鏡。此外,張譯演技多變,片中他與吳京是老戰友,又是鬥氣冤家,他倆的對手戲有些火花。

李仁港的香港代表作是落難拳師片《阿虎》,北上大陸拍了《三國之見龍䣃甲》、《錦衣衞》、《天將雄師》等賣座片。今次攀山特別難拍,他傾力而為,做到似模似樣。

至於《我和我的祖國》,沒有《攀登者》那麼大陣仗、大動作和電腦特效,而是分段式,用七個小故事描述共和國成立七十年來一些無名英雄和小人物。不過都涉及歷史性重要時刻,其實攝製規模頗大,全片相當豐富有趣。

第一段「前夕」,導演管虎拍過《鬥牛》和《老炮兒》等片。黃渤飾演工程師,負責 1949 年 10 月 1 日北京天安門開國大典毛澤東的按鈕升旗設備,必須完全精確無誤,但難關重重,他在前夕通宵達旦忙於測試和解決,這過程拍得緊湊又風趣。

第二段「相遇」,由《好奇害死貓》的張一白導演。描述 1964 年中國第一顆原子彈在新疆成功試爆時一件「小事」。張譯飾演原爆工程成員之一,由於極度保密,他還染上輻射,那天與三年不通音訊的女友偶然相遇,能否相認呢?張譯和演女友的任素汐都好戲,構成真正苦戀。

第三段「奪冠」,由《人在囧途》的徐琤導演。拍攝八十年代上海民間街巷,男女老幼圍觀電視直播洛杉磯奧運的中美女排決賽。主角是小男生,忙於爬來爬去搬電視整天線,又想與當天出國的小女生道別,拍出生動的驚笑效果。

第四段「回歸」,就是 1997 年 7 月 1 日香港回歸時刻,由《北京遇上西雅圖》的薛曉路導演。任達華演鐘錶修理師傳,早在難民潮時期從大陸偷渡來港,他的鐘錶檔還掛着舊報章「逃港潮」大標題的剪報。惠英紅演他的妻子,是在回歸典禮值勤的女警長,警隊在子夜一律換上新警徽。此段還有當時紀錄片段,可以重溫那個雨夜一些實況。

另有王洛勇演儀式的中方主管,嚴格要求解放軍儀仗隊升旗一秒不差,操練的情景正好跟「前夕」的開國升旗前後呼應。

第五段「北京你好」,由《瘋狂的石頭》寧浩導演。拍攝 2008 年北京奧運會開幕之際,葛優飾演老土散漫的北京的士司機,與一個四川男童發生奇遇,有笑有淚。

第六段「白晝流星」,陳凱歌導演。田壯壯飾演內蒙古老好人,收容步入歧途的一對頑劣少年兄弟,有點像吳楚帆與李小龍合演的舊港片《人海孤鴻》,風土當然大異。此段其實主要是表揚中國太空人回降內蒙古,降落的機艙,就像白晝流星。

第七段「護航」,導演文牧野拍過《我不是藥神》。佟麗婭飾演北京大檢閱的空軍女機師,自小愛飛,成為團隊中最優秀飛行員。這次她受到重大考驗,就是奉命護航而非擔正,她能否委屈「小我」成全「大我」呢?佟麗婭演得很好。

《我和我的祖國》片名是八十年代李谷一演唱的歌曲,今次由王菲幕後唱出。

製片人黃建新原是擅長黑色幽默諷刺的大陸非主流導演,拍過《黑炮事件》、《站直囉!別趴下》、《背靠背,臉對臉》等片。後來他投入官式主旋律,參與拍攝或製作《建國大業》、《建黨偉業》、《建軍大業》三部曲。

今次製作當然是大型愛國宣傳片,片中由 1949 年以來各段的民眾都熱烈愛國,全無爭議事例,更不提文革和種種災禍,不及去年李芳芳編導清華大學百年獻禮片《無問西東》,幾段故事拍攝中國百年滄桑,包括抗日戰爭和中共批鬥的苦難。《我和我的祖國》好在少了中國共產黨的黨味,多了有情有趣的人味,並讓導演們演員們各有表現。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