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改革開放畫展 — 政治綁架藝術

2018/12/28 — 14:02

特首林鄭月娥 12 月 19 日參觀「香港牽動我的心 — 慶祝改革開放四十周年美術創作展」。(政府新聞處圖片)

特首林鄭月娥 12 月 19 日參觀「香港牽動我的心 — 慶祝改革開放四十周年美術創作展」。(政府新聞處圖片)

【文:無能羊羊】

本港會展中心日前舉辦了大型畫展,名為《香港牽動我的心 — 慶祝改革開放四十周年美術創作展》,展出了超過 200 幅包括來自中央美術學院畫家的作品。主題自不用說,是歌頌改革開放,從作品的內容上看,其中最顯著的一幅作品,是描繪國家主席習近平去年來港與少年警訊小朋友在一起的景象。其他作品絕大多數是反應香港城市景色,當然也包括剛剛通車的港珠澳大橋這些所謂的「世紀工程」。當鄙人在報紙上看到關於習的那幅畫作時,突然有一種強烈的文革海報的感覺,偉人中間站,群眾身邊繞,難道不是在那個時代描繪毛主席最典型的範式嗎?

如果這些展出的作品可以稱得上是藝術的話,那麼,這其中顯露出的藝術性淪為政治工具這一點便毫無疑問了,或者說,藝術之中對現實(政治、戰爭、謬論)的反抗與反省在這些畫作中看不到一星半點。

廣告

首先拋開藝術性不談,這些作品的內容跟展覽主題根本毫無關係。改革開放是內地上世紀 70 年代末開始的一項經濟改革,如果要反映這一主題,也起碼是描繪內地城市生活的變遷,如果硬要和香港扯上關係,也不應該展現香港城市面貌,而是如何藝術的表達香港在改革開放中扮演的角色;其次,徐復觀先生在《中國藝術精神》一書中將藝術對社會時代的反映歸納為兩個方向,順承性和反省性:「順承性的反映,對現實有如火上加油。反省性的反映,則有如在炎暑中喝下一本清涼的飲料。」這些歌頌式的畫作,我想怎麼也不能被歸入反省性的藝術作品當中。它們毫無對改革開放這一國策的反思(為什麼要做這樣的改革;改革的過程是怎樣的;有什麼失敗或成功的地方;人的生活是如何變化的),有的只是歌頌讚揚(領導對百姓的關心;建成了什麼設施工程;祖國的大好河山)。

當然,藝術和政治之間本身就有千絲萬縷的聯繫,在不同歷史時期,他們之間的互動糾纏會顯現出不同面向。鄙人在《立場新聞》曾讀過一篇文章〈中國沒有當代藝術〉,文章的主題在於點出中國的所謂當代藝術,實際是一種「被監管」的「現代性藝術」。

廣告

自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1949)到 80 年代初,幾乎所有的關於藝術的行為都受政府所主導和操控:一切以政治宣傳為意圖的「文化藝術系統」得以建立,如廣播電影總局、美術教育部門(各大美院)、中國美術協會、中國美術館等,這些機構直接受政府部門管轄的系統的操控;一切受政府控制的「文化藝術媒介」開始生成,如舞台劇、歌劇、電影、電視劇;以及一切藝術作品的創作。它們整齊而化一的動作著,強有力的「被監管」,它始終是中國的主流,它叫做:「體制藝術」。

剛才提到的偉人中間站,群眾身邊繞,便是在上世紀六七十年代,在社會主義國家最為顯著的藝術特點,前蘇聯、朝鮮、東歐、越南皆是如此,其中以中國和朝鮮最為誇張,且這兩個國家到今天也是如此。除了這幅作品之外,很多關於本港景色的作品,這些作品實際也是對政治的諂媚,因為它們都帶有明顯的社會主義寫實主義(Socialist realism)色彩,這一發源於前蘇聯的寫實主義風格,就是以讚美社會主義建設(港珠澳大橋),支持國家和黨的主張為原則。

香港近幾年的政治爭拗,在鄙人看來就是源於中央對香港政治控制不斷瀰漫在城市各個角落的恐懼的反應,從這個展覽看來,這種控制也可見一斑。當然,香港作為一個自由之地,什麼類型的藝術品都拿到檯面上亮相,也無可厚非。但是以特區政府再加中央美院這樣的名號,強行的利用政治綁架藝術的做法,實在讓人唏噓,當然前提是這些畫作可以稱得上是藝術品,如果有一天它們被統一拉到將軍澳,那就當是癡人囈語了。

 

作者自我簡介:內地來港讀書的 80 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