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故事在於:將想象填進歷史之縫 短評郝敬班個展《不速之客》

2018/12/21 — 13:32

【文/鄭天依】

近年來以調研為基礎(Research Based)的藝術作品越來越常見,但觀眾閱讀起來不僅要處理龐大的資料和訊息,更對其中「藝術」的成分總是難以投入、理解,仿佛在遙遙的隧道里看著站在彼端的藝術家不斷訴說自己關心的某個議題、某段歷史,但聲音被回聲和雜響打亂,表情和姿勢也難以分辨。究竟這類藝術作品如何才能即保持研究調查的客觀公允,又恰到好處地引起觀眾情感上的共鳴,亦是藝術家面臨的一大難題。我認為年青藝術家郝敬班的創作在這個兩難面前,走出了一條很細膩又獨到的路。

我第一次接觸郝敬班的作品是在刺點畫廊(Blindspot Gallery)展出的《正片之外》,而剛剛開幕這次個展《不速之客》也同樣於刺點畫廊展出。展出的三部錄像作品來自她最新項目,藝術家通過考察研究、訪談和收集資料,追溯了1930至40年代建立的滿洲映畫協會及之後改建的長春製片廠的影像歷史以及背後小人物的故事,以真實和虛構交錯的敘事手法,不徐不疾地呈現和還原被人遺忘的歷史和輕描淡寫的、需要填補的空白。

廣告

圖 1郝敬班《從南湖公園到紅旗街》

圖 1郝敬班《從南湖公園到紅旗街》

廣告

展場右邊空間是一個雙頻錄像《從南湖公園到紅旗街》(圖1),錄像拍攝的是郝敬班從南湖公園走到滿映的舊址小白樓一路上所見的景象、場景和人物,右邊則有時出現一些滿映當時拍攝的電影片段,以及她之前在日本採訪滿映時期的剪輯師之片段。

郝敬班處理這件作品的方式與《正片之外》有些許相似,都是以自己的旁白將事件和想法娓娓道來,用著介乎於「道聽途說」和「有根有據」之間的語氣,給人既親暱又可信的感覺。在此藝術家以敘述者的身份出現,在口述歷史中把自己的想象力放進了知識和資料中作為粘合,同時她又處於一種抽離的狀態,在回放自己的影像當中試圖梳理自己在「滿映項目」中接觸到的各個時空的人、物、場景和細節。她去年與蘇偉的對談中,曾提過歷史研究需要「大量的知識、客觀判斷,還有恰好的想象」,只有一個超越文字的豐滿的歷史時空首先被構建起來,再在這個時空中去看當時的人和事,才更能發掘到其中的趣味和意義。她說「這樣的歷史學研究和我理解的藝術家的工作有諸多的相似處,都首先涉及到創作主體的自我創造。」

本雅明在《講故事的人》<Storyteller>中也有提到,歷史的意義並不在於把它作為遠距離的他者去研究,而是現在式的,因此書寫歷史必然滲入人的主體性,「講故事的人不把故事當作自己親身經歷」,但他們的「蹤影依附於故事」,「恰如陶工的手跡遺留在陶土器皿上」,敘述者的世界觀亦烙印於故事當中。郝敬班在作品中就是這種Storyteller的角色,在呈現歷史的過程中,她作為藝術家的主體性存在於她如何切入歷史、她的剪裁、她強調的情節和她最終想傳達的訊息之中,讓我們作為觀眾在對遠方的某段歷史一知半解的情況下,也能夠進入郝敬班呈現的這一塊歷史拼圖以及歷史帷幕下的那些小人物的故事裡。

圖 2郝敬班《被嫌棄的風景》

圖 2郝敬班《被嫌棄的風景》

另外,郝敬班作品裡呈現出來的那段歷史給人一種「現在」的感覺,這種處理的手法在該展覽另外兩個作品中更加明顯。在《被嫌棄的風景》(圖2)中,藝術家將若干部關於滿洲(東北土地)的風景、記錄和電影剪接在一起,然後邀請日本的電影弁士[1] 在開幕現場重新「說明」這些影像,同時另一邊播放著與該弁士的訪談,聊及默片的歷史、日本的野心以及對於影像的重新解讀。而在《三浦先生扮演甘粕正彥》(圖3)這套混合劇情和人物訪談的作品中,郝敬班則邀請了在中國定居多年、常出演抗日片中的反派日軍角色的三浦研一為對象,讓他同時扮演滿洲映畫領導人兼間諜甘粕正彥[2] 的角色,和一個穿著美式空軍夾克的「自己」挑釁而後暫時和解。另一邊播放著穿插著與三浦訪談和閒聊的花絮,聊著他對成長於美國的回憶、飾演日本軍人的感想和二十多年北京的生活的瑣事。通過這些現實的人物,再現一些真實或虛構的歷史影像,同時讓訪談作為將現實和虛構重疊的橋樑,一下子就把幾乎被人遺忘的歷史事件安放在了一段未解的中日關係、邊界角力和身份矛盾之中。

圖 3郝敬班《三浦先生扮演甘粕正彥》

圖 3郝敬班《三浦先生扮演甘粕正彥》

不過郝敬班的這次關於「滿映項目」的個展放在香港展出,可能給人有點微妙的感覺,畢竟香港觀眾對那段歷史比較陌生,對中日關係也沒有特別切身的感受,但是對其中的身份矛盾和邊境的權利角力還是會有所共鳴,不知藝術家在香港展出的時候有沒有想過,這個城市複雜的身份背景和紛亂的政治環境,似乎隱約地也召應了展題,「不速之客」究竟是誰呢?

順帶一提,2004年一個自稱是滿洲國的流亡政府在香港建立了一個網絡國家,不僅沿用舊時的國歌、國旗和年號,還經過網絡選舉產生了四任皇帝,這個網絡國家的真確性雖然備受質疑,也的確是一個十分有趣的現象。

註1 電影弁士盛行於日本的默片時代,是專門替默片或外語片作即場解說的專業,現已變為一種表演形式。

註2 大日本帝國的著名軍官,在1930年被派往中國東北為日本間諜效力。數年後獲任滿洲映畫協會負責人,致力於發展當地的電影事業。

參考資料:

古卓嵐 (2017)。人即故事,重讀班雅明《說故事的人》 。文化研究@嶺南,58。檢自 http://commons.ln.edu.hk/mcsln/vol58/iss1/9/

蘇偉(2017)。蘇偉V.S.郝敬班:歷史之「境」與切身之近。藝術新聞,Aug 31,2017。檢自http://www.tanchinese.com/news/32060/

刺點畫廊「不速之客」-郝敬班個展。電子目錄。檢自https://blindspotgallery.com/wp-content/uploads/2018/11/HJB_Uninvited-Guests_ecat_28Nov2018.pdf

漢娜.阿倫特編;張旭東,王班譯:〈說故事的人〉;〈歷史哲學論綱〉,《啟迪:本雅明文選》,香港:牛津大學出版社,1998,頁 77 至 100;頁 249 至 260。

(圖片由藝術家及刺點畫廊提供)

 

 

 

發表意見