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攝影作為方法 你影來做乜

2016/11/24 — 17:27

你影相做乜?就好像問攝影的功能及意義,無法你是用手機,還是相機(數碼機或菲林機也好),你影相是為了工作需要,但有沒有想過攝影這過程、手段、平台,其實同時可以是為了紀錄、抒發、分享、調查、分析等。早前筆者到過在九龍塘的浸大顧明均展覽廳,那裡正舉行「攝影作為方法」群展(展期至11月30日),周佩霞及楊德銘策展,除了他倆的作品,還找來一眾本地攝影師,包括吳漢曦、吳煒豪 、麥海珊、李泳麒、郭斯恆、張紫茵,以及由戴毅龍為導師的基層色素工人攝影隊等人的作品。

其實在這個後有圖有真相的年代,因為有圖也早已不一家有真相,圖可以執,可以改,可以美圖,可以PS,大家都知道在很多國際新聞報刊或攝影比賽中,被發現原來不少很有影響力及經典意義的相片,原來都被執過的了,大家看到的,領會的,都不是那個真相的了。因為,既然權威字典都收入Post-Truth,那麼大家都早應知道後有圖有真相年代,所以大家早已不再看相了,看片吧。

廣告

亂說後,說回這展覽,影相做乜,看過今次展覽的作品,或者會令你再思考攝影其實有很多作用,例如吳煒豪的《Long Jet Lag》以滯留在本港的尋求庇護人士為對象,重構及演繹在港及伊拉克的遭遇,楊德銘的《大芬村畫師》以三個深圳大芬村畫師畫自畫像為內容,令人想到攝影作為寫實記錄,但真實究竟是放在那個面向來考量呢,重現的是甚麼的真實,是原本的真實,是有心安排的重現,是被幻想出的故事,那麼個人經歷、背景歷史等是如何被放置、利用及呈現呢。

廣告

郭斯恆和陳慶彪、陳曉茵、香鈞祺、黃惠瑩共創的《霓虹黯色》,利用攝影來分析尖沙咀、佐敦、油麻地、旺角一帶的霓虹光管光管招牌,再分類標示出酒樓、茶餐廳、麻雀館、夜總會、當鋪、商場、時裝配飾店等,好像是一些政府發展、地方歷史、地區民生分析的數據圖或發展指標,從霓虹招牌到社區狀況,從地方空間及現實生活行為。

還有周佩霞的《漂浮生活》用兩種手法呈現出在港工作的外傭,張紫茵的《借來的時間》運用長間曝光記錄了香港年青人在家的生活軌跡,戴毅龍的《十五分鐘的距離》由他帶領的一班深圳移民工影下他們的生活實況,各人借用了影像,不同的拍攝手法及過程,再用不同的風格呈現出人的生活痕跡,是對個人空間、自我感受、人際關係等的感受,是種族、制度、公義的批評,是對社會階級、工作狀況的揭發,是個人或群眾,是詩意或批判,都是對人們存在於現世的一種肯定。

大家影相為了甚麼,攝影在個人、群體、社會等不同層面可以用甚麼方式存在及發揮功能呢,除了大家進餐時,你未食鏡頭先食以外,攝影其實是做乜呢。

筆者並非要說甚麼大道理,只是有時候看得多,有所感受而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